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017章 百態遍覽
  尋思了一下獨自出門找隊借的金不換,再想想斗篷人的所言,張勁篤定斗篷人自己也做不到待新人如手足,心中就有數知道點了什么。

  略一挑眉,張勁一拱手:“朋友說的是,我一個人那當然是獨木難支,既然朋友這么說,那肯定是義薄云天的大好人了,不知這位朋友愿意一同帶刷小寒山秘境嗎?什么報酬都沒有的哦!”

  斗篷人冷笑一聲:“哼!”

  他就直線走酒肆出去了。

  張勁一聳肩,看看第五燕秋和弦燁。

  兩人都詫異的看著張勁。

  “怎么了?”張勁問。

  第五燕秋看向弦燁。

  弦燁看看第五燕秋,再看看張勁,再看看第五燕秋。

  一抬頭,弦燁皺眉:“他說的和他做的南轅北轍。我反正是不信。堂兄,你樂意帶刷幾回就刷幾回,我們……”

  “對,我們感激的。”第五燕秋道:“不會因為他說的話恩將仇報!”

  張勁眨眨眼:“好啊,那就帶一回!”

  “別啊!”

  第五燕秋、弦燁同時叫道:“說好的帶刷夠!”

  張勁一聳肩:“說笑的,走吧。”

  100副金瘡藥所需的藥材,張勁說是帶兩人刷小寒山秘境,其實就是一個人包圓了。

  100副藥材刷了8個小時才刷齊。

  刷的張勁眼睛發直。

  “我自己采集要一個星期呢。”弦燁翻看著包裹,清點著藥材數量,神色復雜看看第五燕秋:“這太勞煩堂兄了。”

  “沒事啊,他是大表哥啊。”第五燕秋不以為然:“表率!”

  張勁扁扁嘴,道:“噯,我可沒想要做這個表率哦。”

  “你可是做兄長的耶!”第五燕秋不樂意道:“要以身作則!你看,你做好了表率,幫助了我們,把這種精神傳遞給了我們,我們習以為常,就自然往弟弟妹妹去傳遞,弟弟妹妹會向子女傳遞……”

  張勁啞然:“信息量好大,頭好暈。”

  第五燕秋還沒反應過來,弦燁老臉一紅,匆忙一拱手:“多謝堂兄幫助我,我一定以堂兄為榜樣,樂于助人,傳播善行的,我們還有點事,先走一步了。堂兄再見。”

  “哎,你干嘛呀?”第五燕秋沒反應過來,還疑問了一句。

  但她一看弦燁躲躲閃閃的表情,神色一怔鬧了個大紅臉,跑的比弦燁還快:“大表哥,我們確實有急事,下回再見!大表哥再見!”???.

  喔唷!

  這樣撒狗糧真的好嗎。

  張勁撓撓下巴,揉揉臉上的肉,略一皺眉。

  歷史在游戲走向方面已經大面積改的面目全非,但現實走向似乎沒什么變化。

  張濤經年背著畫架到處作畫。

  張母一心撲在工作上,事務繁忙。

  偶爾過問下張勁和假女友傅芊芊的進度。

  只要張勁不打亂現實進度,現實就不會改動。

  陳秀文和慕雪跳開。現在張勁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打游戲一直打到水藍星并入諸天萬界。

  “。。。。。”打游戲打到水藍星并入諸天萬界,得打9年,張勁心里有點慫。

  游戲沒什么好打的。

  得找點別的事情做做。

  張勁尋思了一會,忽然打了個響指:“有了!PV交友!網游最大的魅力所在就是互動!”

  “走著!”張勁離開了小寒山秘境,到達小寒山秘境入口門口,打算經山路走回界光城。

  一出秘境光門,十幾個隊伍團在一起,擠滿了小寒山秘境外的山道。

  左右看看,張勁徑直走過。

  輕功飛掠破空往來的聲音絡繹不絕,馬蹄聲也疾,人潮往來之間張勁走出了小寒山秘境山道。

  走了一半,迎面經過很多人,有輕功飛掠而過的,有策馬并進路過的,有三五成群跑過的。

  有男有女,有說笑的有沉默,有滿懷希望的也有面色陰沉的,有無邪爛漫的,也有拌嘴互罵的。

  人潮逆行,百態盡閱。

  不知不覺中,張勁已經走到界光城往小寒山秘境的石橋旁。

  迎面又是一支隊伍行來。

  三十多人。

  帶隊的一邊前進一邊吆喝:“擴列交友,無償免費帶刷小寒山秘境,40人團隊,還有8個坑,歡迎各路萌新大佬小姐姐進團!不要求查看資質,有緣就是朋友!”

  張勁瞥了隊伍一眼,徑直走過。

  “噯!不是還有坑嗎!”經過隊伍末端,最后一人,一道女聲叫住了張勁:“你來呀,團長人很好的。”

  張勁眉頭一皺,回身道:“會給你添麻煩的。”

  隊伍末端的是一個身著新手蓑衣的女玩家,背上一把短劍,盡管裝備沒看頭,但她整個人洋溢著一種仿佛初升明日的氣息,朝氣蓬勃。

  “怎么會呢?”女玩家一拍腰間的口袋,一枚溜溜球跳了出來,她得意的笑道:“我自己做的,怎么樣,這資質不錯吧?”

  張勁心中一過,身上并沒有和資質有關的物品,長劍一拔一掖,手捏劍指:“你看我這省錢資質如何?”

  “還有這操作?兄弟人才!”女玩家前邊,背著一把裁決之杖的男玩家詫異回頭:“我這把裁決,用了800塊精鐵,臂力不夠又練了十天,攻擊速度不夠根本都打不到人!兄弟好資質啊!”

  說完,男玩家把裁決塞進包包,右手一捏劍指,左手一掏腰間,一枚銀錠飛向張勁:“這個資質我要了!”

  比著劍指,男玩家換了一把短劍一掖,就面目嚴肅的施展身法離開了隊伍末端。

  張勁啞然看看接住的銀錠,隨手一遞:“這事你也有份,找我3兩銀子。”

  “沒錢!”女玩家推手阻住銀錠:“還有,丑拒!”

  “告辭!”張勁收了銀錠入包包,轉身就走。

  “你別走啊!”女玩家叫道:“你不去小寒山秘境嗎!”

  瞇眼尋思了5秒,張勁還是回頭了:“你沒有朋友嗎?”

  “我只是一個又沒錢,又沒什么時間的咸魚啦!”女玩家玩了會溜溜球就收起來,說:“有得白給的秘境干嘛不去。”

  筑基三重混在萌新蹭本團里蹭本,說出去你敢信?張勁無語了好一會,道:“其實,我是一個礦工,來小寒山挖礦沒帶工具回去買的。”

  “給!”女玩家一把礦鏟一遞:“雖然咸魚,工具我還是有的!我叫和飛燕,你呢?”

  “啊你好。我是弦煜。”張勁笑著拱手:“初次見面,余生請多指教。”

  和飛燕驚奇道:“咸魚?”

  “不不不,是弦煜,不是咸魚。”張勁擺手。

  “有什么區別嗎?”和飛燕。

  “有啊,弦煜是弦煜,弦煜的弦,弦煜的煜,而咸魚是咸魚,咸魚的咸,咸魚的魚。”張勁一本正經。

  “哇!你鄙視我!”和飛燕生氣一跺腳:“不跟你說了,我去叫我大姐來錘你!”

  “你還有大姐啊?”張勁笑問。

  “當然啊,否則我一個超級大萌新,怎么蹭得到本?”和飛燕停住腳步。

  “哇,我以為是親姐妹。”張勁有一句沒一句的同她話起了家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