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51章 激戰
    張兵被這具男尸瞪的瘆的慌,本來他拿開手想說話的,不過他想到了我的警告,連忙又將手放了回去,這時候我指了指那具男尸的手臂,然后示意大家不要說話,我要去割指甲了。

    大家都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的話說完之后,大家都點了點頭,這時候我便小心翼翼的從兜里掏出一把小剪刀,然后便將對方的手臂給抬了起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時間太長的緣故,這具男尸的指甲雖然很長,不過已經有點彎曲了,我沒敢耽擱,找準了指頭之后,便直接一剪刀剪了下去。

    誰知道對方的指甲非常的硬,這一剪刀減下去,對方的指甲竟然紋絲不動,我的剪刀就跟剪在了鋼鐵上面一般。

    見我剪的那么費勁,這時候在我邊上的張兵就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將剪刀給他,張兵雖然個子不高,不過他身上全是肌肉,力量感十足,他的力量應該比我要大上許多,所以他讓我將剪刀給他的時候,我也沒有猶豫,將剪刀遞到了他的手里。

    接過剪刀之后,張兵便憋足了勁開始剪那具男尸的指甲,還別說,很快我們就聽到了一聲清脆的聲響,雖然還沒有剪斷,不過應該是剪開了,這時候張兵一咬牙,本來他準備再使把勁的,不過不知道是不是發力過猛,我們就聽到一聲屁響,接著我們就看到張兵老臉漲的通紅,這時候我們也都傻眼了,沒想到上面都捂住了,最后漏氣的竟然是下邊。

    就在大家有點發愣的時候,那具男尸忽然直挺挺的坐了起來,張兵這時候也是拼了,他大吼一聲,接著猛的使力,我們就看見張兵果然將那根指甲給剪斷了,一直守在旁邊的我一把抄住掉落下來的斷甲,然后我便讓大家趕緊上去!

    見我這么說,趙鐵他們也都沒有廢話,直接爬出了坑,我是最后一個離開的,不過這時候那具男尸已經站了起來,而且面已經轉向了我這邊,上面的趙鐵他們看見我落在了下面,他們都焦急不已,那兩個保鏢更干脆,直接近距離給了那具男尸一梭子子彈。

    不過子彈是肯定對對方沒用的,要是子彈就能消滅的話,那對方就不叫僵尸了。

    果然,兩個保鏢的一梭子子彈打完了之后,那具僵尸也只是站在那紅木棺材里面晃了晃,身上的鎧甲也被打爛了,不過整個人似乎并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些子彈惹怒了對方,這時候我們就看見那具男尸從嘴里噴出一股黑氣,接著我便看見對方面色猙獰的向我撲了過來。

    見對方目標是我,我心里暗罵了一聲晦氣,媽的,又不是老子開槍打你的,你要找也是先找上面那兩位酷哥不是?

    不過心里想歸想,我也沒有傻站著,慌忙滾到了一邊,我便將田園給我的那兩只黑驢蹄子抄在了手中,大姨跟我說道,黑驢蹄子塞到僵尸的嘴里,那酸爽只有僵尸自己知道,不過操蛋的是,這黑驢蹄子也不小,怎么塞到僵尸的嘴里?總不能讓人家自己把嘴張開吧?

    就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那具男尸一擊撲空,緊接著便直挺挺的站起來準備再次向我撲來,這時候我沒有再逞能,麻利的從坑里爬了上來。

    此時趙鐵他們都等在坑邊上呢,見我上來了,趙鐵便拉著我準備離開,這時候我便對趙鐵說道,隊長,我們不能走,這東西厲害的很,現在我們將它給放出來了,要是就這樣不管不顧的話,那么肯定有很多人要被這東西給害死!

    見我這么說,趙鐵也猶豫了,就在這時候,這具男尸也從坑里爬了出來,我不敢猶豫,連忙對趙鐵他們說道,大家一會兒幫我控制住它,然后我們想辦法將它的嘴給撬開,黑驢蹄子只有塞到他的嘴里才有用!

