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48章 一具古尸
    接下來考古隊員便坐下來商量了一下,最后大家一致決定還是先開館看看再說。

    決定了之后,考古隊員便準備工具開始開館,這時候村里的一個老頭子過來阻止考古隊,說這個墓里的主人是黃龍山的山神,要是開棺驚動了山神,誰也別想活了。

    對于老頭子的勸告,考古隊員大都嗤之以鼻,一個小青年還嘲笑老頭子封建迷信,他讓村長把那老頭子給轟走了,然后率先跳下坑去,將那紅木棺材的棺材蓋給推了開來。

    當時棺材蓋子一打開,里面就冒出一股黑氣,直接將那小青年給籠罩了,緊接著大家就聽到那小伙子慘叫不已,坑里的黑氣越聚越多,到最后都看不見那個小青年了,這時候其他考古隊員這才緩過神來去下面救人,當時田園也加入到了救援當中,當時在拉小青年上來的時候,田園就感覺手臂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當時也沒注意,畢竟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救人上面。

    將那個小青年拉上來之后,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那個小青年的臉已經全黑了,就跟被煙熏過一般,這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這是中毒的癥狀。

    好在考古隊員本來就帶著解毒的藥品,他們也沒管有用沒用,將藥品給那小青年給喂了下去,好在喂了藥之后,那個小青年臉很快就沒那么黑了,不過人還是昏迷狀態。

    這時候坑里的黑氣已經漸漸散去,大家就發現那棺材里有一具男尸,穿的是唐朝的衣服,不過這具男尸竟然沒有任何**的跡象,栩栩如生,就跟剛剛下葬一般。

    不過這時候所有人都頭皮發麻,因為這具男尸的眼睛是睜著的,死死的瞪著坑邊上的人,看到這一幕,當時考古隊的隊長便下令封棺回填,等土都回填上了之后,考古隊長什么也沒說,臉色鐵青的帶著自己的隊員回去了。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杜瑤好奇的對田園說道,那個小青年呢?最后怎么樣了?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田園搖了搖頭,然后嘆了一口氣說道,這個小青年姓周,回來之后,小周便一直昏迷,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見田園這么說,我皺了皺眉頭,然后對田園說道,田園,當時棺材已經開啟了,那黑氣可能是有毒氣體,不過氣體散盡之后,你們隊長為什么選擇了封棺回填?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點了點頭,然后才對我說道,回去之后,我們就問了隊長,不過隊長什么也沒跟我們說,他只是說,那里要保護起來,以后誰也不能去動那個墓了。

    頓了一下,田園繼續說道,當時隊長說這句話的時候,表情非常的嚴肅,我們的隊長的祖上是土夫子,也就是盜墓的,他對古墓非常有研究,雖然他沒說為什么,不過他既然這么說,那說明那座古墓肯定有古怪。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我皺了皺眉頭,想了想,我就對田園說道,說說你的情況吧,你手臂上的傷口能不能給我看一下?

    之前田園說她的手臂當時似乎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我斷定田園之所以現在怕光,要喝鮮血,應該就跟她手臂上的那個傷口有關。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點了點頭,然后便將衣袖挽了起來,很快我們就看見田園的右手臂上有一段皮膚都黑了,而在這段烏黑的皮膚上,有兩個黃豆那么大的孔洞,看起來還真像是被僵尸給咬了。

    這時候田園神色暗淡的對我們說道,當時回來的時候我并沒有發現,因為這個傷口不疼不癢,不過睡一覺醒來了之后,這兩個小洞的周圍的皮膚都黑了,當時我就 時我就去找醫生看了看,醫生以為是狗咬的,給我打了狂犬疫苗之后,幫我配了點藥便讓我回來了,不過那些藥一點用都沒有,在接下來的幾天,我越來越畏懼陽光,而且對食物一點興趣都沒有,對鮮血卻越來的越熱衷,而且這兩天我的指甲每天都會長一公分多,我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剪指甲。

    田園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趙鐵跟張兵還有杜瑤雖然不是道門的人,不過田園這種癥狀,傻子也知道是怎么回事,這時候趙鐵就皺著眉頭對我說道,六六,田姑娘這是被僵尸咬了吧,你有辦法救她嗎?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沉吟了一下,然后才皺著眉頭說道,現在這種情況,田園肯定是中了尸毒無疑,不過這么多天過去了,田園還沒有尸變,這說明田園中的這尸毒非常的霸道,普通的治療辦法應該沒用。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園的眼神一下子暗淡了不少,杜瑤這時候就對我說道,六六,不管有沒有希望,你還是試試吧,不試怎么知道呢?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點了點頭,然后便對張兵說道,兵哥,麻煩你跑一趟,跟田園的父親說一下,讓他準備一口袋糯米。

    我的話說完之后,張兵點了點頭,然后便轉身離開了房間,過了幾分鐘,張兵就回來了,他跟田光抬著一袋米,將米放下之后,張兵就笑著對我說,糯米田總家就有,六六你說下面該怎么辦吧。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田光也一臉焦急的看著我,這時候我沒有說話,將那袋糯米從袋子里倒出來,然后便在地上鋪平了,接著我便對杜瑤說道,杜瑤,一會兒我們都出去,你讓田園衣服脫光了之后睡在這糯米上,半個小時之后,你讓田園穿起衣服,然后出來叫我們。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乖巧的點了點頭,接著我便跟趙鐵他們離開了田園的房間。

    在外面等待的時候,田光就一臉懇求的對我說,張兄弟,我女兒是不是真的被僵尸咬了,我就這么一個閨女,你一定要救救她啊!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眼圈都紅了,這時候我安慰他道,放心吧,只要有一絲希望我都不會放棄的,你女兒確實是中了尸毒,現在我用普通的辦法幫她治療一下看看,如果實在不行,我還有后手。

    見我這么說,田光就跟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連忙點頭,半個小時之后,杜瑤便叫我們進去,這時候我跟趙鐵他們連忙走了進去,當看到地上的糯米時,我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

    剛剛田園躺過的地方如今已經見不到糯米了,我蹲下來查看了一番,然后便站起來說道,田園中的尸毒異常霸道,這說明棺材里的那具男尸也應該有點道行了,普通的辦法根本就救不了田園!

    見我這么說,田光拉著我一臉懇求的說道,張兄弟,你不是說還有其他辦法的嗎?是什么辦法?只要能救活我女兒,什么辦法我都可以試一試,就算是傾家蕩產我也在所不惜!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我苦笑了一下說道,傾家蕩產倒是不至于,不過想要救你女兒,我們要去一趟黃龍山了。

    見我這么說,趙鐵疑惑的對我說道,去黃龍山?難道我們也要去挖那口棺材?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點了點頭,然后才對趙鐵他們說道,我大姨曾經跟我說過,要是被有道行的僵尸給咬了,而正常的治療尸毒的辦法沒有效果的話,那只有找到那具僵尸,將對方的右手食指的指甲給剪下來,然后將剪下來的指甲磨成粉,兌上水給被咬的人喝下,這樣才能將被咬的人身上的尸毒清除干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