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009章 有這說法?
  發現張勁境界達到筑基,全場士氣大振。

  在場的玩家各個磨拳擦踵,取了最好的裝備穿上,平時舍不得用的增幅丹藥也都拿出來售賣交換,看樣子是打算大戰一場。

  張勁心中苦笑,就他這脾氣,這境界看來以后都藏不住只能沒事開一開了。

  思忖間,玄鐵長劍被遞到面前。

  張勁一瞥眼,見是嵐語蝶,一扣玄鐵長劍收回包裹,笑道:“如何,威力不俗吧?”

  “哪有!”嵐語蝶一頭霧水郁悶兼委屈:“根本沒那么大威力嘛,你一定是有絕招!”

  “耶?”張勁蓄意裝不懂:“我沒有絕招呀!”

  “不說算了。”嵐語蝶氣炸,轉身就走:“絕招不要了!”

  張勁聳肩,走向慕容宿,玄鐵長劍一遞。

  “送出手的東西。”慕容宿懶懶:“再珍貴都不能收回,東西你拿好。”

  轟!

  張勁大腦一片空白。

  想起了最初開局的時候,他收回弦無雙技能的一幕,難道做錯了?

  一時之間,張勁大腦一陣混亂,被廢除了行動能力。

  混亂中他想起最初開局時慕雪的話,如同抓住救命稻草。

  張勁定了定神,看向慕容宿:“那我現在把它還給你,你要是不要呢?”

  慕容宿糾結了一下,一挑眉抬眼:“想搞我心態,弦煜兄弟,你還差得遠呢!這把劍既然送出手,哪怕天下只此一把,我都不會再收回。這是牌面。”

  轟!

  張勁啞然,道:“不愧是宗主,就是比我有牌面!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慚愧慚愧!”

  “哈哈!”慕容宿笑笑,話題一變:“你剛才那一劍,是絕招吧?劈風刀一把,換你絕招,換不換?”

  “啊?”張勁裝傻起來,一臉無辜:“什么絕招?就是全力一劍過去。”

  慕容宿表情怪怪的看了張勁一會,道:“行吧,換我有絕招也打死不說。”

  張勁眉開眼笑,笑道:“就是全力一劍。”

  看到張勁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笑容,慕容宿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沒好氣道:“行吧。既然弦煜兄弟不肯,就不勉強了。走去切磋一會?”

  張勁應了一聲,取了把商店的精鐵劍就走入場中。

  慕容宿見狀,同取精鐵長劍。

  兩人各自擺好架勢,對峙一會,就你來我往拆起招來。

  反正乒乓好一陣拆解招式,打了半天打了個平分秋色,勢均力敵。

  忽然慕容宿一次后跳,無奈道:“弦煜兄弟,你這就沒意思了,無論什么樣的對手,留手是最大的羞辱,出全力唄?”

  “還有這說法?”張勁眨眨眼:“真的假的,你是不是在騙我!”

  慕容宿臉色一黑,復又笑了起來:“獅子搏兔尚且全力,人也一樣。”

  張勁哦然,再度擺出架勢:“那再來吧。”

  劍身一搭,張勁手腕一轉,劍身下壓后,精鐵劍陡然滑向慕容宿。

  慕容宿一臉懵逼中,精鐵劍擱在了他的脖子邊。

  吞了口唾沫,慕容宿一咬牙:“再來!”

  “噹!”張勁一劍點在慕容宿出劍著力點最難的位置上,當場一把精鐵長劍飛了出去!

  慕容宿懵逼之余,尷尬到炸裂,咬牙道:“再來!”

  慕容宿一劍直奔張勁面門而來,張勁身形一仰,和劍面持平,伸手一撥長劍劍面,將之曲折達到韌性極限陡然松手,劍面含著一股勁力后彈,慕容宿拿劍不穩,中了后續勁力長劍脫手而出,隱含的勁力更將他推出去三尺!

  慕容宿瞪著眼,看看右手,張張嘴又閉上,道:“我要裂開啊,再來!”

