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29章 道一
    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沒變化容貌之前的杜瑤!

    她面無表情的站在那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我,這時候我想說話,但是喉嚨就跟被堵住了一般,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此時根本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的驚訝,我怎么都不會想到,這個黑衣人竟然是杜瑤,難不成之前殺了那么多人的人真的是杜瑤?

    不過想想我覺得不可能,因為杜瑤一直跟我們在一起,她根本沒有時間去殺人!

    就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杜瑤忽然開口說話了,她盯著我緩緩的說道,六六,我本不想殺你,你為什么要參與進來?

    此時我想說話,但是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干瞪眼看著一襲黑衣的杜瑤,杜瑤見我不說話,她臉色冰冷的一邊向我這邊走來,一邊對我說道,你們都欠我的,所以你們一個都別想活著,都下來陪我吧!

    說話間我就看見杜瑤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接著我就看見她手里拿著一根金屬線,那金屬線異常的鋒利,直接刺穿了我身上的衣服……

    也就在這一瞬間,我腦海里浮現出乾坤借法里面的四段經文,嘴里也隨之將那四段經文默念了出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就感覺眼前一亮,接著我便直接從沙發上坐了起來。

    此時我身上的衣服都已經濕透了,臉上也布滿了汗水,我知道剛剛是一個夢,但是這個夢實在太真實了,雖然衣服跟身上的防彈衣看起來還是完好無損,但是我感覺自己的胸口這時候火辣辣的疼,仿佛剛剛真的被什么東西刺了一下一般。

    夢有可能是幻覺,但是疼痛肯定不會是幻覺,這時候我的冷汗一下子流出來了,難道說之前的幾個人都是跟我一樣,在睡夢中做了同樣的夢,在夢中被夢中的這個杜瑤直接給殺死了?

    想到這里,我有點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我的猜測是不是真的,就在這時候,酒店房間的門一下子被人從外面打開了,趙鐵,杜瑤他們都從外面沖了進來。

    他們進來之后,看見我安然無恙,幾個人這才長出了一口氣,這時候杜瑤走到我身邊拉著我的手說道,六六,你怎么了,身上出了這么多的汗,嚇死我了。

    我知道眼前的杜瑤并不是夢中的那個杜瑤,所以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苦笑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說道,沒事,只是做了一個噩夢而已。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神情凝重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對我說道,六六,你剛剛到底做的什么夢?你醒過來之前都干了一些什么你知道嗎?

    見趙鐵這么說,我有點疑惑的對趙鐵說道,我之前干了什么?我到底干了什么?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的話說完之后,張兵嘆了一口氣,然后對我說道,六六,你看看你身上有什么變化?

    見張兵這么說,我連忙低頭看了一眼我身上,這時候我就大吃了一驚,之前一直在想著夢中的事情,并沒有注意到我身上穿的牛仔褲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脫了,現在我只穿著一個褲衩子坐在那里。

    這時候我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我知道這跟我裸睡的習慣沒有關系,只要我穿了牛仔褲,就算睡著了自己脫衣服的時候我也會有察覺的,除非穿的是那種很容易脫的褲子。

    如今牛仔褲竟然被脫掉扔在了一邊,這讓我不由的有點后怕,要不是我醒來了,會不會我也會跟前面死去的那幾個人一樣,將褲衩套在頭上?

    見我在那里發愣,趙鐵這時候就對我們說道,你睡著之后,我們并不敢睡,大家輪流守在監控那里關注你的情況,你睡下沒多久,忽然睜開了眼睛,然后便將 后便將身上的牛仔褲給脫了,不過就在你準備脫褲衩的時候,你忽然就停住了,接著我們就看見你直挺挺的倒在了沙發上,我們也就在這時候趕了過來。

    見趙鐵這么說,我已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來之前死去的那些人都是在睡夢中死去的,而我今天也是在睡夢中脫掉了自己的褲子,要不是乾坤借法里面的那些口訣,可能我也會跟那些死去的人一樣,將內褲套在了頭上,睡夢中的杜瑤就會用一根金屬絲在我的胸口開一個口子,到時候我也會跟龐龍他們一樣,就這么無聲無息的死了。

    就在我想著這些的時候,趙鐵就問我到底做了什么夢,這時候我也沒有隱瞞,將夢中的內容跟趙鐵他們說了,當然了,那個黑衣人我并沒說是杜瑤,我跟趙鐵他們說,我也看不到對方長什么樣子。

    我這么做,其實也是為了讓陪伴在我身邊的杜瑤不要瞎想,她現在已經還陽,我不想讓她再為之前的事情煩心。

    我的話說完之后,趙鐵他們沉默了一會兒,良久之后,趙鐵長出了一口氣,然后笑了笑說道,不過總的來說,我們現在終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那幾個死去的人跟你的情況都是一樣的,但是他們沒有什么經文護體,所以結果就是他們死了,你卻活了下來。

    趙鐵的一番話說完之后,我也跟著點了點頭,趙鐵說的跟我想的一模一樣。

    頓了一下,趙鐵看了看時間,然后對我說道,時間不早了,我們也各自找地方先睡吧,六六有經文護體,看來對方也傷害不了他,大家都別擔心,我已經有解決的辦法了,等明天天亮,我再來告訴你們。

    見趙鐵說有解決的辦法了,我們都挺好奇的,但是趙鐵不愿意提前告訴我們,我們也不好說什么,大家各自打了一聲招呼,然后便找了一個房間睡覺去了。

    我跟杜瑤自然是在一間房間,進入房間之后,我便迫不及待的將衣服給脫掉了,接著我就對著鏡子照了照。

    這時候我就看見我的胸口處有一個粉紅色的印記,大小也就米粒那么一點點大,要不是仔細看的話,很難發現,而這個印記的位置,剛好就在心臟部位。

    杜瑤一開始還不知道我在干嘛,后來聽我說了一遍之后,杜瑤也是大吃一驚,她仔細的看了看我胸口的那個印記,確定沒有問題了之后,這才長出了一口氣。

    看到杜瑤為我擔心受怕,我有點于心不忍,這時候我就安慰杜瑤,我不會有事的,乾坤借法里面的經文應該能辟邪,今天就是那經文救了我,而且趙鐵已經說了,明天他會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我們好好的睡一覺,等明天起來之后,看趙鐵說的是什么辦法。

    見我這么說,杜瑤乖巧的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

    可能是真的困了,在床上睡下之后,杜瑤沒有多久就睡著了,而我卻一直清醒著,腦海里想的都是這件事情,我不知道這夢中的杜瑤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夢中的杜瑤在報仇,我大姨現在不在,要是我大姨在的話,問問我大姨,她見多識廣,說不定她能知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著這些,一直到了后半夜我才沉沉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等我們醒來之后,我們就看見客廳里坐著兩個人,一個是趙鐵,另一個人是一個和尚,這個和尚歲數不小了,眉毛跟胡須都白了,乍一看有點像白娘子傳奇上面的法海。

    見我們都醒過來了,趙鐵就跟我們介紹道,這是黃龍寺住持道一。

    說道這里,趙鐵看了我一眼,然后對我說道,六六,你跟道一大師去一下房間,他有幾個問題想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