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46章 田園有問題
    陳局長走到我面前之后,平靜的對我說道,張良,你跟杜瑤以后可以不用來警局上班了。

    陳局長的話讓我很意外,不過也在情喇中,畢竟這次我們是擅自行動,不過陳局長接下來的一句話還是把我說愣住了,就聽到陳局長對我說,等杜瑤康復了之后,你們倆就跟著田總做事吧,你們雖然不來警局上班,不過你們還是警隊的人,你也不要問為什么,這是命令。

    陳局長的話說完之后,我有點驚訝,他說的這個田總不用說,肯定是田園的父親,而且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站在陳局長身邊的這個很有氣勢的中年男子就應該是那個田總。

    因為陳局長不讓我問,雖然這時候我的肚子里有一肚子的話要說,不過還是什么都沒說出來,這時候那個中年男子走到我面前,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然后伸出手說道,我叫田光,田園的父親,謝謝你這次救了我的女兒。

    禮貌的跟對方握了下手,田光繼續對我說道,小伙子你放心好了,你在我這邊就是保護我女兒的安全,其他什么都不用做,我每個月會開你五萬的薪水。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我心里直犯嘀咕,我跟杜瑤都不是很厲害,連自己都保護不好呢,怎么來保護別人?而且這個田總還真財大氣粗,一個月就給五萬,兩個人一個月就十萬呢,有這錢,估計雇傭特種兵保護他女兒都夠了吧?

    心中雖然非常的疑惑,但是這時候我什么也沒問,點了點頭之后便走到一邊坐了下來。

    陳局長他們在這里站了一會兒,問了杜瑤的傷勢之后,陳局長跟田光還有那幾個保鏢就離開了,張兵跟趙鐵并沒有跟著一起離開,等他們走了之后,我迫不及待的問趙鐵,到底怎么回事,陳局長怎么讓我去保護一個開發商的女兒呢?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苦笑了一下,然后對我說道,具體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們這次確實捅了簍子,不過這個田光不知道有什么能耐,今天下午來我們警局打了一個電話,這件事就這么不了了之了,我們幾個人也沒有受到處分,毛事沒有,看來這個田光應該有點背景。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張兵也點點頭說道,沒錯,這個田光來了之后,便跟陳局長在辦公室聊了很久,他們出來之后,陳局長就叫上我們一起過來了,在來的路上,陳局長就跟我們說了想讓你跟杜瑤保護田光女兒的這件事。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我苦笑了一下說道,這不是操蛋么,我跟杜瑤又不能打,我們倆自保都成問題,怎么去保護別人呢?而且警察變成了保鏢,這變化也太大了吧。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笑了笑,然后對我說道,六六,其實這也是很不錯的一件事,畢竟警局的水深,我雖然跟你在一起時間不長,不過我也知道你小子脾氣跟我一樣,你也不適合在這里混,現在他們這么安排,對你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沒有再說什么,不過心里這時候卻苦笑不已,我之所以去警局,是因為大姨知道我多災多難,想讓我當警察多做善事,多破一些案子來給自己積德,現在倒好,去保護一個女人,這是不是也算積德。

    在走廊里陪了我一會兒,張良跟趙鐵便離開了,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里,杜瑤醒了過來,我也可以到病房里面陪杜瑤了,在陪伴杜瑤的時候,我便將上面做的這個決定跟杜瑤說了,杜瑤倒是非常的坦然,她笑著對我說,無論做什么,或者在哪里,只要有你,我都無所謂。

    杜瑤這么說還是讓我很感動的,想想也是,行善不一定非要在警局里行善,只要有行善的心,我相信在哪里都一樣。

& r />     在照顧杜瑤期間,我還發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腳底的七顆紅痣不知道什么時候少了一顆,這個情況讓我有點想不明白,畢竟這七顆紅痣跟我在一起已經這么長時間了,大姨雖然說過,我這一輩子要過七個大劫,不過最近好像也沒有生死一線的事情發生啊?

    杜瑤在知道這件事之后就笑著對我說,六六,你難道忘了,吳老當時開槍的對象是你,后來我幫你擋住了這一槍,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就是你腳底板少了一顆紅痣的真正原因!

    見杜瑤這么說,我也點了點頭,杜瑤說的沒錯,要不是杜瑤幫我擋了這一槍的話,這一槍肯定是打在我身上了,那時候可能就沒有杜瑤這么幸運了,要是打在心臟上,現在我可能就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

    在醫院住了半個月,杜瑤便康復出院了,杜瑤恢復的不錯,出院的時候,已經跟正常人沒什么兩樣了。

    出院的時候,是趙鐵跟張兵都過來了,讓我意外的是,田光也來了,他們接上我們,然后便直接帶著我跟杜瑤來到了我們市最大的一家酒店。

    在吃飯的時候,一開始大家還很客氣,不過喝了一點酒之后,大家的話都多了起來,我這個人不勝酒力,喝了點酒頭腦就有點迷糊,趁著酒勁,我便問田光,我說田總,我跟杜瑤都沒有什么特殊的本事,您為什么讓我們倆保護你女兒呢?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跟張兵他們也都看向了田光,他們也不知道,這時候他們也想知道田光為什么這么做。

    我的話說完之后,田光笑了笑,然后對我說道,我知道你要問,反正這也沒什么,我就告訴你吧,六六,你是不是道門的人?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我直接點了點頭,反正這也不是什么秘密。

    見我點頭,田光這時候就對我說道,我女兒是一名考古工作者,這丫頭從小就對靈學還有靈異的事情很感興趣,我就這一個女兒,從小嬌生慣養以至于她后來上大學學了考古專業,雖然我極力反對,不過這丫頭沒聽我的,去年大學剛剛畢業。

    我知道這不是重點,所以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我只是點了點頭,果然,田光喝了一口紅酒,然后繼續對我說道,既然我選擇了你們,就當你們是自己人了,我也不蠻你們,其實我懷疑我女兒可能已經不是人了。

    田光說這話的時候,我正在喝紅酒呢,聽田光這么說,我差點沒將紅酒噴了出來。

    咳嗽了一會兒,我苦笑了一下對田光說道,田總,您這不是開玩笑嗎?那天我們救你女兒的時候,我們都是開了天眼的,要是你女兒不是人的話,我們早就看出來了。

    我的話說完之后,張兵也點點頭說道,是啊田總,如果你女兒是鬼的話,我們當時一定能看出來,還有啊,你怎么知道你女兒不是人了?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田光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對我們說道,你們先別急,聽我慢慢道來。

    說道這里,田光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們也應該知道,我派了好幾個保鏢去保護我女兒,我之所以這么做,是因為我女兒自從上次回來之后,整個人都變了,變的沉默,少言寡語,而且怕見陽光,而且她還多了一個怪癖,什么東西都不吃,每天都要喝血,什么血無所謂,只要是血就行了。

    田光的話說完之后,我們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每天什么都不吃,只喝血,這尼瑪是人干出來的事情嗎?

    想了想,我皺著眉頭對田光說道,田總,你女兒之前到底去了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