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008章 這都舍得
  介紹完自己,張勁就緘默。

  但緘默一會張勁就意識到不妥。

  嵐語蝶并沒有按著普世套路說話。

  張勁抬頭一看。

  嵐語蝶正把一張郵紙卷成紙條,折疊了綁在一只飛鴿的腿上。

  “嵐語蝶。”張勁看看飛鴿,心中推測她是在呼救兵,口中道:“你在干嘛呢?”

  嵐語蝶雙手一捧,白鴿飛走。

  她擦了一把額頭的汗珠,回頭嘆氣道:“我一個人沒辦法把你救走呀,就叫了我的朋友來幫忙。”

  張勁勉力站起,搖搖晃晃,捂著額頭的傷口干笑道:“這多不好意思,我沒事。你看,我能……”

  張勁臉朝下摔了個瓷實!

  嵐語蝶上前把他翻了個個,頗有些無語:“何必呢?”

  “真沒事。”張勁看看內力值,抬眼道:“只差幾十點內力,馬上滿狀態。”

  一陣飛掠聲,一道身影幾次起落騰空翻滾一周落到兩人身前,看到嵐語蝶半俯看張勁,一聲感嘆:“哇!”

  “語蝶!”來人頗有些生氣:“你專門叫我來幫忙,是要撒狗糧的嗎!不早說!”

  嵐語蝶瞳孔一縮,臉刷一下紅透,慌亂站起:“不,不是你想的那樣,慕容宿大哥,你聽我解釋!”

  張勁一臉無語。

  怕惹情債,就來誤會,越描越黑以后是有幾率就那么在一起的。

  慕容宿一身黑色勁裝,發型單馬尾帶劉海,劍眉星目一少年形象。

  他略微惱怒,不看嵐語蝶,看向張勁,樂了,回頭大笑:“我相信你的說話了,傷的這么慘還沒死掉,也是絕了!”

  “哎呀,請你來幫忙把他弄回城中救治的!你不要這樣子!”嵐語蝶拽住草床的一邊,道:“大哥你幫個忙,剛才我踩到捕獸夾,是他幫的我。我不能……”

  “好了好了!”慕容宿停止發笑,取出一包金瘡藥,一包回氣散,蹲下身給張勁用了金瘡藥,又回氣散一遞。

  但他笑意滿滿中,忽然低聲道:“兄弟好手段,不過,先說好,公平競爭。”

  張勁眨眨眼,接過回氣散服用,當場打坐煉化藥力,不過片刻,傷勢全無重新站起。

  他走向慕容宿,一抱拳:“多謝!”

  卻也低聲道:“我只是一個莫得感情的路人。”

  慕容宿笑著擺手:“什么話,俠行萬里,能幫則幫,些許小忙,何足掛齒!”

  又是一道低語:“不是假話,你這個朋友我可就交定。”

  張勁含笑拱手:“慕容兄真是俠道古腸,我不如也!”

  慕容宿笑道:“哪里哪里!還沒請教兄弟高姓大名?”

  張勁咧嘴一笑:“無名小卒,弦煜,慕容兄此次幫助,弦煜銘記在心,若有事情,定當鼎力相助!”

  兩人開始毫無廉恥的商業互吹模式,你來我往,你捧我一句,我捧你一句,沒完沒了。

  終于嵐語蝶沒好氣道:“喂喂喂,你們兩個,夠了哦。”

  兩人這才停止互吹。

  “改日一起喝酒?”慕容宿看看嵐語蝶,轉首笑道。

  張勁立刻道:“好啊。界光城春來客棧的巷子深!咱們一人一壇,大壇,喝他個天昏地暗!”

  “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嵐語蝶把草床收好,走向碎石小土道。

  “那就有勞慕容兄破費了!”張勁忽然搶白。

  “啊這!”慕容宿笑容凝固。

  “這酒就不用了吧。”看著標價50兩黃金一壇的巷子深,張勁叫了三斤熟牛肉,對一旁一臉蒙圈的慕容宿一指旁邊的雅釀:“來點這個?”

  閑聊了一陣,慕容宿對張勁發起了一個任務邀請。

  “新手任務:【至尊道基】第二十回(終章):

  帶著價值10萬兩銀錢的古董,送至界光城無名老人手中,如若他滿意,將會傳你死亡不會掉落境界的秘訣【至尊道基】。”

  看到這個任務獎勵,張勁驚了,道:“還有這種獎勵?”

  “可不是,這個任務我做了半個多月。”慕容宿取了花生米一粒一丟入口,嘎嘣幾聲道:“這無名老人拿到古董以后,突然翻臉不認人,我們一組五個人,都是練氣大圓滿,經脈開了五洞天的好手,一個照面都沒撐住就當場翻車。正往回趕呢,既然碰到弦煜兄弟,不妨同行。若是通了,獎勵大家都有份。”

  張勁拉開面板看了一眼自修達到的“至尊道基”,感覺怪怪的。

  思忖了一會,慕容宿開口道:“你不必擔心,翻車以后我們五個呼朋喚友,能叫的都叫上了,還叫到了一個十洞天的超級高手,這次去十拿九穩,就算再翻車,這種獎勵高手沒道理會放過,肯定包過。”

  “額。”張勁眨眨眼,心道亂了亂了全亂了,十洞天的練氣大圓滿都跑出來,這次開局看來得重玩。

  最討厭重玩了,什么都要重新來過。張勁皺眉。

  慕容宿見狀笑了,緩緩張大眼睛:“白給的都不來?”

  張勁回過神,下意識沒過腦就是一句:“不信天上掉餡餅啊,你有什么企圖?”

