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004章 運用交流
  慈含雪很快回到山洞,尋到張勁繼續交易鐵礦。

  這一次交易就很順利,慈含雪多帶了幾口檀木大箱子,一次把張勁身上攜帶的鐵礦全部收光。

  “我從來沒想過,一個人身上可以帶這么多鐵礦。早知道,一劍把你殺了,豈不美哉!”收完礦,對于張勁隨身攜帶那么多鐵礦,慈含雪嘖嘖稱奇并且表示后悔沒有把張勁給爆了。

  張勁笑笑,沒有放在心上,道:“想爆我,你恐怕差了一些。”

  “噫,你看不起我!拔劍吧!”慈含雪含笑取了一柄松紋劍出來,擺了個亮劍勢對著張勁:“手底見真章!”

  張勁笑笑,看了一眼松紋劍,他沒想到這個時期的慈含雪居然也用這把劍,轉而從物品欄取出一把烏木劍來,亮劍勢一擺:“出手吧,你是女人,我讓你先攻!”

  “切!看不起女人啊!”慈含雪微惱,右肩一轉,持劍便攻。

  張勁到底是重生的,已經玩了接近十年,實戰經驗豐富,他一瞥她的右肩便知道這一劍的虛實。

  《基本輕功》施展,張勁身形一矮錯開這一劍已在慈含雪近身三步之內,身形站直手中長劍一橫便在她脖頸。

  慈含雪瞳孔緊縮,不可置信看著劍鋒:“你,你怎么!?”

  張勁笑笑,收回烏木劍:“是吧,想爆我,還是有點難度的。”

  “怎么會?”慈含雪皺眉,還在思索為什么會輸。

  張勁卻已經換了烏木劍,取出礦鎬對準身旁的一塊鐵礦敲了起來,口中笑道:“含雪,鐵礦還收嗎?”

  慈含雪微惱看著他,遲疑了一下,終究沒有說出來什么:“收的,總會還有很大缺口。”

  到底還是沒阻止張勁稱呼她為“含雪”。

  “哦,那我挖開了啊。”張勁叮叮當當敲起來鐵礦,等待回應卻沒收到。

  卻是慈含雪一副微怒表情,取出鐵鎬往另一塊鐵礦走去。

  撓撓鬢角,張勁收心繼續練習一心五用,很快就把得罪了慈含雪的事情給忘了個一干二凈。

  張勁老習慣發作,每敲一礦鎬,就移動一步,再敲。

  卻是最大限度活用一心五用,不斷調整技能成功率。

  很快一塊鐵礦挖空,張勁看看遠處,慈含雪在隔壁礦室挖礦,不知為何心底飽滿,便提著鐵鎬行往相反的礦室,找到一塊新的鐵礦活用技能練了起來。

  每過一個小時,礦室就挖空一次,而礦洞的刷新間隔時間,也剛好是一個小時。

  前面挖空后面刷新,中間彼此看看,張勁和慈含雪兩人也不說話,各挖各的,偶爾回身看看對方,偶爾目光對視又故作不知,一直挖到入夜。

  看看時間已經過了十點半,張勁開口:“太晚睡覺對皮膚不好。”

  慈含雪的聲音從隔壁礦室傳來:“我把這當作關心了哦?”

  但沒過幾秒,她接了一句:“你干嘛要關心我?”

  張勁咳了一聲,避開話題道:“出礦了出礦,75000鐵。收嗎?”

  “你挖礦好多。”慈含雪從隔壁礦室走過來,疑惑道:“你這邊我也挖過,兩邊出礦都差不多才對。”

  “比你挖的多?”張勁驚了,看看鐵鎬:“莫非我的鐵鎬有隱藏屬性?”

  慈含雪搖頭:“沒有隱藏屬性的說法,肯定有其他原因。那個……”

  她遲疑了一會才看著張勁,半天沒開口。

  又過了一會,慈含雪才小心翼翼的開口道:“喂,弦、弦煜,你是不是,也活用了秘籍?”

  大大的笑了個燦爛,張勁點頭:“你也是吧?”

  “噢!我一般是《基本輕功》、《基本內功》、《基本外功》三本一起活用,會不會原因在這里?”慈含雪皺眉:“所以挖的礦比你少?”

  張勁恍然:“有可能,我是五本一起用,所以比你多出兩本的?”

