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61章 田園的到訪
    看到他這個樣子,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對杜強說道,伯父,我知道你有點接受不了,也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實的,而且您的女兒跟你在一起十幾年,你想要驗證這是不是你女兒應該不會很麻煩,實在不行的話,你還可以帶著杜瑤做一個DNA檢查,到時候你就知道我說的是真的是假的了。

    見我這么說,杜強雖然還有點將信將疑,不過他這時候對我們說到,你們等一下,我將杜瑤的媽媽叫過來,她跟她媽媽最親,到時候她媽媽過來了,她是不是我的女兒,她媽媽應該能一眼就認出來。

    見杜強這么說,我也沒有再說什么,點點頭示意杜強自便。

    在杜強打電話的時候,杜瑤坐在那里眼睛紅紅的,這時候我變走過去安慰她道,馬上一家人就要團聚了,這是高興的事情,你怎么還掉眼淚呢?

    見我這么說,杜瑤將已經流出來的眼淚給擦掉了,然后強顏歡笑的對我說道,六六,不管怎么說我都要謝謝你,要不是你,我這輩子可能都沒有機會跟我爸媽見面了,我……

    杜瑤的話我沒有讓她繼續說下去,這時候我就笑了笑說道,我喜歡你,是想跟你過一輩子的,既然你是我的意中人,那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以后也別跟我說謝謝,為你做什么,我都感覺值得。

    我的這番話其實也就是我的肺腑之言,可以說是真情流露,誰知道這一下子把杜瑤感動的不輕,哭的稀里糊涂,讓我手忙腳亂的又是一通好勸。

    大約半個小時這個樣子,杜瑤的媽媽就風塵仆仆的趕過來了,杜瑤的媽媽最多四十歲這個樣子,來了之后,她跟杜瑤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見到杜瑤之后,對方愣愣的看著杜瑤,杜瑤這時候也是愣愣的看著她的媽媽,良久之后,杜瑤輕聲的喊了一聲媽媽。

    就在這時候,我就看見杜瑤的媽媽一下子哭出了聲來,接著這對母女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抱在一起之后,我就聽見杜瑤的媽媽一邊哭一邊說道,杜瑤,真的是杜瑤,我的女兒聲音我記得,錯不了!

    看到這一幕,我很為杜瑤一家高興,過了一會兒,大家的情緒都穩定一點下來之后,杜強就將我們邀請到他的辦公室,在辦公室里,我跟杜瑤的媽媽又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等我說完之后,杜瑤的媽媽一個勁的落淚,并且一直在跟我說著謝謝,這時候我也沒瞞著杜瑤的媽媽,直接跟杜瑤的媽媽說了我跟杜瑤的關系,可能是因為知道我跟我大姨救了杜瑤,所以杜瑤的媽媽在聽我說了我跟杜瑤的關系之后非常的高興。

    一家人在一起肯定有說不完的話,這時候我也沒打擾他們一家,走到陽臺上開始抽煙,抽了沒多久,我就感覺有人走到了我的身邊,一轉頭,我就看見原來是杜強。

    杜強走到我身邊之后,他遞給了我一根香煙,然后對我說道,六六,我這樣叫你你沒意見吧?

    見杜強這么說,我連忙點頭說道,認識我的人都這么叫我,伯父你也這么叫我吧,沒事。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強點了點頭,接著嘆了一口氣對我說道,六六,今天的事情要謝謝你,要不是你的話,我估計就被白狼的那些手下打死了。

    見杜強提到這件事,這時候我笑了笑,然后對杜強說道這沒什么,你是杜瑤的父親,未來是我的岳父,幫你是應該的,但是伯父,作為晚輩,我是沒有資格來說你什么的,不過有些話我還是想說一下。

    見我這么說,杜強點點頭對我說道,沒事,你說吧,叔聽著呢。

    杜強的話說完之后,我點了點頭,然后對杜強說道,伯父,其實輸點錢是小事,但是賭博真的不 博真的不能沾,這個世界上因為賭,家破人亡的例子比比皆是,現在杜瑤也回來了,我希望叔叔以后能別賭了。

    說道這里,我將田光給我的那張銀行卡拿出來,然后塞到了杜強的手里說道,這里還有二百五十萬,叔你看著做個什么買賣,只要不賭就行了,隨便做什么,賺不賺錢都是次要的,要是你不想做生意也沒事,你跟伯母就出去旅旅游,沒錢了我們這有,總之一句話,只要你不賭,我跟杜瑤養你們一輩子!

    我的一番話將杜強說的熱淚盈眶,不過杜強也是個漢子,他擦干眼淚,然后便對我說道,我就這么一個女兒,她自殺了之后,我也消沉了不少,被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拉著沾染了賭博的惡習,不過你放心,叔叔也不是一個屢教不改的人,既然杜瑤還陽了,那我也不會再去賭了,從今天開始,要是我杜強再賭一次,我就自己剁掉自己的一只手!

    杜強的一番話讓我很是欣慰,這時候杜瑤的媽媽在客廳里叫我們,等我們過去了之后,我就看見杜瑤的媽媽一臉高興的對我們說到,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咱們去飯店好好吃一頓晚飯吧。

    杜瑤媽媽的提議得到了我們一致的贊成,接著大家便一起離開了臺球城,在周圍找了一家檔次還算可以的酒店要了一個包間。

    在吃晚飯的時候,杜瑤把她的警官證給她媽媽還有她爸爸看,看到自己的女兒年紀輕輕就當警察了,杜瑤的父母也都非常的高興。

    當天晚上吃過晚飯之后,我變獨自回家去了,杜瑤畢竟剛跟她爸媽重逢,所以今晚杜瑤跟她爸媽回家睡。

    回到住的地方,剛走到門口,我就看見田園坐在我家門前的樓梯口發呆呢,看到田園來了,我愣了一下,然后便對田園說道,田園,你咋坐在這里呢?喂蚊子呢?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一下子從樓梯上站了起來,然后便笑了笑說道,你可回來了,打你跟杜瑤的電話都打不通,再等不到你們,我都回家了。

    見田園這么說,我苦笑了一下沒說什么,我跟杜瑤的手機都放在家里沒帶著,她肯定打不通的。

    見我在那笑,田園白了我一眼說道,別笑了,你難道不請我進去坐坐?

    見田園這么說,我連忙點點頭,接著便打開門將田園請了進去。

    等田園進屋之后,田園便笑著對我說,杜瑤呢?她去哪里了?

    這時候我給田園倒了一杯茶,然后才跟她將杜瑤去她父母那里的事情說了,說完之后,我就笑著對田園說,你這么晚了來找我們,是不是那地圖已經破譯了?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眼前一亮,然后點點頭對我說道,你還真聰明,沒錯,地圖我已經破譯了,我知道困龍山在什么地方,怎么樣?我們明天就出發好不好?

    見困龍山真的被田園給破譯了,我多多少少有點意外,看來這田園不愧是學考古的,確實有兩把刷子。

    想了想,我就對田園說道,田園,這困龍山在什么地方?明天就我跟你還有杜瑤去嗎?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點了點頭,接著對我說道,這昆龍山在浙江,明天我跟你,還有杜瑤,再加上阿大跟阿二,我們五個人開車過去,因為這次我們過去可能要帶許多違禁物品,坐飛機跟動車過去不現實,還不如直接開車過去。

    見田園這么說,我點了點頭,不過我還是苦笑了一下對田園說道,田園,你別說我潑你冷水,你覺的這世界上真的有龍?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并沒有回答我,她笑了笑反問我道,六六,在你沒有見到僵尸的時候,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僵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