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002章 長得成熟
  “老師好!”

  一道稚氣未脫的聲音響起。

  張勁一怔,緩緩回身。

  一個小女生。

  扎著單馬尾。

  一臉稚氣。

  眼神純凈明亮,無邪。

  看到張勁回身,笑著行禮。

  張勁啞然了一下,含笑開口:“不是老師哦。”

  “啊這!”小女生微微一滯,趕忙改口:“前輩好!”

  笑笑,張勁晃晃手中的學生證:“一年九班,張勁。”

  小女生很篤定,笑容燦爛:“前輩就是前輩,和學級無關。”

  “哈。”張勁失笑出聲,道:“那你這個笑容,就由我來守護吧。”

  “誒?”小女生臉上飛出一抹紅霞,有些蒙圈。

  張勁笑道:“你叫什么名字呀,小姑娘。”

  “人家不是小姑娘,人家已經16歲了。”小女生有些微惱,開口道:“三年六班,季如夢!”

  張勁含笑看她,眼神柔和,無關風月,道:“相見即是有緣,我要去一年九班,季同學順路嗎?”

  季如夢手一抬,一個記事板被拿了起來,她為難道:“我還有點事情哦,咱們加個即時通吧?”

  張勁麻溜的取出了手機,互換即時通賬號。

  兩人駐足的同時,周邊路人駐足了不少,多是年歲偏小的少年。

  “哇。”兩人交換了即時通賬號分別走開以后,一名年歲偏大的少年趕上張勁,驚訝中帶著一些好奇,對張勁開口:“同學,你長得好成熟。沒見過你,新到校的嗎?”

  “嗯,是啊。”張勁含笑看看他,一揚下巴:“小伙子挺帥氣的,和剛才的小姑娘蠻般配哦?”

  “哇,同學,你不能這樣,仗著看來長得老成占我便宜!”少年吃驚后笑道:“我可是已經有18歲了,論年齡,這里大部分同學都要叫我學長!”

  張勁一臉無辜:“其實我今年25,小姑娘小伙子要稱呼大叔的。”

  “哇——!”少年哭笑不得:“你怎么這樣啊,裝大叔!”

  “真的是大叔。”張勁笑著往前走。

  “才不信,同學你再這樣我可就要生氣了。”少年并肩,和張勁一起往前走。

  張勁更加無辜了:“真的25歲。”

  “同學,這樣就沒意思了哦。”少年哭笑不得后道:“三年四班盧庭明,同學怎么稱呼?”

  “一年九班張勁。”張勁含笑開口:“盧同學這是順路要去教學樓嗎?”

  “啊。”盧庭明應了一聲:“同學你長得這么老成,會很醒目,我在學校有點名氣,跟你一起過去看看。”

  說完,盧庭明停下腳步,試探道:“怎么樣,張同學,你不介意我同行吧?”

  張勁含笑點頭:“好啊,求之不得。”

  “噯!”盧庭明眉開眼笑,笑著道:“張同學你放心,有我在,到了一年九班不會有人找你麻煩的。”

  “會有人找麻煩的嗎?”張勁略微挑眉:“這里不是修士學校嗎,應該會有一些規定吧?”

  “說幾句討厭的話,總不會觸犯規定。”盧庭明一聳肩:“在哪里都會這樣的。”

  張勁恍然,和盧庭明有一句沒一句了解著,走向教學樓。

  到達一年九班教室,教室里此時沒什么人,張勁好奇看看,和一般學校的教室沒什么區別,回身對盧庭明笑道:“想不到我這個年齡,還要念書哦。”

  “哇你又來了,不要裝大叔啦!很搞!”盧庭明哭笑不得。

  “盧學長。”一個少年路過兩人駐足,驚訝道:“是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九班哪個不開眼的惹事了?”

  “啊,沒有沒有。”盧庭明擺擺手,笑著一搭肩張勁:“這是張勁張同學,剛來的,帶他過來看看。”

  少年看看張勁,略微皺眉,半晌開口:“張同學看起來好大哦。”

  “是喲。”盧庭明接過話茬,笑著說:“還特別喜歡裝大叔。”

  “哇!”少年樂了,看看張勁:“我第一眼以為是老師呢。”

  “就是啊。”盧庭明笑道:“這不,過來看看,沒有什么事情。”

  張勁含笑不語,看兩人寒暄。

  兩人交談了一會,路過少年便告罪一聲離開,盧庭明則帶著張勁離開教學樓,進入學生宿舍。

  推開403室,盧庭明放下洗漱用的盆,左右看看,皺眉。

  “喲,這不是盧大學長嗎。”一道陰陽怪調傳出,一個蓄著黑密胡子的男生走向403室大門:“有何貴干啊?我們403室,可和您沒什么交情。”

  盧庭明皺眉冷冷道:“新生入住,我來幫幫忙,總該是可以的吧?”

  “喲,天大的面兒!”大胡子男生這才看向張勁:“不得了,還是個大叔。”

  盧庭明皺眉:“你什么意思?”

  “你才什么意思吧?這里是你的宿舍嗎?無關人員您請哪里來哪里回去好吧?”大胡子男生冷笑:“都是盧大學長關照的人了,還擔心咱們怎么他嗎?”

  盧庭明點點頭,對張勁道:“有什么事情,只管找我。”

  大胡子男生哼哼兩聲,走向403廁所:“威脅誰呢。”

  張勁看看他,就開始收拾空出的一張床鋪。

  盧庭明也上前幫忙。

  過不一會,盧庭明稱有事離開了。

  張勁取出兩枚玉簡,展開在手掌中心仔細觀察。

  “張勁是吧?”大胡子男生走出廁所,往張勁身前一站,手指頭直接伸到張勁鼻梁上:“你別以為跟盧庭明關系不錯,這里就沒你事。襪子自己洗,值日輪流做。你不搞特殊,咱們就是好兄弟!只要你守這里的規矩,誰敢欺負你,咱們并肩作戰!同榮辱共進退!”

  “可你要是以為認得誰,胡搞瞎搞。”大胡子男生冷笑道:“外面有的是宿舍寢室,咱們反正不跟你一起住!”

  張勁笑笑,收起兩枚玉簡,道:“怎么稱呼?”

  “孫大彪!”大胡子男生眼睛一瞪:“403的寢室長!”

  “初來乍到,還請多多指教。”張勁含笑開口。

  “嗯?”孫大彪低頭看了一會張勁,退開一步仔細看看張勁神色:“少來這一套!你還差得遠呢!今天你剛來咱們寢室,按理,我得請客!走,學校食堂,我請你吃大碗寬面!”

  說完,大胡子男生取出手機,分別打了幾個電話。

  沒多久,另外幾個男生回到了403寢室。

  “新兄弟!”孫大彪沒有多說,徑直往外走。

  “兄弟,怎么稱呼?”一個男生看看其他人,忽然湊近張勁,擠眉弄眼低聲道:“《練氣訣通用通解》,玉簡輔助教材,市價5個靈石,都是一個寢室的兄弟,2個靈石一本,來一本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