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22章 電梯驚魂
    讓我跟杜瑤都有點意外的是,這個戴眼鏡的法醫唐醫生走到劉美美尸體旁邊的時候先掰開了她的兩條腿,接著戴著手套的手指直接就捅了進去。

    我跟杜瑤到底是沒經歷過人事的菜鳥,見到這一幕,我跟杜瑤臉直接轉到了一邊,這時候我還在想,媽的,這是醫生還是變態?有這樣尸檢的嗎?

    站在我們身邊的趙鐵看到我跟杜瑤都將頭轉到了一邊,趙鐵冷笑了一下對我們說道,兩個笨蛋,這是為了檢查這個女生死前有沒有受到侵害,看你們那熊樣,真不知道老陳是哪根筋搭錯了,派你們兩個笨蛋來我們刑偵大隊。

    這趙鐵也確實夠囂張的,連自己的局長都敢說壞話。

    就在這時候,那個唐醫生的聲音在我們的耳邊響起:死者死亡時間應該是早上九點到九點半之間,尸體身上沒有任何傷痕,死前沒有受到任何侵害,初步斷定,應該是猝死。

    唐醫生的話說完之后,我跟杜瑤都轉過頭來,此時唐醫生已經站起來了,而劉美美的下身也被她用劉美美的外套給蓋上了。

    見唐醫生這么說,趙鐵搓了搓手,然后苦笑著對唐醫生說道,是這樣的唐醫生,這是半個月之內第四起命案了,她們怎么可能猝死呢?就算是猝死,難不成她們死了之后,自己把自己的內褲扒了套在頭上?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吧,是不是你檢查錯了?

    趙鐵的話剛說完,那個唐醫生直接轉過了身來,她看著趙鐵一言不發,就那樣死死的看著趙鐵,不知道為什么,對方雖然沒有看我,但是我感覺周圍的空氣似乎一下子變冷了不少。

    見對方看著自己,趙鐵這時候干笑了兩聲,然后攤了攤手說道,不過唐醫生又怎么可能檢查錯呢?看來這里面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玄機,我們還是自己來查吧,呵……呵呵。

    見趙鐵這么說,唐醫生這才轉過身開始收拾她的醫療箱,收拾完之后,唐醫生沒有轉身,她看著眼前死不瞑目的劉美美,然后對趙鐵說道,之前的三具尸體尸檢報告已經出來了,她們的身上雖然都沒有傷痕,不過她們的心臟部位都有一個米粒大小的孔洞,這是我今天早上看照片的時候發現的,如果沒有什么意外的話,這個女死者應該跟前面的三個女死者一樣。

    頓了一下,唐醫生繼續說道,你派人將這女死者送到我工作的地方,我要解剖一下,你順便派人跟我去拿照片。

    見唐醫生這么說,趙鐵連忙點頭說好,接著他便指了指我跟杜瑤,還有張兵跟陳勝男,然后對我們說道,張兵跟陳勝男你們負責把尸體送到唐醫生那里,你們倆個跟唐醫生走一趟,去把照片拿回來。

    見趙鐵讓我跟杜瑤去拿照片,我跟杜瑤也沒有說什么,此時唐醫生轉身一句話都沒說,直接向房間外面走去,我跟杜瑤也沒有閑著,連忙跟了上去。

    跟著那唐醫生離開酒店之后,對方上了一輛白色尼桑轎車,我跟杜瑤連忙也坐了上去,期間這個唐醫生一句話都沒說,人家都沒說話,我跟杜瑤這時候自然也都沒有說什么,車子發動了之后,唐醫生便載著我們離開了酒店。

    在一個四岔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候,唐醫生從后視鏡看了我們一眼,然后才淡淡的說道,你們是輔警?怎么會參與到這件案子中的?

