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015章 又又又又
  “你真的,把我忘了?”季夢仙一臉不可置信:“你還教過我用劍?你還說過,只要我把《九宮劍訣》練到第九重,你就會跟我在一起的?你怎么可以這樣?”

  張勁:“啊??”

  眨眨眼,張勁斬釘截鐵篤定道:“你認錯人了,我雖然游戲里叫弦煜,但肯定不是你認得的那個弦煜。”

  張勁轉身就想走。

  卻不料女孩像是怕他一走,就再也見不到一般,又急急的攔住了他:“張勁!!!你不能這樣!”

  張勁一個激靈。

  “厲害了,名字都跟我一樣。”張勁雙眼發直。

  “夢仙,你可能真的認錯人了吧?”就在此時,另外兩個大一些的女子走到兩人身邊勸解。

  “是呀夢仙,游戲里重名很多的。”

  兩人試圖把季夢仙拉開。

  季夢仙就是死死的拽著張勁的衣服不松手,眼圈紅了:“我記得的,9102年8月,咱們認識的?你說過,這是咱們的親友紀念日?”

  9102年,是個什么東西?

  張勁無奈掏出手機,調出日歷,一言不發,手機面板面向季夢仙。

  季夢仙只是盯著他,而張勁只能躲避那眼神。

  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東西,對于張勁來說,那是無法承受的情感。

  發現張勁不看她,季夢仙有些崩潰的挪開視線,看了一眼張勁的手機:“怎么,怎么會?”

  她臉色刷的雪白,眼白一翻當場昏過去。

  張勁:“……”

  看看另外兩個女子看渣男一樣的眼神,張勁無奈如狗。

  碰到這種事情,張勁也只能陪著兩人把季夢仙先送去醫院。

  一口咬定季夢仙是認錯人,張勁好不容易在醫院說服了她的父母,又留了手機號,才在半夜回到家里。

  第二天并沒有電話打來,仿佛并沒有發生過什么事情,張勁等待了半天,還是上線了。

  剛登陸游戲。

  一大排鴿子從天上飛來,絡繹不絕,連綿不斷,至少500封郵件跟著鴿子而來。

  署名都是季夢仙。

  張勁看了幾封,無外都是別的弦煜和她的風花雪月的故事。

  張勁沒有窺探隱私的怪癖,直接清空了郵箱。

  還沒走幾步,又是一排鴿子飛來。

  張勁沒辦法,郵件畢竟是季夢仙和別人的故事,他沒道理窺探,又清空了郵箱,直接加了季夢仙好友。

  “界光城茶樓說。”張勁發了一條信息以后趕忙開啟了“不接收此人消息”。

  如約到了界光城茶樓,張勁往最顯眼的位置一坐,叫了一壺茶就等候在位。

  沒多久,一道身影推開茶樓的門走了進來,看看四面,回頭道:“確實有個叫弦煜的人在。”???.

  季夢仙亮著ID,走入了茶樓,直直走向張勁:“弦煜,我知道你一直拿《九宮劍訣》第九重為難我,只是為了敷衍我,好和別的女孩子在一起。你不是說,《九宮劍訣》我練到第九重,我就可以隨你行走了嗎?現在,我的《九宮劍訣》已經到了第九重……”

  張勁詫異看了一眼她帶來的人。

  來人一副看渣男的表情。

  張勁一挑眉毛,無奈看向季夢仙:“我都說過很多遍了,你認錯人了。”

  “我沒有!”季夢仙一瞪眼:“你化作灰我都認得是你!”

  張勁無奈如狗:“你真的認錯人。你說你認得我,那我是什么時候跟你認識的?”

  “就是剛開游戲的時候!在弦鎮出生點,你為了幫我,狠狠教訓了NPC長老,還退了弦氏宗族!你你你,你還教我劍法,你還說當我把劍法練好,就跟我情緣!你都忘了嗎!”季夢仙終于說出了點眉目:“你還跟我約定了9012年的暗號!你敢說這一切都不是你做的?”

  張勁一臉懵逼。

  又又又又,又被萌萌給坑了!

  “這……”這怎么解釋,張勁只能和了牙齒往肚里吞:“好吧,我確實忘了。”

  “你混蛋!”季夢仙眼淚刷的流下去:“你怎么可以這樣!”

  她帶來的人已經用憎惡的眼神看張勁了!

  “是啊,我就是這樣的啊。”萌萌的存在說什么都不能暴露,張勁只好用他自己的形式來辦事:“好了,這只是個誤會。沒有事的話,我就走了。”

  他跟慕雪還不知道怎么辦,這個突然亂入的季夢仙,真的沒法。

  “你!”季夢仙忽然干笑:“你是在開玩笑對不對?你是在考驗我?”

  萌萌啊萌萌,張勁心底苦笑,你玩游戲就玩游戲了,干嘛撩妹呢?你到底都干了啥?

  張勁無語一陣,心一狠,一拔松紋劍淡淡道:“我之前是這樣說的吧,《九宮劍訣》達到第九重,我就跟你情緣。現在我收回這話,只要你能打過我,我們就可以繼續做朋友。”

  “欺負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我來跟你打。”和季夢仙一起來的玩家終于忍不住了,拔劍出鞘:“我也不欺負你,境界壓制到煉體,你要是能打贏,你們再繼續說事,如何?”

  給萌萌做收尾工作最腦殼疼了啊,張勁心中郁悶,勉強笑笑,道:“走。”

  “哼!我先說好,你這種人我看不過眼,非打到你的媽媽都認不出來你!你小心點!”這個玩家一推茶樓的門:“去城外擂臺!”

  張勁一聳肩,跟上。

  城外,擂臺。

  擂臺四周圍了很多人,正有兩個煉體境的人在切磋。

  兩人都使短劍,身法迅捷,你攻我往,劍光隨著身形游走,叮叮當當一陣對拆密集無比。

  張勁瞥了一眼擂臺,就走向擂注,看看押注,精神了一點,他走向要跟他打一架的男玩家:“借100金,一會還你。”

  “哼!你以為我會借?”男玩家冷笑:“你能把夢仙急哭,算什么男人!”

  張勁一挑眉看向他:“這么大仇,何必上擂臺,城外隨便找個位置訣勝負?”

  “正有此意!”男玩家冷哼一聲:“地點你挑,帶路!”

  張勁無奈如狗,幾次提縱躍落至城外小樹林周邊的一處空地上。

  隨后,男玩家也落了下來。

  他看著張勁,豎起一根手指:“無論輸贏,我不希望你拿這件事往外說。私事就私下處理。”

  “行。”張勁點點頭,渾身空門大開的一站:“出招吧。”

  “哼!”男玩家嘴角一勾:“讓你先手,不然,別說我不給你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