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回魂夜 > 第10章 來了
    杜瑤的話說完之后,我也一下子從沙發上站起來,接著我就緊張的四處看了看,然后對杜瑤說道,哪呢哪呢?

    杜瑤此時眉頭緊皺,他看著門口位置,然后對我說道,就在樓下面呢,我們別出聲,你先將我收回天眼石吧,防止對方察覺到我的氣息,我跟他一樣是鬼,要是他上來了,肯定會察覺到我的。

    見杜瑤這么說,我點了點頭,然后便將杜瑤收回到了天眼石里面,接著我便走到門后面,小心翼翼的通過貓眼看著外面的情況。

    十來分鐘過去了,我的眼睛都看酸了,但是我依舊沒有看到李剛上來,我帶著天眼石是能看見鬼魂的,這時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杜瑤感應錯了。

    就在這時候,我聽到樓道里傳來了腳步聲,貼著門可以聽到那腳步聲非常的沉重,也非常的緩慢,這時候我心里就咯噔了一下,知道肯定是李剛來了。

    果然,沒過兩分鐘,我就看見一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人出現在了我的視線中,他轉過頭來看了我這邊一眼,嚇的我差點沒有叫出聲來。

    來人并不是李剛,不過被李剛上身了,我清楚的看到這個中年人的身后緊緊的貼著一個人,這個人臉色慘白,嘴唇烏紫,不是李剛又他么是誰?

    好在對方只是看了我這邊一眼,接著便轉過身去,緩緩的走到我自己的房子門口。這時候我就注意到,那個中年人的雙腳的后腳跟墊在了李剛的腳面上,李剛雙手抓著那中年人的雙手,控制他在行動,這詭異的一幕看的我頭皮發麻,恐怖的氣氛不比電影要來的差。

    就在我一只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那貓眼的時候,突然有人猛的拍了我一下,本來精神就高度緊張的我,突然被人這么一拍,我直接就叫出了聲來,這時候我就轉過身去,老王這老東西不知道什么時候醒了,他也被我的反應嚇了一跳,說六啊,你干啥呢,你想嚇死我這把老骨頭啊!

    這時候我心里一萬個草泥馬飄過,媽的,這老王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在這關鍵時候他怎么就醒來了,醒來也就算了,你他么拍我干嘛?

    就在我氣的有點無語的時候,老王家的門鈴忽然響了,這時候老王一邊叫著誰啊,一邊準備去開門,在經過我身邊的時候,我一把拉住老王,然后小聲的對他說道,別開門!我先去看看是誰!

    說完之后,我便小心翼翼的湊到貓眼位置看了看,這時候老王還在那喋喋不休,說什么,六啊,你是不是又去嫖了,你可不能害我的什么云云。

    不過這時候我哪里還有心情去聽他念叨?此時我的心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因為我從貓眼里清楚的看見,那個面無表情的中年人正站在老王的房門口呢,透過貓眼,對方似乎也在看我。

    倒吸一口涼氣,我就將腦袋給縮了回來,這時候我就拉著老王往后面退。

    老王不知所以,還在那咋呼著咋了咋了,我四處看了看,抓起一個煙灰缸就想將老王給敲暈了,敲暈他肯定比一會兒嚇著他要好,這老王膽子小,看到貢接給嚇死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老王看我拿著煙灰缸向他走去,他以為我要辦了他呢,這一來老王也傻眼了,他直接撲通一聲給我跪下了,嘴里一個勁的跟我說,六啊,我們鄰居這么多年,你可不能對我下毒手啊,我一個單身漢已經很可憐了,你就可憐可憐我,別殺我滅口了好不好。

    看到老王這個樣子,我是又氣又急,索性直接將煙灰缸放了下來,然后把杜瑤放出來對老王說道,媽的,你好好睡覺不就沒那么多事了么,既然你不想睡,那就在這看著,一會兒看到鬼別嚇尿了就是。
    誰知道我話沒說完,老王就直接暈過去了,這時候我才想到,杜瑤是憑空出現的,老王本來膽子就小,看到這一幕,暈過去了也算正常,不過這樣也好,省的我再為他操心。

    門鈴這時候已經不響了,不過我還是坐立不安,因為我知道門肯定是擋不住鬼的,誰知道那李剛是不是已經進來了?

