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40章 張兵到訪
    之前趙鐵一直不說話,我們也都沒敢說話,現在趙鐵開口了,我連忙問趙鐵,這里怎么會出現當兵的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嘆了口氣,然后對我們說道,這些人是軍區的,之前我就跟你們說過,法醫樓的建設我很奇怪,這里是我們華夏唯一給一座城市建造法醫樓的地方,而且那里的安保你們也知道,他們都不受我們的管轄,今天我們去法醫樓的時候,要不是強行控制了對方,我們根本就進不去!

    說道這里,趙鐵看了一眼坐在我旁邊的張兵,然后對張兵說道,兵子,我今天阻止你是為你好,這法醫樓的水很深,跟軍區都扯上關系了,今天要是我不阻攔你,后果不堪設想。

    張兵也不是一個不知所謂的人,之前他很激動,不過現在坐下來想一想,張兵也知道趙鐵說的沒錯,等趙鐵的話說完之后,張兵就對趙鐵說道,隊長,那我們現在該怎么辦,現在已經確定這個吳老是兇手了,難道我們就任憑他不管嗎?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趙鐵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之前要是軍方的人沒有參與到其中,趙鐵可能還有辦法,現在軍方的人都參與了進來,這就不是趙鐵能控制的了。

    頓了一下,趙鐵就對我們說道,現在情況很不樂觀,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最遲明天,上面肯定會下達命令下來,讓我們別再插手這件案子。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張兵一下子就急了,他咬著牙說道,這起案子關乎到這么多的人命,怎么能說不查就不查了,難道還沒王法了?

    這時候趙鐵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喃喃的說道,王法?兵子,你做了這么多年的警員,難道還不知道這兩個字的寒意嗎?

    說到這里,趙鐵嘆了口氣,然后對張兵說道,放心吧,就算上面下達了命令,這件案子我趙鐵也會查下去,不能明著查,我們就暗著查,直到將吳老抓到為止!不過想要抓到這吳老,難啊!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沉默了,想了想,我就對趙鐵說道,隊長,我可能有辦法將吳老給抓住!

    見我這么說,趙鐵跟張兵都轉過頭來看向了我,張兵有點迫不及待的對我說道,六六,你真的有辦法抓到吳老嗎?快說說,是什么辦法!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趙鐵也是一臉凝重的看著我,這時候我點了點頭,然后對張兵還有趙鐵說道,之前吳老跟我說,他殺這么多人,是為了養小鬼,而且要九十九個,現在他肯定沒有湊齊這九十九個鬼魂,而且吳老說了,他殺的這些人八字都有相似之處,如此一來,我們可以比較一下之前被害的那些人八字有什么相似之處,然后再在全市范圍內尋找八字符合的年輕女子,到時候我們只要密切注意這些年輕女子,吳老只要還作案,我們就一定能夠抓到他!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跟張兵都眼前一亮,然后我就聽到趙鐵跟我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好辦了,想查出這些女子的八字不難,等我們回去之后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做,你們等我消息就行!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點了點頭。

    沒多久,我們就回到了警局,開了一個短會,我們就地解散了,這時候我便跟杜瑤一起回了家。

    到了家之后,杜瑤便下廚給我做晚飯,我則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看了沒幾分鐘,家里的門鈴就響了,這時候我便走到門口看了一下,門外站著的不是別人,是張兵,這時候我便打開門然后笑了笑說道,兵哥,你怎么過來了?

    張兵這時候微笑了一下,然后就對我說,我心里有點悶,也沒個人說說話,所以就到你這邊來坐坐了,怎么?不歡迎?

  &nb bsp;  見張兵這么說,我連忙請張兵進來,等張兵進來之后,我就笑著對張兵說,怎么能不歡迎呢?杜瑤正在做晚飯,一會兒啊,咱哥倆好好喝個幾杯。

    我的話說完之后,張兵點點頭,然后就坐在沙發上跟我閑聊開了,杜瑤這時候也知道張兵過來了,她笑著跟張兵打了聲招呼,然后繼續去廚房忙去了。

    在聊天的時候,我發現張兵的話很少,李勝男的死對張兵的打擊還是蠻大的,所以我也就沒有放在心上,跟張兵一起看著電視。

    大約半個小時這個樣子,杜瑤就把晚飯弄好了,穿著圍裙的杜瑤這時候就招呼我們可以吃晚飯了,我跟張兵這時候便起身向餐桌走去,張兵走在我的前面,我走在張兵的后面,無意間我看了一眼張兵走路的雙腳,接著我整個人一下子就愣住了。

    張兵走路的時候,雙腳的后腳跟都沒著地,是踮著腳走的,只不過踮的不是很高,要不是注意張兵的雙腳,根本就看不出來!當時我心里就咯噔了下,張兵被鬼上身了?

    因為回到家之后,我跟杜瑤就洗了一把臉,此時我跟杜瑤都看不出來張兵是不是被鬼上身了,這時候張兵已經坐到了那里,見我愣在那里,張兵笑了笑,然后對我說道,怎么了?難道讓我這個客人一個人坐下來吃嗎?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我也緩過神來,這時候我擠出一絲笑容,然后對張兵說道,哪能啊,我去冰箱拿兩瓶啤酒過來,你等我一下。

    說完之后,我便轉身走到冰箱邊上,接著我便將身上裝著牛眼淚的小瓶子給拿了出來,然后沾了一些涂抹在了眼睛上。

    做完這一切之后,我深吸一口氣,接著便拿著兩瓶啤酒轉過了身。

    這一轉身,我就看見坐在那里的張兵背后果然還有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我在法醫樓見到的老婆婆,現在張兵坐在她的腿上,而這個老婆婆則是趴在張兵的背后,眼睛此時正看向我這邊。

    看到這一幕,我嚇的手里的兩瓶啤酒差點沒跌落在地上,這老太婆是怎么從法醫樓出來的?她上張兵的身又是干嘛?

    強自鎮定了一下,我便直接向飯桌那邊走了過去,這個老婆婆上了張兵的身,而且來我這里,想必是有什么目的,在沒搞清楚對方想干嘛之前,我決定還是不做任何行動,反正她不是回魂夜的厲鬼,真要斗起來,我有的是辦法對付她。

    坐下來之后,杜瑤便解下圍裙坐在了我邊上,杜瑤還不知道被張兵被鬼上身了,我也沒準備告訴她,在吃飯的時候,我便主動跟張兵閑聊,這時候張兵的話也多了起來,他主動問我是不是會道法。

    這時候我也沒有跟張兵隱瞞,跟他說是會一點,只不過不是很精。

    我的話說完之后,張兵笑了笑,然后直接灌了一瓶啤酒,放下酒瓶,張兵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說道,你既然會道法,能看出我今晚跟以往有什么不同嗎?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我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杜瑤也有點疑惑,不知道張兵說的是什么意思。

    就在這時候,張兵猛的從懷里掏出手槍,對著我這邊就開了一槍,好在我之前一直防備著他,在他拿槍的時候我就下意識的一低頭,這一槍幾乎是擦著我的頭皮飛過去的。

    躲避了對方這一槍,我沒敢耽擱,一把搶過張兵手里的手槍,然后直接扔到了一邊,接著我便拉著杜瑤往后退去。

    突發的變故把杜瑤也嚇傻了,她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張兵說道,兵哥,你這是要干什么?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苦笑了一下說道,張兵被法醫樓的那個鬼婆婆上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