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32章 引蛇出洞
    這時候趙鐵便給我們介紹道,這件案子跟之前的幾起案子一樣,兇手下手的對象都是穿著黑絲襪,身黑色衣服的年輕女子,在強奸殺人之后,還會將尸體上任意部位給切除,而且從對方的手法來看,對方刀術精湛,有可能從事醫生,或者廚師,屠夫之類的職業。

    說道這里,趙鐵一邊切換著投影一邊對我們說道,我們來回顧一下之前發生的幾起案件吧。

    見趙鐵這么說,我們都看向了墻上的投影,每換一張照片,趙鐵都能詳細的說出死者的姓名,還有案發的時間地點,從這一點不難看出,趙鐵確實是一個號警察。

    隨著趙鐵一張張照片轉換,我心里的憤怒也達到了頂點,這個兇手太可惡了,每一個死去的女生都非常漂亮,而且歲數都是二十幾歲,照片上,她們有的是胸部被割了,有的是耳朵被削了,有的甚至雙手雙腳都被砍掉,由此可見,兇手有多么的殘忍。

    等這些照片都放完了之后,趙鐵便關掉投影,然后打開會議室的燈光,接著他便一臉嚴肅的對我們說道,這件案子是這個月的第一起案件,雖然警方在第一時間處理了現場,但還是有不少人知道這件案子了,上面已經下達了指示,為了不讓老百姓恐慌,這個月我們一定要把案子給破了!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他左手邊一個歲數比趙鐵大了不少的老頭皺了皺眉頭說道,小趙,一個月的時間是不是有點太少了,這個兇手反偵察能力極強,每次作案都選擇深夜,而且作案的地方也沒有監控,現場基本上沒有留下任何的線索,像這樣的無頭案,別說一個月了,即使是一年,只要對方不是作案的時候被我們活捉,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抓到對方。

    對方的話說完之后,趙鐵看了那老警察一眼,然后才對那個老警察說道,老金,我知道你要退休了,如果你擔心這件案子耽誤你退休,我可以跟陳局長說一下,將你調離我們刑偵大隊,這樣你就不用擔心退休的事情了。

    趙鐵的話明顯說到了點上,那個姓金的警察臉色很難看,他瞪了趙鐵一眼,然后便站起身離開了會議室。

    等老金走了之后,趙鐵笑了笑,然后才對在座的人說道,我們是警察,穿上這一套衣服,就要為老百姓的安全保駕護航,我知道我趙鐵不是一個圓滑的人,但是我不能看著一個個無辜的生命就這樣被人給害死,我的良心過不去,我趙鐵今天將話放在這里,要是有誰不愿意參加這件案子,現在就可以離去,我趙鐵絕不強求他。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我們幾個當然不會動,不過讓我意外的是,還真有幾個警察站起身走了出去,這時候坐在我邊上的張兵就小聲的跟我說道,他們都是老金的人,走了也好,就算他們留下來,也是出工不出力的。

    見張良這么說,我有點驚訝,沒想到警局這樣的地方也會分誰是誰的人,看來國人勾心斗角的劣性確實在哪里都存在。

    等這些人都走了之后,趙鐵笑了笑,然后對我們說道,看來這件案子還是得由我們這幫老伙計來完成了,現在我說說我的想法。

    見趙鐵這么說,張兵這時候笑了笑,然后對趙鐵說道,隊長,你是不是有什么線索了?

    張兵的話說完之后,趙鐵搖了搖頭,然后對我們說道,線索我還沒有,不過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對方襲擊的對象都是穿黑絲襪,黑色衣服的女性,而且地處偏僻,我們其實可以利用這一點,引蛇出洞,要知道,現在是六月,按照對方的一貫手法來看,這個月他要殺六個人。

    趙鐵的話我已經明白是什么意思了,這時候我就皺著眉頭問趙鐵,怎么個引蛇出洞?