  “咦?另外兩本,《拆招卸力》和《基本劍法》要怎么一起用啊?能說說嗎?”慈含雪驚奇的看著張勁:“10兩金子你看可以嗎?”

  “這沒什么,不用給錢。”張勁笑笑,給了錢就變味了,他不是很樂意變味,道:“我給你演示,你看一下。”

  張勁先開《基本內功》、《基本身法》、《基本外功》撞一下礦,同時開《拆招卸力》,最后才一鐵鎬開《基本劍法》敲一下礦。

  說來字多,其實就一瞬間的事。

  慈含雪就沒看明白,一臉懵迷:“看來差不多呀。”

  張勁只好講解:“先開《基本內功》、《基本身法》、《基本外功》撞一下礦,同時開《拆招卸力》,最后才開《基本劍法》敲一下礦。”

  慈含雪吃驚道:“不會吧,那不是好難。”

  她嘗試用了一下,頓時口角溢血,懷疑而不信的看著張勁:“你真的,同時開了五本?”

  張勁眨眨眼,下意識一挪腳,換了個位置,敲礦,換位置,敲礦。

  慈含雪沒留意,又嘗試了一下,擦了下嘴角的血,口中道:“好難哦。”

  她看看張勁,看了一會,說:“我先下了,明天再來,謝謝你。”

  “客氣了。”張勁笑道:“這些沒什么。”

  “有即時通嗎?”慈含雪眼中明亮,泛著一種名為憧憬的光彩:“咱們加一下?”

  張勁報了即時通。

  此時他沒有想別的。

  和女玩家一起玩,總比和男玩家一起玩要好。

  畢竟對女玩家產生感情,與對男玩家產生感情。

  那是兩個概念!

  好感是好感,但張勁沒有多想別的。

  兩人加了即時通,慈含雪下線了。

  張勁看看時間,又繼續叮叮當當的練起來一心五用。

  第二天一大清早,張勁被門鈴聲吵醒。

  茫然而疑惑的,張勁打開門。

  防盜門外立著一個人影。

  張勁目瞪口呆,什么迷糊都給嚇跑了!

  慕雪表情更加驚訝,可以說是震驚:“怎么是你!”

  “這話我來問還差不多!你怎么會在這里!你不是應該在云海市嗎?”張勁激動起來。

  “還不是因為你,害的我差點身敗名裂。”慕雪沒好氣的說:“你好像不歡迎我做你鄰居?”

  張勁倒抽一口涼氣:“鄰居?”

  “嗯哼?”慕雪一挑眉:“這間。”

  張勁抽抽嘴角,干笑一聲:“歡迎歡迎,我請你吃蟹黃包,白天肯麥基,晚上星巴克,天天神仙水,偶爾104……”

  慕雪緩緩張開嘴:“你這人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是偷偷看過我的心愿墻?”

  心愿墻是什么?張勁猛然怔住,才想起來,這是上一世的事情,他這會不應該知道這些。

  “好了,總之呢,我也沒有多余的錢搬走了,先住你隔壁,等我有了工資,立刻走人!”慕雪直接拉開隔壁房間的門,走了進去。

  想了想,張勁還是下樓買了一份早餐,帶上樓。

  摁了門鈴,張勁對一臉狐疑打開門又迅速只剩一條門縫的慕雪說:“早點。”

  “我不餓。”慕雪說完門縫就一合。

  張勁趕忙說:“蟹黃包!”

  門縫停止縮小,過了一會,慕雪推開門,看著張勁:“你……自己吃吧!”

  門關上了。

  張勁無語,說真的他并不喜歡吃這種早點。

  吃了蟹黃包,張勁洗漱一番,上線。

  慈含雪已經在挖礦了,不時抬頭看看她隔壁的那個礦室,也就是她下線的時候張勁所在的位置。

  張勁觀察了老久,發現她不時就看看那邊。

  張勁也不說破,裝作什么都不知道,背過身,面向一塊鐵礦,從物品欄里拿出鐵鎬,就一鐵鎬敲上了鐵礦。

  “呀,你上線了呀。”

  張勁轉身,慈含雪已經在身旁。

  視線下垂至地面,張勁沉思了一下。

  他現在不是劍神弦煜,這一世也不準備拿《太上忘情訣》。

  一抬頭,張勁豎立手掌,面含笑容:“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