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30章 因果
    趙鐵的話讓我有點疑惑,這個老和尚我之前并不認識,他要找我聊什么?

    不過想了想,我還是點點頭,然后便帶著道一來到了我的房間。

    進了房間之后,我剛想問道一找我干嘛,這時候道一率先開口,他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輕聲對我說道,施主,剛剛跟你站在一起的那個女子,可否是還陽之人?

    道一的話說完之后,我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沒想到這個老和尚竟然眼睛這么毒,一眼就看穿了杜瑤是還陽之人。

    見我臉色大變,道一大師這時候點點頭,然后對我說道,施主你不用太過緊張,此女生前含冤而死,能夠還陽也是因為她的陽壽未盡,只不過助她還陽的這個人老衲實在是敬佩,還陽乃逆天之舉,而且還要很多苛刻的條件才能施法,施法者犧牲自己的陽壽來幫這個女孩兒還陽,此人心胸之寬廣,非常人所能及。

    道一的話說完之后,我直接就愣住了,大姨原來是犧牲了自己的陽壽換杜瑤還陽的!怪不得大姨之前一直問我,你是不是真的喜歡杜瑤,原來大姨這么做,全是為了我!

    不知道為什么,這一刻,我忽然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我恨不得馬上飛回老家去看看大姨,也不知道大姨現在怎么樣了。

    就在我有點魂不守舍的時候,道一輕咳了一聲,然后對我說道,施主,我們還是說說最近的案子吧,你們的事情,趙鐵已經跟我說了,你昨天沒有被惡魂給殺死,想必你也應該知道兇手是誰了吧?

    道一的話說完之后,我的眉頭一下子就皺了起來,這時候道一繼續對我說道,其實這件案子早在四五天前趙鐵已經跟我說過了,不過當時我也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那些尸體我也看過,他們并不是被鬼物害死,直到早上趙鐵跟我說了夜里你做夢這件事,我也終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說道這里,道一閉眼念了一句佛號,然后才對我說道,人有三魂七魄,七魄是沒有意識的,而三魂卻是有意識的,三魂分別為惡魂,善魂,還有中立魂,善魂跟中立魂不會作惡,而惡魂是集中了一個人身上所有的缺點,杜瑤是含冤而死,所以她的惡魂比起正常人的惡魂還要活躍,如果她不還陽的話,三魂七魄最終都會煙消云散,問題就是出在這里,杜瑤還陽了,惡魂也就是在這時候逃了出來。

    頓了一下,道一繼續說道,因為魂是沒有實質的,所以也沒有攻擊力,杜瑤的惡魂為了報仇,便出現在了她要殺的這些人睡夢中,這也就是為什么之前那些人接二連三的死去,卻一點外傷跟線索都找不到的真正原因!

    道一說的我夜里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不過我還是有點疑惑,這時候我就問道一,大師,那心臟上的小洞是怎么回事?我印象中,杜瑤是用一根很細的金屬絲刺向我的身體,這她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話說完之后,道一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對我說道,施主,其實這些都是幻覺,睡夢中的一切都是幻覺,包括那死前成像,都是你們自己在睡夢中幻想出來的,不過這些都是惡魂在搞鬼,現在想要了解這幾件案子,唯一的辦法就是將惡魂送回杜瑤的體內,要不然杜瑤雖然現在看起來沒事,不過最多兩年,她必然橫死。

    見道一這么說,我有點急了,連忙問那惡魂在哪里?

