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85章 鬼門關
    ??????????????這一聲槍響正是從吳老手中的手槍傳出來的,他擊殺的目標也是我,不過槍響的同時。我的面前也出現了一個黑影,槍響之后,那個黑影便緩緩的倒了下去。

    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是杜瑤在關鍵的時刻幫我擋了一槍。中槍之后,杜瑤的胸口被鮮血染紅了,雙目緊閉,嘴角也有鮮血流出來,這一刻我的眼睛瞬間紅了。

    吳老見杜瑤幫我擋了一槍,這時候他罵了一句,抬手準備再一次向我射擊,不過就在他準備開槍之前。一聲槍響從我身后傳來,接著我就看見吳老的眉心多了一個孔洞,而吳老此時一臉驚愕的看著我身后。不過沒多久,吳老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

    這一槍是張兵打的。他擔心我跟杜瑤出事,便讓那兩個警員守在下面,而他則跟了上來,上來之后,他就看見吳老要對我下毒手,這時候張兵果斷開槍,親手殺了吳老這個變態,李勝男就是被吳老害死的,現在吳老死在張兵的手里,這對張兵來說也是一種安慰。

    解決了吳老之后,張兵就走到了我的身邊,看到杜瑤中槍了,張兵大吃一驚,這時候張兵就對我說道,六六,你趕緊抱杜瑤去醫院,這里有我在呢,我來善后!

    見張兵這么說,我緩過神來,接著我便抱起杜瑤,然后頭也不回的沖了過去。

    在抱杜瑤坐電梯下樓的時候,我試了一下杜瑤的鼻息,杜瑤還有呼吸,不過我的眼圈還是紅了,一個自己深愛的人幫自己擋了一槍,這種感覺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知道其中的滋味。

    到了樓下的時候,我剛好看到那幾個保鏢正在等電梯,我們那兩個警員也在,看到我抱著受傷的杜瑤出來了,他們都是一愣,不過其中一個警員反應倒是挺快,他一邊往外走一邊對我說道,六六你跟我來,我開車送你去醫院!私長乒技。

    跟著那個警員從大樓里走出來之后,我們便一起上了車,在去醫院的時候,杜瑤醒過來一次,她跟我說她好冷,這時候再堅強的男子漢在這個時候也會忍不住落淚,更何況我一直認為自己離真正的男子漢有點距離。

    聽到杜瑤說冷,我將她抱的緊緊的,然后留著淚對她說道,沒事的杜瑤,我陪在你身邊呢,你一定不要睡,我們現在就在去醫院的路上,到了醫院就沒事了。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虛弱的笑了笑,然后伸手幫我將臉上的眼淚擦掉輕聲說道,六六,你別哭,你可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眼淚就這么不值錢嗎?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強顏歡笑道,杜瑤,我陪你多說說話,你千萬別睡過去。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點了點頭,接著我便跟杜瑤說了好多好多,從我們第一次見面開始,一開始杜瑤還堅強的堅持著,不過幾分鐘之后,有可能是失血過多的緣故,杜瑤還是暈了過去,這時候我就讓前面開車的那個警員再開快點。

    其實那個警員開車的速度已經很快了,這時候他也沒說什么,十來分鐘這個樣子,我們就來到了醫院。

    讓我們意外的是,下車來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就有醫務人員推著病床車在哪里等我們了,見我們來了,對方就讓我將杜瑤放到了車上,我知道肯定是張兵打電話提前通知了醫院,所以這時候我也沒有多說什么,將杜瑤放到病床上,然后便跟著醫務人員一起將杜瑤向手術室推了過去。

    在去手術室的途中,我一個勁的懇求醫生,一定要救救杜瑤,在走到手術室門口的時候,其中一個戴眼鏡的醫生讓我留在外面,并且跟我說,他們肯定會竭盡全力的救治病人的,讓我在外面安心 面安心的等待。

    說完之后,那個戴眼鏡的醫生也進去了,站在外面我心急如焚,這時候那個跟我一起來的警員就給我發了一支香煙,然后安慰我道,六六,你也別太緊張了,要是是致命傷的話,杜瑤是不可能堅持到醫院的,你也別太擔心了!

    對方的話說完之后,我點了點頭,不過心里還是七上八下的,說實話,這時候我有點看不起自己,作為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保護不了的話,那又有什么資格說愛她?從這一刻起,我心里已經下定了決心,我一定要變強,因為只有變強了,我才能真正的保護好我身邊的人,讓我身邊的人不受任何傷害。

    手術足足經歷了三個多小時,期間護士出來拿了三次血袋,而趙鐵跟張兵也過來了,他們來了之后什么話都沒說,只是在我肩膀上拍了拍,示意我不要太擔心了。

    等手術室的燈滅了之后,我第一個沖到了手術室門口,在門打開的那一瞬間,還沒看到人呢,我就問醫生,杜瑤怎么樣了,這時候我就看見那個戴眼鏡的醫生一邊擦著頭上的汗水一邊對我說道,放心吧,病人現在已經沒有大礙了,子彈要是再偏哪怕半公分,那么就算是神仙,肯定也救不活這個女孩兒了。

    見對方這么說,我們懸著的心都放了下來,接著我們就看見杜瑤被幾個護士推了出來,看到一臉蒼白的杜瑤,我心疼不已,不過這時候我也沒有說什么,跟著大家一起將杜瑤送到了病房。

    因為現在病人需要休息,我們都不能在旁邊打擾,所以送到病房之后,我們就被護士給請出來了。

    出來之后,張兵這才跟我說了那邊的情況,吳老被擊斃的事情趙鐵還沒有上報,不過這事蠻是肯定蠻不住的,趙鐵現在就擔心,吳老身后的人會不會對趙鐵不利。

    說出心中的擔心之后,趙鐵笑了笑,然后拍了拍張兵的肩膀說道,不利?我趙鐵要是那種貪生怕死的人,也不會在警隊混了二十年還是一個隊長了,你放心吧,我們做的事情,只要對的起自己的良心就行,其他的都不重要。

    說實話,這一刻趙鐵的形象在我心里一下子變的異常高大,沒辦法,這個社會就是這樣,像趙鐵這樣認死理講原則的人有可能一輩子碌碌無為,但是一些會阿諛奉承,溜須拍馬的人卻往往能夠官運亨通,混的如魚得水,這就是現實。

    沉默了一會兒,我忽然想起那個田園來,這時候我就問張兵,田園現在怎么樣了?

    我的話說完之后,張兵點了點頭,然后對我說道,人已經送到醫院了,沒有什么大礙,只是受了一點驚嚇,她的父親也來了,應該沒什么事。

    見張兵這么說,我點了點頭,其實田園也蠻無辜的,人家也沒遭誰惹誰,這完全是飛來的橫禍。

    快要天亮的時候,我讓張兵跟趙鐵先回去,畢竟吳老被擊斃了,肯定會有很多的事情要面對,這里有我在就足夠了。

    見我這么說,張兵跟趙鐵也沒說什么,兩人跟我打了聲招呼便離開了醫院。

    在接下來的一天我也就在躺椅上休息過一個多小時,其他時間我一直守在病房的外面。

    等天快黑的時候,突然來了好多人,陳局長跟趙鐵還有張兵都過來了,跟著他們一起過來的還有一個很有氣勢的中年男子,這個中年男子的身后還跟著幾個穿著黑西裝的保鏢,那樣子就跟黑社會一般。

    見陳局長都過來了,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果然,陳局長走到我面前說的第一句話我就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