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34章 犧牲
    這聲音我們都聽出來是張兵的,這時候趙鐵也下了車,他一腳將車旁的小青年踹翻在地,然后便按著耳麥問張兵到底出什么事了。

    不過此時張兵并沒有回答,耳麥里傳來了一陣陣的電流聲。

    情況緊急,我們不敢再耽擱,趙鐵這時候也沒再管那些小混混,讓大家先上車,等我們都上車之后,趙鐵便讓開車的那個警員立即去張兵那邊。

    在去的路上,趙鐵就用手機聯系上了張兵,電話里的張兵很著急,他告訴趙鐵,李勝男剛剛在這邊被一個人給抓走了,他們現在正在尋找。

    見張兵這么說,趙鐵便在電話里安慰張兵,讓他不要著急,我們現在就在趕過去的路上,估計一會兒就到。

    掛了電話之后,我看見趙鐵臉色陰沉,這時候誰也沒敢說話,沒想到我們這邊沒事,張兵那邊倒是先出事了。

    半個小時之后,我們就趕到了張兵那邊,跟張兵他們會合之后,我們這才從張兵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經過。

    跟我們一樣,張兵他們這邊也是人留在車上,李勝男在前面汽車,不過就在經過一個胡同口的時候,一個黑影突然將李勝男從車上拽下來了,還沒等李勝男拔槍,對方就將李勝男給打暈了,然后跑進了胡同。

    雖然張兵他們看的真切,但是畢竟距離有點遠,等張兵他們下車趕到這里的時候,李勝男跟那個黑影已經消失不見了,在我們來的時候,張兵他們將這周圍里里外外的找了好多遍,但是一直沒找到李勝男,只是在巷子深處找到了李勝男的鞋子跟手機。

    說完之后,我看到張兵的眼睛紅通通的,其實他的感受我完全能體會到,要是現在出事的是杜瑤,我估計我會比張兵還激動吧?

    這時候趙鐵安慰張兵道,我已經叫人過來增援了,你放心,李勝男一定不會有事的!

    說道這里,趙鐵便下令我們分散開來尋找,每一處可疑的地方都不要放過!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點了點頭,接著我們便兩三個人一組開始搜尋了起來,沒多久趙鐵叫來的人也都趕來了,好幾十個人開始搜素這片區域,這里是老城區,人口不是很多,不過地形比較復雜,天蒙蒙亮了,我們還是沒有找到李勝男,這時候連我也有點擔心了,時間越長,李勝男越可能出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預感真的這么靈,在早上五點半的時候,趙鐵聲音低沉的讓我們所有人到東橋集合,人找到了。

    當時我跟張兵正好在一起,接到趙鐵的通知之后,張兵興奮的不得了,接著我跟張兵還有杜瑤便往東橋趕去。

    東橋是老城區的一座老橋,等我們趕到東橋的時候,我們就看見東橋上已經站著不少人了,趕到之后,張兵便問橋上的同事,隊長跟勝男呢?他們在哪里?

    當時我就看見那些警察的臉色很不好看,張兵的話說完之后,其中一個人就指了指橋下,這時候張兵就連忙從橋的一側向橋下走去。

    我跟杜瑤這時候也沒有猶豫,連忙跟了下去,大橋下面有一個橋洞,此時橋洞口一個人正站在那里抽煙,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趙鐵,見我們來了,趙鐵面無表情,誰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這時候張兵可能也預感到了什么,他走到趙鐵身邊,接著便抓住趙鐵的衣領吼道,勝男呢!李勝男在哪里!

    趙鐵并沒有因為被張兵揪住衣領而生氣,他往橋洞里指了指,然后才對張兵說道,兵子,哥哥對不起你!