  “哈哈哈!”慕容宿大笑著灌了一口雅釀,道:“有點意思,不錯,這個獎勵到手之后,我打算組織一波,組建一個宗門,再邀高手做宗門客卿,找他幾個小姐姐四處安利萌新,一個星期拉他600人的隊伍出來,四大堂主,虛位以待呀!”

  張勁一言不發,從包裹里抽出一把商店出品的精鐵長劍,又沉默放回去,兩手一攤:“我還是做個小兵比較好。”

  “噯,你這個人,好好的四大堂主不做,要做個小兵。”慕容宿眉毛一挑:“有話直說!”

  張勁手一伸:“劈風刀一把!”

  “咝——!”慕容宿倒抽一口涼氣:“你還真敢說啊!”

  “堂主啊。”張勁拿起一粒花生米往嘴里一丟:“牌面!”

  慕容宿面露為難之色。

  “你給不給嘛?”張勁悠然自得的拿了雅釀的酒壺給他斟滿一杯,又給自己斟酒,道:“沒有牌面的堂主,還不如做個小兵。”

  慕容宿咬牙一拔背后長劍,上面鑲了八顆寶石,一遞:“劈風刀先欠著,這個拿去!”

  張勁不客氣也不羞臊,接過查看了一下。

  完美的玄鐵長劍:攻擊810。

  追加屬性:命中敵人80%幾率疊加一層流血狀態,最高疊加100層。

  張勁手一抖,沒拿穩家伙,給掉到桌子上,猛一抬頭:“這你都舍得?”

  “嘿嘿。”慕容宿手指擦了擦鼻翼:“你做不做我堂主?”

  一扣玄鐵長劍,張勁道:“多謝宗主賜寶!”

  半個時辰后。

  慕容宿帶著嵐語蝶,一匹白馬疾馳于通往界光城外界光礦場的官道上。

  沒多久,界光礦場到了,慕容宿兩人先行下馬,率先踏入界光礦場。

  界光礦場門口,已經有不少人聚集,見到慕容宿到達,一人迎上一拱手。

  “來了,慕容兄。”此人道。

  慕容宿笑容燦爛回禮:“稍稍來遲,宋兄莫怪。”

  “無妨,時間還早著。”此人看到了隨后的張勁:“難得有人入你法眼,身手如何?”

  慕容宿一愣,拍著后腦勺大笑:“比較投緣,身手不知道哦。”

  “慕容兄你這可就不行,要進去,至少練氣五洞天。”

  張勁一挑眉,看向他。

  一身白衣,纖塵不染,手持一柄長刀,臉上扣著一個銀質面具遮住半張臉,又不倫不類的戴了個面罩遮住面容。

  察覺張勁打量他,他看向張勁,一拱手:“我是宋睿,練氣七洞天,敢問這位朋友境界。”

  “這個。”張勁顧左右而言其他,對慕容宿道:“不如這樣,我在外面把風?”

  “怕什么。”慕容宿哭笑不得:“煉體一重都只管上,都是兄弟,不會撕了你的。”、

  張勁摸摸鼻子,無奈聳肩道:“好吧。”

  “慕容兄,多有得罪。”宋睿一拱手,往一邊空地走去。

  張勁跟了去。

  宋睿負手而立,道:“你只管施展,不必擔心我是否能接住。”

  思忖著,張勁遲疑著緩緩提升境界。

  煉體到練氣提的極快,到了練氣圓滿,張勁猶豫了一下,取出了玄鐵長劍。

  宋睿的眼中一抹輕視,含笑而立:“出招吧。”

  張勁點點頭,全屬性堆積到身法,手中長劍出鞘!

  一道雪亮的匹練——!

  一截斷刀嘣的一聲飛了出去。

  這聲音吸引了附近的所有人。

  宋睿面帶驚容,軀體中間一道橫切的白光,身形陡然炸散為無數白色光點,匯聚到一起后成為一道光柱沖天一亮!

  四面一陣嘩然!

  宋睿狼狽的從復活點飛掠而至,也不搭理張勁,一臉怒容的跑到慕容宿身旁:“慕容兄,你可害苦我了!你把你的愛劍送人,為什么不提前說一聲!”

  慕容宿:“我有說過比較投緣啊!”

  兩人掰扯起來。

  嵐語蝶疑惑,問張勁道:“你是不是有什么絕招呀?”

  搖頭否認,張勁道:“就是全力一擊。”

  “不會吧,借我試試唄?”嵐語蝶疑惑一會開口。

  張勁隨手一遞,玄鐵長劍就交了出去。

  表情怪怪的看看張勁,嵐語蝶扣著玄鐵長劍,到界光礦場外面的木樁區砍木樁去了。

  “兄弟。”

  看到嵐語蝶借走了玄鐵長劍,旁邊一人立刻上前邀戰道:“看你身手不錯,時間還早,不如切磋一下?”

  張勁眨眨眼,一言不發的看了他老半天。

  “額……朋友,你這是什么意思?”此人皺眉:“你若是不敢切磋,拒絕就好了。”

  張勁扁扁嘴,撓撓腮,境界一開,方圓五米的灰塵都直接上了天!

  張勁這才再度開口對他道:“你確定?”

  “啊這!”這人目瞪口呆。

  他原地下線了。

  張勁境界一開,就招眼了。

  全場的人都看向了他。

  慕容宿停止了和宋睿的掰扯趕到他身邊,表情驚疑不定:“弦煜兄弟,忘了問你,公電視機和母電視機下一窩小電視機,要多久?”

  張勁大笑出聲。

  還小電視機,這個暗號太搞了,張勁耐笑性不夠啊!

  “敢問慕容兄,微型計算機和大型計算機能生出串串嗎?”笑完,張勁一本正經道。

  場中各種凌亂各種碎。

  “臥槽,真的不是牛皮菜!”

  “怎么沖上去的。”

  “穩過!”

  “雙筑基再不過,我就去買劈風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