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33章 魚龍混雜
    等大家都集合了之后,趙鐵便拿著一張地圖,然后鋪在桌子上對我們說道,這個兇手之前做的十幾起案件沒有固定的地點,不過大約位置都差不多,今天夜里我們先到其中的兩處蹲守。

    說道這里,趙鐵看了我一眼說道,我跟張良,還有杜瑤一組,張兵你跟李勝男一組,每組再帶四個警員,對講機一直開著,如果哪邊有情況,大家互相通知,都聽明白了嗎?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們都點了點頭,這時候趙鐵也沒有廢話,讓大家船上便衣,帶上配槍,然后便帶著我們離開了警局。

    這次出去開的也不是警車,一邊一輛大金杯,分開的時候,趙鐵拍了怕李勝男跟張兵的肩膀,然后笑了笑說道,你們倆都是我的老部下了,人抓不到不要緊,你們自身的安全一定要注意。

    趙鐵很少有這樣溫情的以免,他的話說完之后,張兵跟李勝男都鄭重的點了點頭。

    道別之后,我們兩輛警車便先后離開了警局,在去目標地點的時候,趙鐵跟我還有杜瑤說了很多,我們索取的地方時城鄉結合部,那里龍蛇混雜,有一大片還未拆遷的民宅,那里是外人務工人員聚集的地方,因為那里的房租便宜,畢竟那里地處偏僻,交通也不是很發達。

    在去往那邊的時候,趙鐵就跟我們說,那里有一條街,叫新盛街,新盛街是一條老街了,不過因為有一半以上的用戶已經搬走,那里一到晚上的時候就跟死城差不多,不過因為那里是去城鄉結合部的必經之路,所以每天晚上下夜班的人都會從那里經過,趙鐵的意思就是讓杜瑤一會兒到了之后,騎著自行車穿過這條街,而我們則是遠遠的監視著。

    之前看到金杯車上放了一輛自行車,我當時還納悶著是為何呢,現在我算是明白了,趙鐵這個人心思縝密,行動前已經將一切都想到了。

    講完這些,趙鐵便開始交待杜瑤,如果她在騎車的時候,發現了什么可疑的情況,千萬不要慌張,在第一時間通過耳麥告訴我們,另外,如果真的遇到危險了,她手里還有槍呢,關鍵時刻,可疑擊傷對方。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杜瑤點點頭然后對趙鐵說道,放心吧隊長,我知道該怎么做的。

    杜瑤畢竟是死過一次的人,她內心比一般女子要強大了不少,不過畢竟她是一個女孩子,現在去經歷這么危險的事情,我多多少少有點不放心。

    可能是感覺到了我的擔心,杜瑤輕輕的握住了我的手,見我看她,杜瑤點點頭示意自己沒事。

    大約半個小時這個樣子,我們的車便開到了離新盛街大約還有兩里路的地方停了下來,看了看左右無人,趙鐵便下車打開后車門將自行車給搬了下來,杜瑤這時候也要下車,我一把拉住她,然后對杜瑤說道,杜瑤,有危險了你一定要立即告訴我們,不管發生什么情況,保證好你自身的安全最重要你知道嗎?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噗嗤一聲就笑了,接著杜瑤就對我說道,六六,你看把你嚇的,好像我這不是執行任務,就跟去送死似的,放心好了,我不會有事的,而且我還有這個呢。

    說道這里,杜瑤將她的配槍拿在手里,然后在我的面前晃了晃,這時候我也不好再說什么,嘆了口氣,然后便松開了手。

    杜瑤下車之后,便直接騎著那輛自行車向遠處騎了過去,我們汽車等杜瑤走了一段路之后,這才緩緩的發動,因為怕被人發現,我們的汽車并沒有開車燈,而且離的也比較遠,要不是帶著夜視望遠鏡的話,我們根本看不到杜瑤。