    放出杜瑤之后,我就問杜瑤,李剛是不是進來了,杜瑤看著門口方向,然后搖搖頭說道,你大姨開門了,李剛已經去了你自己的屋子!

    見杜瑤這么說,我一下子就急了,這時候我就要開門回去,不過杜瑤這時候拉著我說道,你先別急,你大姨似乎在跟李剛談判,先等等再說!

    見杜瑤這么說,我只得停下腳步,因為我不是鬼,我感應不到外面的情況,所以我在房間里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般,來來回回的在那走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杜瑤忽然沉聲對我說道,不好,你大姨跟李剛打起來了,我們快去幫忙!

    杜瑤的話剛說完,我直接一個箭步跑到老王家的門口,拉開門我就開始拍我自己的房門讓我大姨開門,杜瑤這時候就對我說,我先進去給你開門,你不要急!

    說完之后,杜瑤便直接穿過房門走了進去,沒多久杜瑤就幫我把門給打開了。

    門被打開之后,我便迫不及待的沖了進去,等我走進去之后,我就看見我家里的墻壁上被貼上了不少黃色的符紙,客廳的正中央也擺著一個神臺,這個神臺跟大姨給我布置的那種神臺不一樣,這神臺有點像林正英叔叔經常玩的那種。

    此時我大姨正跟那中年人打斗在一起,大姨今天穿的是跳大神專衣,看到我跟杜瑤沖進來了,大姨一邊在那根李剛打斗,一邊罵道,媽的,六六你個混蛋怎么回來了?

    這時候我就對大姨說,大姨,我不會讓你一個冒險的,我要跟你并肩作戰!

    說完之后,我便直接向那中年男子撲了過去,誰知道在距離對方還有一米多遠的時候,對方忽然轉身,然后一腳就踹在了我的肚子上。

    這一腳力量奇大,直接將我給踹的倒飛了出去,摔到地上之后,我便疼的在地上一個勁的翻滾,肚子里翻江倒海,那種感覺很難受,杜瑤這時候就走到我身邊蹲下來,然后一臉焦急的問我怎么樣了,雖然我疼的爬不起來,不過我還是指著大姨她們那邊對杜瑤說道,杜瑤,快!快去幫我大姨!

    見我還能流利的說話,杜瑤也知道我應該沒事,她點了點頭,然后就跑過去幫我大姨一起對付李剛控制的那個中年人。

    這個中年人就跟吃藥了一般,力量大的有點嚇人,我大姨加上杜瑤兩個人合力都好像不是他的對手,這時候我也緩和了不少,捂著肚子爬起來,我就看見桌上有一把切菜的刀,這時候我心一橫,他媽的,老子也豁出去了!

    跑到桌前拿起那把菜刀,我就咬牙跑到那中年男子身后,這時候我大姨跟杜瑤都被那中年男子打傷了,兩人都捂著心口倒在地上,就在我拿刀沖到那個中年男子身邊的時候,那個男子忽然轉過頭,不過這次他沒有踹我,而是詭異的看著我,然后冷笑著說道,你這垃圾,難道想用刀砍我嗎?來,朝我腦袋上砍!

    說完之后,那中年男子還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此時我腦袋一片空白,想著不管怎么都是死,還不如直接跟對方拼了,大吼一聲,我拿著手里的菜刀瘋狂的向那中年男子砍了過去,對方這時候也沒躲,任憑我的菜刀一刀刀砍在了他的腦袋上,還有臉上,沒多久對方的腦袋就變成了血肉模糊的一片,我臉上也被濺了一臉的鮮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