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007章 叫我咸魚
  “閣下請留步!”一聲斷喝!

  張勁回頭。

  一個銀甲人飛掠而至,此人人高馬大,一臉兇戾之氣,他臉上滿是開心之情,對著張勁就是一抱拳:“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位朋友!既然被劍帝當做我青龍會的高手,不若來我青龍會,左右護法、四大堂主、青龍客卿任意挑選!你看如何!”

  張勁眉毛擠成了個川字,怪模怪樣的看了一會大漢,撇頭眨眨眼,又怪模怪樣的看看大漢,一言不發,境界一開就飛掠了出去。

  打定主意寡言少語,此時不溜更待何時。

  他可不想介入無數次重生之間青龍會和劍帝說都說不清楚的恩怨。

  此時剛開局沒多久,大部分玩家都還卡在練氣大圓滿后的練氣先天境點經脈,筑基三重境當真欺負人,可以殺他個血流成河。

  可這是個游戲啊,殺不能解決問題,只會加深矛盾和仇恨而已。

  有境界自己收著自保就好了,何必出去暴打比自身境界低的人,來彰顯自己的武力?

  千人斬萬人敵又如何,暴力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無數次重生,張勁現在就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沒事最好,自然能不搭理大漢的邀請就不搭理。

  三十六計,走為上。

  跑就完了。

  飛掠一陣,張勁左右看看,右拐踏入了戲園子,摸出一枚銀錠支付了入場費,就往座椅上一坐,叫了一壺茶,和不知是玩家還是牛皮菜的其他聽眾一起等候。

  沒多久,一個虎背熊腰的大漢身著戲服,手持大關刀走了出來。

  聽戲有一個好處。

  由于經年練唱,抑揚頓挫千錘百煉,因而總結出了凝練出真髓的唱腔。

  這唱腔,其實是一種調息的法門,一種經百千年總結出的調息法。

  在筑基三重境,這調息法還是很有裨益,值得參他一參,增進修行。

  大漢眼睛一瞪,還沒開聲,掌聲就熱烈響了起來。

  別人聽什么張勁不知道,張勁反正在偷學大漢的呼吸法。

  半個小時后,張勁眉開眼笑的離開了戲園子。

  噯,經過偷學,張勁的呼吸又綿長了一些!

  沒走幾步,一道身影攔住了張勁。

  劍帝雙手交叉于胸前,懷中抱劍:“我找青龍八絕,煩請通傳。”

  張勁笑容一下凝固,緩緩消失在臉上。

  “你找青龍八絕,找呀。”張勁無奈道:“找我干嘛?”

  劍帝一挑眉:“我找不到青龍八絕,但找得到你,而你身手這么高,還給青龍會的人壓陣……”

  “告辭!”張勁轉身就走。

  劍帝一橫跨步,阻截住了張勁:“別走啊。”

  “那我跳!”張勁境界一開,提縱輕身一躍。

  再落地,張勁:“次奧!”

  劍帝姿勢都沒變,興趣缺缺的開口:“無論你身法如何,這樣的彈跳,它一定會有一個落點,我只需要守株待兔就可以,不要跑了,要么跟我打過一場,要么帶我去見青龍八絕!”

  “見你個錘錘!”張勁略惱,吹胡子瞪眼:“我說了這是一個誤會!你認錯人了!”

  劍帝呵呵一笑,不再言語,可就是堵著張勁不讓走。

  張勁嘗試了幾次,都無法走脫,一轉身:“腳長在你身上,思想在你腦袋里,說不通只能隨便你。”

  張勁再度入了戲園子,交了一錠白銀后,走向戲園子的木板隔間,深深吸氣提縱一躍,便撞斷一棵松樹的樹枝,落到了戲園子之外!

  微微側身,張勁看了劍帝的位置一眼。

  劍帝手中長劍一拔,身法施展,直沖過來!一呼一吸間距離張勁不過六米!

  張勁境界一開,直接走脫!

  “哎喲喂——!”陡然呼痛,張勁單腳站立,看著腳掌上的鐵釘無語的回頭。

  劍帝剛好追至,皺眉看看,笑笑:“天公也不作美。”

  “噌!”鐵釘飛了出去,張勁狂奔而去:“天公個錘錘,我想走,小腿抽筋都留不住!”

  被劍帝橫追五十里,張勁一躍跳入了一條大河才終于把他給甩脫!

  “有沒有人呀!”

  一聲呼叫聲從附近大青山中傳來,隱隱約約的。

  “幫忙呀!有沒有人呀!”

  張勁確定劍帝已經離開,想想左右無事,游泳上岸,往聲音傳來的大青山山腰處尋去。

  聲音斷斷續續,沒什么規律的呼救著。

  張勁循著聲音越走越近。

  終于看到人影。

  一個粉色衣衫的少女,半立在地,小腿處掛著一個老大的純鐵捕獸夾!

  看著就疼。

  張勁一言不發走過去。

  “幫幫我!幫我叫人,我還能忍一會。”少女眼淚汪汪看張勁:“求你!”

  張勁看看她,雙手扒住捕獸夾微微用力,開了幾層境界后,才把捕獸夾給掰直嘍取下來,丟到一邊。

  找遍全身張勁只找到半份用剩下的金瘡藥,他略微皺眉,忽然抬頭驚嘆:“那是什么!”

  少女轉頭瞬間,張勁把半份金瘡藥給她用了。

  金瘡藥到底是張勁買的游戲道具,一用就有效果,少女的腿立竿見影完好如初!

  微微呼氣,張勁辨別了一會,點點頭,一言不發轉身就走。

  “你,你等一下!”

  張勁這次可是要無情開局,惹到情債怎么辦,聞言跑的更快了。

  “等等我!”

  等錘子哦!境界一開,張勁用力過度飛躍下山,落入旁邊的大河之中,一腦袋撞上了河堤的礁石,當場重傷!

  粉衫少女使用渾身解數把張勁撈上岸,費力的編了個草床把他放上去,拖拽著往界光城方向走去,走走歇歇。

  “噯,你知道嘔血譜嗎?”不過剛剛走到大青山腳下,她就走不動了,停下歇息。

  嘔血譜張勁也只是偶有耳聞。

  這方面是他的短板。

  會說嘔血譜,這粉衫少女妥妥一個玩家。

  “我只知道蒜蓉醬。”張勁有氣無力回應。

  “哎呀,太好了!”粉衫少女開心不已:“我是嵐語蝶,你可以叫我蝶,你叫什么名字呀?”

  誰會叫你爹啊……

  這稱呼,一不小心就著了道了!

  血虧血虧的那種!

  有氣無力的,張勁報了ID:“啊,我是弦煜,你可以叫我咸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