    從遠遠的跟著杜瑤那一刻起,夜視望遠鏡就一直沒有離開我的 開我的手,我不僅看杜瑤,還看杜瑤身邊的情況,現在已經將近十二點了,整個新盛街一點燈光都沒有,更別說人了,真的像一座死城。

    跟著杜瑤進了新盛街之后,我們都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有一句話怎么說來著,怕什么來什么,杜瑤騎著自行車走了沒多遠,忽然從一條巷子里跌跌撞撞的走出一個人影。

    看到這一幕,我當即就準備下車去救杜瑤,不過這時候趙鐵一把拉住了我,然后小聲的對我說道,別緊張,可能是個醉漢。

    聽趙鐵這么說,我連忙用望遠鏡看了看,果然,這個黑影跌跌撞撞的,就跟喝了不少酒一般,從望遠鏡里面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對方的手里似乎真拿著一個啤酒瓶。

    這時候我擔心杜瑤的安危,所以我還是用麥克風對杜瑤說道,杜瑤你小心一點,這個人是個醉漢,不要接近對方。

    我的話說完之后,杜瑤在對講機里說了一聲好,然后我就看見杜瑤拐了個彎,繞過了這個醉漢。

    等杜瑤繞過了這個醉漢之后,我這才長出一口氣,在我們經過這醉漢身邊的時候,我還順便看了這個醉漢一眼,這個醉漢頭發花白,彎著腰,頭發太長了,我也看不到對方的樣子,不過對方的眼睛卻異常的明亮,在經過他身邊的那一剎那,我看對方,對方也看了我一眼,雖然只是一眼,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感覺這個眼神似乎有點熟悉,不知道在哪里見過。

    不過就在這時候,趙鐵拍了拍我,然后對我說道,前面有情況!

    見趙鐵這么說,我打了個激靈,然后連忙用夜視望遠鏡向前面看去,這時候我就看見遠處的杜瑤被一群人給攔了下來,這些人歲數不大,十七八歲這個樣子,一個個染著黃毛,就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黑社會一般。

    看到杜瑤已經被這群二混子給攔了下來,這時候我就有點急了,不過趙鐵這時候也發話了,他讓開車的警員打開車燈,接著車子便直接向那些人開了過去。

    突然射出的燈光也嚇了那些小流氓一跳,不過這些小流氓一個個都不知死活,在我們車子開到他們邊上的時候,就有小青年不停的拍著趙鐵這邊的車窗,讓我們下來。

    這時候趙鐵緩緩的搖下了車窗,緊接著那個拍車窗的小青年就閉嘴了,因為這時候趙鐵已經直接拿出手槍抵住了對方的腦袋。

    見對方嚇的屁都不敢放一個了,趙鐵這時候笑了笑,然后便讓我們下車。

    其實我早就在等他的命令呢,現在見趙鐵說下車,我立即從車上跳了下來,然后便向那群小青年走了過去。

    這群小青年一共七八個人,因為被車燈照著,他們還不知道他們的同伴被槍頂著腦袋呢,所以當我跟另兩個警員走過去的時候,對方就有人開始罵了,這些小混混罵人也沒啥技術含量,這種文不像秀才,武不像兵的渣渣我非常厭惡。

    走到這群人身邊的時候,那兩個警員直接拔槍對準了這些小混混,讓他們抱頭蹲在地上,對方可能也沒想到我們竟然有槍,一個個都嚇傻了,這時候其中一個彪悍的警員上去一槍托子砸在了最前面的一個人腦袋上,然后吼道,媽的,耳朵聾了是嗎?抱頭蹲地上!

    這個警員的話說完之后,那些小混混這才緩過神來,一個個連忙抱頭蹲了下去,其中一個膽子小的小混混還帶著哭腔對我們說,大哥,我們錯了大哥,別殺我們啊大哥。

    這時候我沒搭理他們,走到杜瑤身邊問杜瑤怎么樣了,杜瑤笑著搖了搖頭說自己沒事,就在這時候,我們耳麥里忽然傳來了一個急切的聲音:你們快來!李勝男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