    我的話說完之后,道一念了聲佛號,然后對我說道,施主,我今天來這里就是為了超度那惡魂而來,一會兒我們出去,我會讓趙鐵他們全部離開,你跟杜瑤留下來,惡魂現在一直在你的腦海里,到時候我來超度就行。

    見道一這么說,我點點頭,然后便跟著道一出去了。

    出去之后,道一便讓趙鐵帶著張兵還有李勝男先離開,他要做一場法事。

    趙鐵雖然疑惑為什么我跟杜瑤搖留在這里,不過他明顯很 明顯很信任這個道一大師,什么也沒說,趙鐵就帶著李勝男跟張兵離開了。

    等他們都走了之后,我就將惡魂這件事告訴了杜瑤,之前一直瞞著她,現在也沒有必要瞞了,聽我說,那些人都是被她的惡魂給殺死的,杜瑤一時半會兒有點接受不了,說到底杜瑤是一個善良的人,雖然回魂夜的時候,杜瑤想要報仇,不過過了這么長時間,杜瑤報仇的念頭幾乎沒有了。

    不想看她傷心,安慰了她一會兒,我就問道一大師什么時候開始。

    這時候道一大師便讓我跟杜瑤面對面盤腿而坐,然后對我還有杜瑤說道,一會兒我會超度那亡魂回到杜瑤的體內,在這期間,你們腦海里會出現幻覺,不過你們不要管那些幻覺,保持靈臺的清明就行。

    見道一大師這么說,我跟杜瑤都點了點頭,接著我們倆人便盤腿而坐,然后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沒多久,我們就聽到了念經的聲音,這聲音不是很大,不過每一個字都清楚的傳到了我們的耳朵里。

    過了幾分鐘這個樣子,念經的聲音越來越大,我的腦海里也出現幻覺了,畫面是杜瑤那天被毆打的畫面,就跟放錄像一樣,從杜瑤被毆打,到最后扒衣服,再到那幾個女生跟男生的嬉笑,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真實的我都想沖上去了,但是道一大師的話我記在了心里,雖然心中悲痛不已,不過我還是咬牙忍住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念經的聲音忽然停止,接著我就聽到道一大師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惡魂杜瑤,還不速速歸位!

    道一的話說完之后,我就感覺頭忽然一下子便疼了起來,一開始還能咬牙忍著,最后實在忍不住了,眼前一黑,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我還在酒店的房間里面,我睡在房間的床上,而道一,還有杜瑤趙鐵他們都守在床邊,見我醒來了,杜瑤連忙坐到我身邊問我怎么樣了。

    撐著床坐了起來,我點點頭說沒事,接著我就問道一,杜瑤怎么樣了,她跑掉的惡魂有沒有回到她的身體里面。

    我的話說完之后,道一點點頭,然后對我說道,不負所托,杜瑤的惡魂已經被老衲送回了體內,現在她跟正常人已經沒有什么區別了,世間因果,有因就有果,此事也是天意,希望你二人以后多行善積德,為天下蒼生造福!

    道一的話說完之后,我跟杜瑤連忙點頭,這時候道一沒有再說什么,跟趙鐵打了一聲招呼便離開了,走到門口的時候,道一忽然轉過頭對我說,你們所有人身上都沾了晦氣,老衲不能再幫你們了,你們自己以后注意。

    說完這些話之后,道一便沒有再說什么,直接就離開了。

    等道一走了之后,我們都有點疑惑,不知道道一說這句話是什么意思,趙鐵這時候長出了一口氣,然后對杜瑤說道,何瑤?原來你就是杜瑤。

    見趙鐵喊杜瑤的真名,我本來放松下來的神經一下子緊張了起來,畢竟這幾條命案都是被杜瑤的惡魂給害死的,難道趙鐵要將杜瑤繩之以法?

    想到這里,我就將杜瑤擋在了身后,一臉警惕的看著趙鐵,趙鐵這時候笑了笑,然后給了我一巴掌說道,你小子,老子要抓她,還會等到現在?

    見趙鐵這么說,我有點疑惑,這時候趙鐵笑了笑,然后對我跟杜瑤說道,事情搞清楚,我這心也放下來了,杜瑤我是不會抓的,警方辦案也要有證據,難道我會說,兇手其實是杜瑤身上的一個惡魂?

    趙鐵的話說完之后,張兵跟李勝男他們都笑了,我跟杜瑤這時候也長出了一口氣。

    笑了一會兒,趙鐵嘆了口氣對我們說道,道一剛剛走的時候說我們身上都沾了晦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跟法醫樓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