    見我這么說,大 說,大家連忙說好,等那具男尸爬上來之后,除了杜瑤跟田園沒有上之外,我們其他人紛紛將那具男尸給圍住了。

    此時那具男尸站在那里沒有動,他的雙眼雖然睜著,不過卻沒有多少神采,見對方不動,那兩個保鏢這時候率先動了,他們一人一邊,抓住了那具男尸的手臂,接著兩人一起發力,想要將那男尸摔倒在地,不過他們想的太輕松了,那具男尸站在那里一點反應都沒有,紋絲不動,就跟一座大山一般。

    就在這時候,那具男尸大吼一聲,然后猛的一甩,接著那兩個高手保鏢直接就被摔飛了出去,接著他再一次向我撲了過來。

    這一次我也知道對方為什么緊盯著我不放了,對方的指甲現在就在我的兜里,他將我作為攻擊目標也說的過去,不過就在他向我撲過來的時候,趙鐵跟張兵兩人也出手了,他們手里都拿著鐵锨,兩人不約而同的用鐵锨向那具男尸的腿掃了過去,想將對方掃倒在地,不過對方連子彈都不懼怕,又怎么可能懼怕鐵锨?

    趙鐵跟張兵甚至沒能阻止對方前進的步伐,對方便已經沖到了我面前,接著我就看見對方尖利的雙手直接向我的胸口插了過來。

    不過剛剛趙鐵剛張兵在攔對方的時候,我已經將背包里的一瓶子黑狗血給拿了出來。

    我知道黑狗血制服不了眼前這只有道行的僵尸,不過黑狗血是僵尸的天敵,多多少少的對僵尸是有點傷害的,所以在對方的雙手向我胸口插了過來的時候,我也直接將那一瓶子黑狗血向對方的手上倒了過去。

    果然,黑狗血倒在對方手上的時候,我就聽到茲溜一聲,那具男尸的手就跟觸電了一般縮了回去,同時他的雙手還在冒著白煙,氣味非常的刺鼻。

    就在這時候,我看見一根繩索套在了那具男尸的脖子上,接著我就看見那兩個保鏢在合力從背后想將那具男尸給拉倒,那具男尸雖然雙手暫時不能用,不過他站在那里依舊穩如泰山,看到這情況,我連忙對趙鐵說道,隊長,你跟張兵趕緊將你們身上的黑狗血拿出來,倒在那僵尸脖子上的繩子上,咱們速度要快,黑狗血的功效一會兒就過去了!

    見我這么說,張兵跟趙鐵也不敢耽擱,兩人連忙將背包里的黑狗血給拿了出來,然后倒在了那條繩索上,接著我便讓那兩個保鏢發力,將這具僵尸給拽倒。

    這一次,那兩個保鏢沒費多大力便將那具僵尸給拽倒了,黑狗血對僵尸有麻痹作用,對方一直在抖,這時候我便讓張兵跟趙鐵將對方的雙腿按住,而那兩個保鏢則按住了對方的兩條手臂。

    等他們將對方給死死的按住之后,我便拿出一把匕首想要撬開對方的嘴巴,誰知道對方的嘴巴緊緊閉著,刀根本就撬不開對方的嘴巴,不過我還有辦法,將背包里的一袋糯米拿出來之后,我就將糯米一股腦的往對方鼻孔里面倒。

    糯米時泄尸氣的,對方的鼻子倒滿了糯米之后,對方果然張開嘴開始泄尸氣,見對方嘴張開了,這樣的機會我又怎么可能會放過,第一時間將一只黑驢蹄子給塞到了對方的嘴里,另一只黑驢蹄子被我拿在手里,我尋思著不夠用的話,到時候另一只也塞進去,我還不相信搞不死它了。

    不過很快,我就知道這兩只黑驢蹄子應該有點年份,因為那只黑驢蹄子被我塞到對方嘴里之后,對方猛的將我們所有人甩開,接著就在地上一個勁的翻滾慘嚎,那慘叫聲非常的刺耳,不難看出那只僵尸很痛苦,不過很快那具僵尸便不叫了,因為我們看到那具僵尸漸漸的停止了翻滾,本來跟活人差不多的尸體開始腐爛,沒多久便爛的連骨頭渣子都看不見了。

    看到這一幕,我們都長出了一口氣,這時候我看了一下四周,接著我的臉色一下子變了,趙鐵他們都在,但是杜瑤跟田園卻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