  屢敗屢戰,屢戰屢敗,戰戰敗敗,再敗再戰,三十敗后,慕容宿一個字都說不出來,顫抖著身體雙拳一抱,轉身就走,沮喪無比。

  “閣下好身手。”一道聲音含著薄怒傳來。

  張勁循聲看去。

  一個筑基三重的壯漢單手扛著一把重劍在肩,遠遠的冷視自己,腰間還別著一把長刀。

  “可如此這般,和練氣境的切磋,有失風范,我夏一陽不敢茍同。”壯漢面露輕蔑之色。

  張勁:“……”

  不是“獅子搏兔尚且需要全力”嗎!

  怎么就又“有失風范”了?

  張勁有點迷糊,定了定神接口道:“你想說什么?”

  “哼!敢不敢跟我打一場?”夏一陽冷笑:“穩贏的切磋,有什么好打的?”

  張勁一臉無辜兼無語:“我怎么了?”

  “哼哼,現在才知道裝聾作啞嗎,晚了!你不打也得打!”夏一陽邁出一步,行進間長刀一拔速度陡然加快,狂奔沖向張勁:“虐菜算什么本事!”

  接近到張勁尚且距離四米的時候,重劍尚未出手,一股勁力就破空而至!

  !

  張勁瞳孔一縮,同境相斗,再也顧不得留力,開境界的同時全屬性堆積到臂力之上,踏前一步同時甩臂向上,身形一埋,肩膀撞了上去!

  “磅!”

  一聲炸響。

  張勁打著螺旋沖天倒栽出去。

  夏一陽更慘,如同一顆炮彈一般沖云直上!

  兩人近乎同時半空反應。

  張勁周身勁力一整,半空擰身,身形倒了個個翻轉,腳尖一探落在地上,四平八穩一個馬步,犁了五尺遠,地面兩條塵線。

  夏一陽就只來得及做了個受身動作,后背落地,被巨大的力道拖拽著犁了老遠,周身勁力一整,背部發力彈跳,半空擰身,大馬金刀的虛坐地上!

  這種隔著很遠就提前發動勁力的技巧在后期幾乎用不上。

  但在筑基三重這個水準,這種隔空發勁的技巧就實用性很強。

  一不小心就打穿護體氣勁直擊內臟,不死也重傷,這個階段十分厲害。

  “可以,很強。”夏一陽滿是驚奇的看著張勁:“雖然品性惡劣,倒是有一手!”

  不是“獅子搏兔尚且拼盡全力”嗎,怎么就成了“品性惡劣”?

  張勁一臉無辜:“我都沒同意要打。”

  “有些牛皮菜不需要你同意不同意,就打!”夏一陽一瞪眼:“廢話少說,既然你也懂暗勁,就好辦多了!等會劇情一開,咱們倆把那個牛皮菜往死里打!有沒有問題!”

  張勁看著他,一言不發,忽然腳尖一旋腳跟一踩。

  張勁背后的地面頓時凹陷下去一大片。

  “只怪老夫沒文化。”夏一陽吃了一驚,頓時抱拳道:“一句臥槽走天下!高手!防御交給我,你只管輸出!”

  “哪里,各展所長啊。”張勁興趣缺缺:“有機會一招重創,是誰都可以!隨機應變嗎!”

  “高手說的是!我不如也!”夏一陽慌忙贊同并且求知若渴道:“高手,不知這剛柔并濟的勁力,要怎么樣才能練成,高手您點點唄,您缺啥,上刀山下火海,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張勁啞然,張張嘴,又啞然。

  他本想用《讀書寫字》把這部分心得抄寫出來給夏一陽,省得麻煩。

  就想起了這次是無情開局,而且還是重新開始的重玩開局。

  以前持有的技能,都不一樣了。

  “去練劍,先練快劍,練到極限,再練慢劍,也到極限。”張勁一指夏一陽的重劍:“用這把劍。”

  夏一陽一臉懵逼,看看重劍:“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