    見趙鐵這么說,我就知道出事了,這時候張兵怒吼一聲,接著便推開了趙鐵,然后便走進了橋洞,不過沒多久,我們就聽到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

    我跟杜瑤這時候也走進了橋洞,當看到眼前的場景時,我的眼睛也一下子濕潤了。

    李勝男死了,她的衣服也被扒光了,不過趙鐵將外套脫下來披在了李勝男的身上,李勝男的嘴里含著一把手槍,正是李勝男自己的那把配槍,而李勝男的雙眼已經被人給挖了,兩個血窟窿看起來異常的恐怖。

    看到這一幕,杜瑤忍不住哭出聲來,張兵這時候雖然沒哭,但是他那一聲聲撕心裂肺的呼喊,我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也是從這一刻起,我有一種想殺光這個世界上所有人渣的沖動,這些禽獸不如的雜碎,為了一己私欲,他們做出的事情往往會讓多少人傷心欲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兵的嗓子都喊啞了,到最后連聲音都發布出來,只能聽到一陣陣急促的呼吸聲,可能是因為悲傷過度,張兵一口氣沒喘過來,直接暈倒在了李勝男的尸體旁。

    這時候趙鐵也走進了橋洞,他猛的跪在了李勝男的遺體面前,磕了三個響頭之后,趙鐵聲音低沉的說道,勝男,對不起,是我趙鐵害死了你,要不是我決定引蛇出洞,你肯定不會遇害!

    說道這里,趙鐵這個鐵面也哽咽了,可以看出,趙鐵心里的悲傷一點不比別人少。

    頓了一下,趙鐵繼續說道,我趙鐵在你面前發誓,如果不將兇手壓到你墳前槍斃,老子就下來陪你!

    說完之后,趙鐵眼睛通紅的站了起來,然后便走出洞外讓橋上的醫務人員將張兵抬上去救治一下。

    大約十來分鐘這個樣子,法醫部的吳老也過來了,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板著臉,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吳老跟我對視一眼,我忽然感覺這個眼神有點熟悉,不過一時半會兒又想不起來。

    老吳來了之后,便蹲到李勝男尸體邊上檢查了一番,等檢查完了之后,吳老便站起身對趙鐵說道,死者生前遭遇了性侵,雙眼被挖掉,死亡的時間是夜里兩點到三點,死亡的原因是窒息死亡。

    頓了一下,吳老繼續說道,不過這一次跟前幾次有所不同,死者是先被殺死,然后再被性侵的,死者的身體里留有兇手的體液,樣本我已經取了只要回去驗一下,就能知道兇手的DNA!

    吳老的話說完之后,趙鐵一言不發的點了點頭,然后讓吳老現在就回去,報告一出來,立即交到刑偵大隊。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吳老沒說話,點點頭便拎著他的醫療箱走了,等吳老走了之后,趙鐵便讓橋上的醫護人員將李勝男的尸體先送到醫院的太平間。

    本來按照程序,李勝男應該送到法醫部去尸檢的,但是趙鐵并沒有這么做,等李勝男的尸體被運走之后,我就看見趙鐵從地上拿起幾個透明的袋子,那幾個袋子里裝著幾件物品,分別是一只很舊很臟的球鞋,一只打火機還有半包香煙。

    這些東西都不是李勝男的,很有可能是兇手留下的。

    趙鐵都上去了,這時候我拍了拍還在抽泣的杜瑤,然后攙扶著杜瑤走到了橋上。

    張兵已經被送醫院去了,其他人這時候也正在撤退,我跟杜瑤上了趙鐵的車,接著我們一行人便直接去了醫院。

    張兵沒有什么大礙,只是刺激過度,在醫院的門外,趙鐵一根煙接著一根煙的在抽,張兵快到中午的時候醒來的,醒來之后張兵沒有哭也沒有鬧,就躺在那里一言不發的看著天花板,看到他這個樣子,我心里難受的不行。

    在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里,張兵不吃不喝,不說一句話,這可把我們急壞了,這天我們正在張兵的房間里商量著怎么讓張兵吃飯,就在這時候,趙鐵接了個電話,掛斷了之后,張兵沉聲對我們說道,化驗結果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