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66章 青面狐貍
    綁好了裝著遺骸的袋子之后,我便跟那四個洋鬼打了聲招呼,然后便戴上了潛水裝置,做完這一切之后,我便搖了搖繩子,上面的阿大他們連忙開始往上面拉,在我離開的時候,那四個洋鬼子都站在那里看我,我沒有回頭看,此時那四個洋鬼子嘴角都掛著笑意,不過他們的笑意都非常的陰森,要是我當時回頭看一下的話,肯定會覺得他們有問題。

    大約兩分鐘這個樣子,我就被阿大阿二他們給拉了上去,等我出水面的時候,他們看見還有一個蛇皮袋,大家都很疑惑,阿大這時候皺了皺眉頭說道,我說怎么這么重呢,這蛇皮袋里面裝的是什么?

    這時候我一邊脫身上的潛水裝備,一邊對阿大他們說道,下面那四個洋鬼子是四個水鬼,他們之所以攔住我們的船不讓我們走,是因為他們想讓我們幫他們將他們的遺骸給燒了,現在我們的橡皮船可以動了,大家先靠岸,將這些遺骸燒了,然后給他們入土為安吧,這樣我們就可以繼續前進了。

    見我這么說,阿大他們也沒說話,兄弟倆人劃著船,很快就來到了岸邊,上岸之后,我們便剪了一堆枯樹枝,然后將那散發著惡臭的蛇皮袋子抬到了那些枯枝上面,接著阿大便將那些枯樹枝給點燃了。

    在焚燒遺骸的時候,那氣味實在太刺鼻了,不得已,我們只能遠遠的站著,一直等到遺骸全部燒干凈了之后,我們這才走過去就地挖了一個坑,然后將那些骨灰連同著樹枝燒光的灰燼一同掩埋了。

    做完這一切之后,我們沒有再耽擱,上了橡皮船繼續前進,這一次我們沒有再遇到阻礙,下午快兩點的時候,我們終于來到了河流的另一頭。

    上了岸之后,我便觀察了一下四周,這里已經沒有茂密的森林了,改而換之的是連綿起伏的山巒,田園這時候拿著地圖仔細的研究了一下,然后她便對我們說道,按照地圖上來看,我們翻過前面這座山之后就應該到困龍山了,咱們要加快速度了,趁著天黑之前趕到那里!

    見田園這么說,我忽然想起了那塊黑色的圣龍令牌,這時候我就將黑色圣龍令拿出來,然后對田園他們說道,對了,差點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田園,你快看看這圣龍令跟我們的圣龍令有沒有區別!

    看到我手里的黑色圣龍令,田園愣了一下,接著她便接過去仔細的看了看,沒多久,田園就疑惑的對我說道,六六,這塊令牌你是從哪里得來的?

    見田園問,我也沒有隱瞞,將之前在水下得到圣龍令牌,還有那個老外跟我講的話說了一遍,等我說完之后,田園她們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杜瑤這時候好奇的說道,那些死去的外國人是來寶藏的,而我們得到的消息是這里有龍,到底哪個消息是真的?

    杜瑤說的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看了一眼眉頭緊鎖的田園,這時候我就問田園,這塊圣龍令跟我們的那塊圣龍令牌是不是一樣?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點了點頭,然后對我們說道,這兩塊圣龍令牌工藝都一樣,只不過我們的是黃色,而這一塊是黑色,還有一個相同點就是,兩塊令牌背面的花紋并不一樣,不過我也不知道兩塊令牌上面的花紋是不是代表了什么。

    頓了一下,田園嘆了口氣說道,看來這里比我想象的還要復雜,不過越是樸樹迷離,越說明這地方有問題,咱們繼續前進吧,畢竟只有親眼到那邊看看,我們才知道那困龍山到底隱藏著什么秘密!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點了點頭,接著大家便開始繼續前進,這里比我們之前走過 前走過的原始森林要好走了很多,不過到半山腰的時候,天空中就下起了一陣急雨,在找地方躲雨的時候,我們發現前面不遠處有一座破廟,這時候我便招呼大家去那破廟避雨。

    等我們沖到那破卯后,我四處看了看,這里不知道是什么廟宇,正堂的正中央供著一個石像,不過這個石像并不是人,而是一個人類身軀,狐貍頭顱的怪物,這塊石像雕刻的栩栩如生,而且那狐貍眼神很傳神,我們進來之后,我就感覺這只半人半獸的狐貍似乎一直都在看著我們,不過心里想著這只是一具石像,所以我也沒有多想。

    看著外面的雨下的越來越大,田園苦笑了一下說道,這雨一時半會兒看來不會停了,要是沒有這座破廟,我們還真的是無處藏身,不過奇怪了,這種荒山怎么會有一座破廟呢?而且還供青面狐貍這種邪獸,有點太古怪了。

    見田園似乎認識這半人半獸的石像,于是我便問田園,青面狐貍是什么?也是狐貍的一種嗎?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點點頭,然后對我們說道,這青面狐貍我也是在古代雜記上面看到過,據說這個世界上有一種狐貍,這種狐貍半人半獸,而頭是青色,所以叫青面狐貍!

    頓了一下,田園繼續說道,古雜記上面記載,青面狐貍其實就是有道行的青色狐貍幻化而成,這種狐貍非常的邪惡,而它們的絕招就是蠱惑人心,能迷惑人的心智,這樣的一個邪物竟然還有人供著,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見田園這么說,我又看了那一尊雕像,那頭青面狐貍此時依舊眼神怪異的看著我們這邊,看的我心里都有點發慌了,要不是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雨,我肯定不會再待在這里。

    休息了一會兒,外面的雨下的小了一點,這時候阿大就跟我們說道,我出去看看山路能不能行走,要是能走的話我回來通知你們。

    阿大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讓他小心一點,這時候阿大做了一個OK的手勢,然后便批了一件雨衣離開了寺廟。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這個樣子,阿大還沒有回來,這時候我們就有點為他擔心了,就在我們商量著要不要出去找阿大的時候,阿大背著一大捆樹枝木材從外面走了進來。

    將身上的木材放下來之后,阿大便脫掉雨衣對我們說道,剛剛的大雨將我們前面的路給沖垮了,而且現在山路泥濘濕滑,看來我們要等雨過天晴才能離開這里,今晚我們應該要住在這里了。

    見阿大這么說,我們也有點無奈,此時外面的雨又大了起來,大家百無聊賴,便將阿大帶回來的木材點燃,我們身上的衣服都濕噠噠的,先把衣服烘干了再說。

    這場雨斷斷續續的下了一整天,一直等到天黑的時候,外面的雨才停了,不過這時候我們并沒有離開,外面的山路崎嶇濕滑,加上天又黑了下來,現在急著趕路肯定不安全。

    圍著篝火吃了一點罐頭,我們便準備找地方休息,就在這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個女聲,問里面有沒有人。

    一開始我還以為我聽錯了,不過看看杜瑤跟田園她們,她們也都皺著眉頭看著門外,這時候阿大壓低聲音對我們說道,大家別出聲,我出去看看!

    說完之后,我就看見阿大從懷里拿出一把手槍,然后小心翼翼的向門口走去。

    其實也不怪阿大緊張,我們一路走來,除了四個洋鬼的鬼魂一路走來,我們并沒有看到任何的活人,現在在這荒山野嶺中,突然冒出一個女人出來,阿大緊張也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