    我的話說完之后 說完之后,趙鐵點燃了一根香煙,然后看了看我們,這才對我們說道,我們刑偵大隊就兩位姑娘,一個是李勝男,還有一個就是剛加入的杜瑤,我想讓她們裝扮一下,看能不能將那變態兇手給吸引出來。

    趙鐵的話剛說完,我跟張兵幾乎異口同聲的說不可以,趙鐵這時候抱著手臂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我,然后又看了看張兵說道,張良不同意還在我意料之中,畢竟杜瑤是他的女朋友,但是張兵你激動個啥?你啥時候跟勝男好上了?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會議室的其他人這時候都笑瞇瞇的看著張兵跟李勝男,他們兩人的臉此時都非常的紅,之前我也沒看出他們倆有一腿,直到這時候我才看出來。

    就在大家笑瞇瞇的看著他倆的時候,張兵哭喪著個臉對趙鐵說道,隊長,我跟勝男準備十月份結婚,到時候給你們一個驚喜來著,這件案子太危險了,您就別讓勝男去誘敵了行嗎?

    見張兵這么說,趙鐵皺了皺眉頭,他剛想點頭說什么,李勝男這時候忽然站起來對趙鐵說道,隊長,你別聽張兵的,只要能破掉這件案子,我去做誘餌又有何妨?而且我是一名警察,到時候帶上配槍,即使遇到什么危險,我也應該能夠應付。

    見李勝男這么說,我對這個女人有點敬佩了,不過張兵這時候急了,他焦急的看著李勝男說道,勝男,這樣做太危險了,這一次你一定要聽我的。

    誰知道張兵的話剛說完,李勝男就瞪了他一眼說道,放屁,如果不將這個兇手給抓住,這個月還要有五個無辜的生命被殘害,過了這個月,還有七月,八月,一直到十二月,這得有多少人喪命你知道嗎?張兵,你搞清楚了,我們是警察!

    見李勝男這么說,張兵一下子被堵的啞口無言,就在大家都沉默的時候,趙鐵長出一口氣,然后對張兵說道,張兵,李勝男是你的女朋友,但是她也是跟了我趙鐵好幾年的老部下了,我知道這次的任務很危險,但是我們會全程跟她們在一起,如果有什么危險的話,我們會第一時間救援,這一點請你放心。

    見趙鐵這么說,張兵雖然神情有點落寞,不過最終他還是點了點頭,然后對趙鐵說道,知道了隊長,我尊重李勝男的選擇。

    見張兵這么說,趙鐵點了點頭,接著大家的目光一下子轉移到了我跟杜瑤這邊,這時候我也不知道怎么說,張兵跟李勝男都同意了,要是此時我再堅持不答應的話,確實有點說不過去。

    這時候杜瑤率先開口說話了,她對趙鐵說道,隊長,既然勝男姐都答應了,那我也不會掉鏈子,我也同意,您說一下吧,咱們接下來該怎么做?

    見杜瑤這么說,趙鐵目光轉移到了我的身上,這時候我攤了攤手,然后對趙鐵說道,隊長,我不發表意見了,你就說咱們接下來怎么做吧。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點了點頭,然后對我們說道,既然你們都答應了,那么從今天晚上開始,我們兵分兩路,今天我會將兇手可能出現的幾個地方標注出來,到時候李勝男跟杜瑤負責去引人,我們在暗處密切監視。

    見趙鐵這么說,大家都點了點頭,這時候趙鐵看了我們一眼說道,白天我給你們放假,大家好好的休息一下,今天晚上十一點鐘的時候我們準時行動。

    散會之后,杜瑤看見我悶悶不樂,她就笑著安慰了我一會兒。

    整個白天我們就在辦公室的休息室里休息,晚上的時候,杜瑤跟李勝男都換上了一套黑色的職業套裝,下面穿著黑絲襪,兩個女生本來就很漂亮,穿上職業套裝之后,更加吸引人的眼球了,不過這時候我心情卻不怎么好,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感覺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會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