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022章 心態至上
  張勁剛擺好樁功,吃他一顆精元丹10倍消點,搭配消點丹,把《真解·基本內功·莫測》往《真解·基本內功·通玄》去灌注,當空就落下一道身影。

  這道身影腦筋似乎有點問題,一邊落下,口中還不斷自語:“哈哈,劍神弦煜,所向無敵,任你氣運驚人,也比不得未卜先知,所有屬于你的,我都搶先一步,無論是陳秀文,還是慕容雪,哪個現在不是我的至交好友,少了這些助力,你弦煜還劍神,不過是一條大咸魚!可就算是咸魚,我劍魔橫劍川,也沒有放過之理!斬草要除根,方可絕后患!”

  若非張勁是重生的,這道自稱橫劍川的身影自語說的話,他絕對一個字都聽不明白,只當碰到了瘋子而已。

  但張勁是重生的,這一聽就聽了個通透!

  除了張勁,這一世橫劍川居然也重生回來了,聽他自語的內容,似乎還截胡了原本上一世軌跡中,應當屬于張勁的機緣?

  [過分了。]聽到橫劍川竟然意圖染指慕雪,張勁心中微惱:[居然想讓我頭頂青青大草原!]

  張勁故作茫然不知,只是按照正常人遇到這種瘋言瘋語的話的反應,皺眉看著他,一言不發,也不動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堂堂劍神,力壓劍帝十年的存在,這一世被我截取了機緣,竟然淪落到來守礦洞這樣低賤的身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那又怎么樣!你不死,我心難安——!血武魔神大周天枯殘劍——!”橫劍川盯著張勁哈哈大笑,抬手就是一道粗大的魔劍氣催發而出:“給我死——!”

  這血武魔神大周天枯殘劍剛一催發,雖然粗大也不過一尺粗細,但它逢五暴漲,每過五米就粗大一倍,橫劍川相距張勁五丈(15米)遠,這魔劍氣襲至張勁跟前之時,陡然暴漲三倍粗細,直比礦洞洞口還大,仿佛劍氣巨柱直貫而至!

  張勁盯著這到魔劍氣的襲來,精神高度集中,思忖對策,他有一世積累的實戰經驗,更有太上忘情訣狀態的劍道入微技巧,只一凝神,以煉氣初期破解這一劍的方法已然被他想到而嘴角微微一笑,心道:[太上忘情訣能做到,我為什么做不到!學劍帝而超越劍帝,學“我”而超越“我”!]

  橫亙在張勁心間的除了劍帝,更有一尊強大的敵人,那個敵人就是他自己,太上忘情訣狀態的他,在上一世因為絕對壓倒性的無匹強悍,以一己之身敗劍帝在內的七個至強存在以及三千筑基玩家、維持絕對理性狀態而強到沒邊沒際的“劍神”!

  他這一世不僅要戰平和超越劍帝,更要超越劍神,另外一個自己!

  手中長劍豎擺,左手于劍面一抹,一層稀薄的靈力覆蓋于長劍表層,而后凝聚于劍刃一面,張勁嘴唇一抿,額頭滲出冷汗,一咬牙,頂著巨大的壓力,全屬性堆積到身法上爆發,以劍刃上凝聚到極點的一側靈氣為鋒刃,以全部爆發出的屬性為動能,催逼出兩世加起來速度最快的一劍!

  一道白色亮光歘然一閃!

  張勁再現身,已在橫劍川身后,毫發無傷。

  一道白色亮線自橫劍川額頭而起,直亮至會陰,而后緩緩分向兩邊,分開的過程中白芒亮起,緩緩的一道光柱沖云而上!

  此時兩片被切開的魔劍氣氣柱才轟然轟擊在廢棄礦坑的坑洞上,將洞壁穿出兩個半月形的窟窿!

  [好強!]使用著曾經作為“劍神”時候,能夠信手拈來的無名劍招,張勁緩緩將長劍歸鞘,看都沒看橫劍川爆出的包裹,轉身往回走:[但并不是說,我不開《太上忘情訣》就做不到了,我一定會以我自己的狀態,超越這個技能,人,怎么可以被技能所左右,技能,只可以是技能!技能只是工具!應當被人所完全駕馭!]

  [而不是,人被技能所駕馭,絕強又能如何,最后都不是自己。]張勁緩緩回到礦洞門口站立,面色平靜,直視前方。重心前傾下沉,繼續灌注秘籍到下一個階段!

  在此時的張勁看來,橫劍川再重生一萬遍,都不會是葉煒的對手。

  心態差的太遠了,當真對抗,橫劍川很有可能一波就無限埋復活點,而劍帝葉煒,只要給他任何縫隙,他就能借著喘息的機會,重新修上來,再度對敵,他不需要重生就有這樣的意志!

  果然如張勁所料。

  被入微的無名劍招一擊秒殺后,橫劍川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張勁抿著嘴唇,神情嚴肅的站著弦家樁功,一心二用的灌注秘籍。

  剛才那一下,他從橫劍川的身上,通過殺氣界面,吸收到了3700點的殺氣,轉換之后也可以兌換到37點的屬性。

  而這,張勁都沒有分神一絲。

  在張勁看來,心態上的強,更加重要。

  心態和意志打磨到位才是首要的。

  屬性還有十年,他可以慢慢堆!

  但心態如果漂浮了,浮夸了,走形了,可并不是一時半會能調整回來的了。

  對于心態,擁有過《太上忘情訣》這個技能,張勁無比清楚,有多重要。

  恪守很難。

  難也要嘗試,就像是剛才他頂著壓力,一頭冷汗的嘗試出那入微劍招。

  不當真邁出那一步,他也沒把握能真正做到。

  理想就是,一步步的摸著黑往前走,也要走下去。

  恪守心態,同樣如是。

  張勁守在礦洞門口,來來往往的都是界光城本城公會的萌新,偶然有大紅名經過,也會遠遠繞開,并不會沖張勁亮刀子。

  張勁也樂得清閑,繼續灌注他自己的秘籍。

  紅名愿意來送殺氣,張勁不介意拿點屬性,紅名不來招惹他,他也不會為了屬性而追著紅名去殺。

  他這樣的態度,反而并沒有紅名結伴而來。

  約過了七個小時,九道身影幾乎同時具現。

  計長城以及界光城當日日值的人手上線了!

  “想不到會睡這么久。”計長城上線后干笑看看張勁,有些不好意思:“劍魔兄弟,讓你久等了。咱們幾個來替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