    見對方問起,這時候我笑了笑,然后對唐醫生說道,是陳局長讓我們來參與到偵辦這件案子中的,今天早上我們才剛剛加入。

    見我這么說,唐醫生沒有再看我們,她什么也沒說,等綠燈亮了之后,唐醫生一踩油門,汽車繼續向前面開去。

     p; 開了大約半個小時之后,我們便在一座大樓前面停了下來,這里是什么地方,我跟杜瑤都不知道,不過這里的安保卻很正規,在門口的時候,我甚至還看到有拿槍的人在站崗。

    進去之前,唐醫生還要在門衛處刷卡,我跟杜瑤的工作證也都被對方要去暫扣下來了。

    進去之后,我忍不住問唐醫生,這里是什么地方啊,為什么還要扣押我們的證件。

    唐醫生這時候已經開著車子來到了停車場,她一邊找停車位一邊淡淡的對我說道,這里是尸檢中心,國家今年剛成立的部門,我們江東省只有黃龍這一家尸檢中心,我們正常叫這里法醫樓。

    見對方這么說,我跟杜瑤都點了點頭,車停好之后,我們三個人便一起下了車。

    現在是六月天,大中午的,我跟杜瑤都沒吃午飯呢,被太陽那么一曬,很快我跟杜瑤的汗水便流了下來,不過跟著唐醫生走進法醫樓之后,我們瞬間就感到氣溫的變化,猶如從一個火爐里面一下子掉到了冰窟里面一般。

    走了沒幾步,杜瑤就打了個噴嚏,然后小聲的說道,這里空調不要錢嗎?打這么低。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在前面帶路的唐醫生這時候頭也不回的說道,這里從來不打空調,你們感覺到溫度變了,是因為這里陰氣太重,每天送到這里來尸檢的尸體不計其數,而且能送來尸檢的,基本山都是含冤而死,所以這里的陰氣甚至比殯儀館的陰氣還要重。

    唐醫生的話說完之后,我不由的打了一個哆嗦,現在我是沒有天眼石了,不能看見鬼魂,這里陰氣這么重,肯定有孤魂野鬼飄蕩,沒有天眼石也好,眼不見心不煩,要不然自己給自己添堵,那就有的受了。

    跟著唐醫生走進電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那么巧,唐醫生辦公的樓層也在十八層,之前我就一直感覺這個唐醫生怪怪的,現在看到她直接按了十八層,我的眉頭再一次皺了起來,不過她對我們說話還算客氣,這時候我好心的問道,唐醫生,你工作的地方是在十八層嗎?為什么選這一層呢?

    電梯的燈光非常的暗,而且不知道是哪個逗比安裝的照明設備,燈光的顏色竟然還是慘綠色的,此時我們就跟在恐怖片的場景中一樣。

    我的話說完之后,唐醫生沒有轉頭,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我說道,怎么,你還懂風水?

    唐醫生的話說完之后,我笑了笑,然后對唐醫生說道,談不上懂,我大姨懂這個,之前她跟我說過,十八層是樓層當中最不吉利的一層,今天劉美美住的那一層樓就是十八層,而你的辦公室也在十八層,所以我感覺有點太巧合了。

    我的話剛說完,唐醫生毫無征兆的轉過身來,本來電梯的空間就不大,她忽然轉身,我們兩的臉估計也就只有十公分的距離,這時候我就看到唐醫生面無表情的對我說道,作為一名警察,以后不要說這些無稽之談,我們講求的是證據,而不是邪門歪道。

    唐醫生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寒毛都豎起來了,倒不是她的話語有多么嚇人,而是在這詭異的氣氛里,我的神經一直都緊繃著,對方忽然轉身,跟我離的那么近,我甚至能聞到一股濃烈的消毒水味道。

    這時候杜瑤一把將我拉到她那邊,然后笑了笑說道,知道了唐醫生,我們剛進警隊不久,難免會說錯話,您也別跟他一般見識。

    見杜瑤這么說,唐醫生沒有再說什么,這時候十八層已經到了,本來剛松一口氣的我看了一眼電梯樓層指示燈,接著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圓,頭皮也一陣發麻,因為電梯到了十八層并沒有停,竟然還在往上面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