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69章 起誓
    明月似乎知道我會這么問,等我問完了之后,明月便點點頭對我說道,我知道恩公你要這么問,其實我們之所以選擇跟著恩公,是因為唯一能降服五爪惡龍的兩塊圣龍令牌就在你們的手中,相傳只有有緣人才能同時得到擁有這兩塊圣龍令牌,所以我們才會請幾位恩公幫忙,有了這兩塊圣龍令牌,幾位恩公必定能降服那五爪惡龍,到時候滅神刀我們不要,只希望幾位恩公幫我們把玫瑰仙子救出來。

    見明月這么說,我沉吟了一下,然后對明月說道,明月姑娘,你怎么知道玫瑰仙子還活著?要是她還活著,估計早就出來了吧,而且按照你說的,進入那困龍洞中的人,沒有一個是可以活著出來的,你別怪我多嘴,要是玫瑰仙子已經被那惡龍給害死了呢?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我的話說完之后,明月倒是沒有生氣,她笑了笑,然后便對我說,恩公,我們幾個姐妹一脈相連,早就已經心連心可以感應到對方了,玫瑰仙子還活在這世界上,只不過她現在被那五爪惡龍困在了困龍洞而已,這肯定錯不了。

    見對方這么說,我皺了皺眉頭,這時候杜瑤就輕聲的在我耳邊說道,六六,你就答應她吧,反正我們也要去那困龍洞,到時候要是可以的話,我們也是順手,你說是不是?

    杜瑤的想法跟我的想法是一樣的,這時候我就點點頭,然后對明月說道,行吧,那你們就跟我們一起過去,不過你們不能擅自行動,要是真的找到了那滅神刀,你們也不能心存歹意,為了安全起見,我希望你們能起誓一下。

    我這么說也是有我的想法,姑姑跟我說過,妖類跟人類還有鬼類不同,鬼的話不能相信,大家眾所周知,要不然也沒有鬼話連篇這個詞,人的話就更不能聽了,有時候人說謊比鬼說謊還有離譜,所以一般情況下,人跟鬼發誓都只是個形式,并沒有什么實際效果跟約束,而妖類就不一樣的,姑姑跟我說過,但凡妖類發過誓,那即使天塌下來,妖類也會遵守自己的諾言,用一諾千金來形容一點都不夸張。

    我的話說完之后,明月絲毫沒有猶豫,她直接走到我們眾人的面前,然后雙膝跪地,接著便單手指天說道,我明月對天起誓,此行跟恩公幾人去那困龍洞只為救姐姐玫瑰仙子,對任何寶物都不得有絲毫貪婪之心,事成之后,我們兄妹四人愿為幾位恩公做牛做馬,如有反悔,定當形神俱滅!

    明月起誓完了之后,小青跟大熊也都跪了下去,她們說的誓言跟明月一樣,等她們都說完之后,杜瑤跟田園連忙走過去將她們給攙扶起來,這時候我心里也安心了不少,至少不怕這三個妖類有什么異心,而且她們畢竟是妖,實力肯定比我們要強悍上許多,有她們在,對我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等她們都站起來之后,我們坐下來好好商量了一下,最后大家決定在山腳下安營扎寨睡一晚,等明天天亮了再繼續進洞探險,畢竟我們爬了一整天的山,大家都疲憊不堪,而且這大晚上的上山,會不會遇到危險也很難說。

    決定了之后我們便開始在山底下扎了幾個帳篷,晚飯這一次我們也沒有吃罐頭,大熊厲害著呢,他出去逛了一圈,竟然給我們帶回來了幾只野兔還有好幾只野雞,這可都是貨真價實的野味,在外面有時候就算有錢都很難買到。

    這次吃晚飯的時候,大熊要喝酒我們便直接給了,明月這次倒是沒有攔著大熊,只不過有點不好意思的提醒我們,大熊喝了酒會露出原型,她讓我們都別害怕,大熊雖然是熊精,不過他本性善良,從來沒有害過人。

    有 nbsp;有了明月的提醒,我們都點頭說沒事,杜瑤跟田園這倆丫頭還巴不得大熊變身呢,畢竟這樣的場景一般人想都不敢去想,兩人一個勁的給大熊敬酒,大熊也確實好酒,沒多久便酩酊大醉,一開始只是露出了他那短短的尾巴,等倒下之后,大熊的臉也變成熊臉了。

    雖然有明月的提醒,但是杜瑤跟田園還是嚇了一跳,見杜瑤跟田園嚇的不輕,明月連忙讓小青將大熊給扶下去了,等小青將大熊扶走了之后,明月這才有點自責的跟田園還有杜瑤說對不起。

    田園跟杜瑤兩個小女生本來心地就很善良,見明月一臉自責,兩人連忙說沒事,只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場面有點吃驚罷了。

    在她們談話的時候,我一直沉默不語,倒不是我不想說話,而是此時我在想一件事情,昨天夜里我看見大熊臉的時候竟然直接就暈了過去,之前我并沒有想這件事,現在想想,越想越感覺有問題,當時我看見大熊的熊臉時,我只是吃驚,但是并沒有驚恐到暈厥的程度,當時我就感覺后腦勺被人來了一下子,接著我便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現在仔細想想,我可以肯定當時有人給我來了那么一下子,不過這個人是誰?而且看那出手的力道,我相信杜瑤跟田園是不可能做到的,她們兩人也不會打暈我,難道是當時明月或者小青將我給打暈的?

    我這個人有什么事情搞不懂的,我心里就會覺得憋的慌,想了想,我就把這件事跟明月說了,誰知道我說完之后,明月直接搖搖頭然后對我說道,恩公,這個我可以向你保證,絕對不是我跟小青將你打暈掉的,說句實話,昨天夜里我也感覺有點奇怪,按照常理來說,我跟小青夜里有任何風吹草動,我們都會知道的,不過昨天夜里我們卻破天荒的睡的特別的沉,我也搞不懂這是什么原因。

    見明月這么說,我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不是明月跟小青,那又會是誰呢?難道除了我們跟明月她們,還有第三方的人存在?

    想了好久沒有想出個所以然出來,這時候天也挺晚的了,田園這時候就安慰我說道,六六,有可能是你想多了,咱們早點睡吧,明天進那困龍洞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樣的危險呢,我們要有足夠的睡眠。

    見田園這么說,我點了點頭,接著便帶著杜瑤跟田園還有明月她們打了一聲招呼,然后便回到了我們的帳篷中,這里沒有水源,所以我們倆天沒洗了,不洗澡睡覺,那種感覺是非常難受的。

    杜瑤跟我一樣,她是一個愛干凈的女孩兒,此時她也有點輾轉難眠,最后我們倆索性頭靠頭在那聊天。

    這是我們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睡在一起說話,聞著杜瑤身上特有的香味,我都有點魂不守舍了,不過我的控制力一向不錯,倒也沒有做出什么激動的舉動。

    在跟我聊天的時候,杜瑤小聲的對我說道,六六,不知道你感覺到了沒有,我們一路走到這里,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似乎有人跟著我們。

    見杜瑤這么說,我連忙問杜瑤是不是發現了什么?這時候杜瑤就搖了搖頭,然后對我說道,發現倒是沒有發現什么,就是感覺似乎老有人在背地里看著我們,那種感覺很奇怪,我也說不上來。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笑了笑,然后便安慰她道,你也別太擔心了,要是真有人跟著我們,明天我們去那困龍洞,對方肯定也要現身,現在想這些也沒用,我們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也沒什么好擔心的,一條道走到黑,我倒要看看這困龍洞到底隱藏著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