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32章 心底戾氣
  還未走到界光城打鐵鋪,張俊忽然慢了一拍步伐,張勁察覺低聲道:“俊,怎么?”

  “有一部分商路五分鐘內開始產貨。”張俊低聲道。

  “呵。”張勁低笑一聲:“去吧。”

  隨手一劃,一封信件飛到張俊的跟前,張勁道:“幾個小兄弟還小,多用點心。”

  張俊笑笑,伸手一劃信件,一怔神,詫異看張勁道:“張哥?”

  “多跑幾遍商路,比這還多。”張勁略微側頭示意。

  張俊露出個會意的神色,收下了,回頭道:“鐵男,商路刷新了,劈風刀隨后我帶你們,先跟我去熟悉熟悉跑商。”

  頓了一下,張俊看著遲疑的五人,又道:“這也是張哥的意思。”

  五人的視線集中在鐵男臉上,而鐵男只是看著張勁。

  張勁笑笑:“去吧。”

  五人異口同聲對張勁道:“是!老板!”

  七人分為兩路,一路由張俊帶著跑商路,而張勁則繼續前往打鐵鋪打造劈風刀。

  踏入界光城鐵匠鋪內堂,一名帶刀侍衛立在一間房間門口,看到張勁進入,眼睛一瞇:“站住,來干什么的?”

  張勁笑笑,取出玄晶:“聽說這里能夠打造寶器?”

  “不錯。但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可以打造的,有材料也要有身手才行。”帶刀侍衛踏前一步:“過把手,若你能在我手中走過三招,這個門你就能進。”

  張勁眉頭略緊,上個版本可沒這設定,他心底有些不耐,離婚之后潛藏的戾氣一跳,境界瞬間開啟,張勁一道靈力打入帶刀侍衛的經脈,而他的手指緩緩從帶刀侍衛的一處要穴收回來:“呵,身手?”

  說完,張勁看了一眼只有眼珠子還能動的帶刀侍衛,取出玄晶拋了拋:“能有材料的,有幾個是差身手的,自取其辱!”

  眼神輕蔑如離婚之時暮雪那般深刻,張勁推門踏入了房間。

  “大膽!誰讓你進來的!侍衛,你是干什么吃的!”

  房間里,兩名軍士裝束的人跟在一名身著明黃色長衫的人身后,發現張勁進入,紛紛拔出佩刀將張勁夾在中間:“你什么人!想干什么!”

  “聒噪!”張勁如視螻蟻,隨手兩指點出,兩人只剩眼珠子還能動。

  這時張勁才注意到房間里有一個穿著明黃色長衫的人。

  在天輝帝國,只有皇室的人才有資格將衣服染成明黃色,而具備穿戴資格的,屈指可數。

  張勁沒有說破,而此人也沒有點明,兩人對視一眼,相互都沒有聲音。

  明黃色長衫的人在前,張勁排在后面:“凡事講究一個先來后到,我也不會逾越規矩,但若有人為了自己的寶器,連門都不給別人進,就未免太霸道,就要給點顏色看看。”???.

  “你不過一介草民,說這么大的話,不怕滿門抄斬嗎?”明黃長衫的人皺眉回頭:“你看不出我的身份嗎?”

  張勁心底戾氣一突,伸手一點,手指已經在他眉心,而后手掌輕輕緩緩的像是小混混小流氓挑釁一般,拍了拍他的臉皮:“別囂張,我想取你性命,不過隨手!”

  “你!你!”明黃長衫男人褲子瞬間濕透,口中顫聲道:“你,你敢,你眼里還有沒有王法!”

  “三尺之內,五步之中。你跟我說王法?”張勁瞪著眼睛把臉湊到他旁邊,一把揪住他的衣領,單手提起來,猙獰道:“管你什么身份,惹急了一劍殺了!你的一切榮華富貴全部化為夢幻泡影。”

  張勁的鼻息近乎噴在他的臉上,切齒道:“如果王法有用,每年為何還有那么許多人被丟入大牢!”

  說完,張勁隨手把他一丟,近乎摜,道:“哼!”

  “你!你好大的膽子啊!你,你居然敢如此羞辱于我!”明黃長衫的人怒不可竭的捂著脖子起身,手指顫抖:“當我天家威嚴是什么了!”

  張勁瞬間沒了興趣,懶然一指過去,他只剩眼珠子能動。

  一言不發,張勁看了一眼一堵畫了奇怪字符的石門,還有一個極為精密復雜的環環扣環環的石鎖,冷笑一聲,境界瞬間開到金丹,一拳轟出!

  石門塌陷,可以看到半米厚的石門之后,一條甬道露出來。

  走到甬道盡頭,張勁抬眼一瞥各種奇怪字符,表情都欠奉,又是一拳轟出。

  一間大廳。

  大廳內有一個精密超過現代程度的科技造物,通體金屬制成,正面一個凹槽,下方一個出物口。

  張勁切了一聲,取出玄晶往凹槽上一放。

  凹槽閉合。

  一陣響動聲后,一把嶄新的劈風刀從出物口掉了出來。

  隨手塞進系統包,張勁轉身打算出去,卻發現原來的入口處是光滑的金屬墻面。

  冷哼一聲,張勁一拳轟穿整面墻,原路返回。

  回到入口,張勁回頭看。

  石門仿佛傷口愈合一般緩慢生長著又閉合成為石門。

  什么見鬼的設定,策劃你可能喝了假酒!張勁扁扁嘴,一言不發的轉身離開了打鐵鋪內堂。

  出門還沒走多久,身后馬蹄聲疾。

  張勁回頭間,三十余騎全副武裝的騎兵由兩側包抄,將他團團圍在了中間。

  “就是此人,冒犯圣顏!拿下是問!”領頭的騎士拔出腰刀一指張勁:“給我拿下!”

  張勁環視一圈,輕道:“呵!”

  心底戾氣直沖頭顱,一股憤怒瞬間登頂,張勁緩緩提升境界。

  煉體、煉氣、煉氣大圓滿、筑基、筑基三重境、金丹、金丹圓滿、半步元嬰、元嬰、元嬰初期、元嬰中期……

  到了元嬰中期,張勁不知如何心態,境界提升的越來越慢!

  界光城舉城震動,幅度越來越大,天色轉陰,狂風呼嘯!

  元嬰后期、半步離塵!

  陡然一點藍紫色霹靂由張勁眉心竄出!

  一股勁風由張勁處勁射出去,四面三十多不過界光城軍士,身上毫無境界無非依仗馬力抵抗風壓,此時哪里能留住,刷一聲三十多騎全部被吹上了天,甩不知去了哪里。

  “哼!”不知為何心中戾氣消解,張勁瞬間收束氣勢,轉身繼續往前走,還低聲自語道:“匹夫一怒,當血濺五步!可要讓那貨害怕,只有打到他痛,滅他天輝帝國八十余城之八成,或者一劍殺了他,永絕后患。可這么做,還有商路跑么,我可沒興趣做牛皮菜的天子,就這一次,我忍!”

  繼續前行,張勁忽然停步,冷冷直視前方。

  被吹飛的三十多騎再度集結,三十多騎橫為一排,所有騎士手持騎槍,對張勁發動了沖鋒!

  雖然只有三十騎,卻居然有一股百戰老兵才有的蕭殺氣勢,伴隨著地面的顫動,速度越來越快,向張勁直沖而至。

  張勁淡淡抬起眼皮,境界陡然全開,直接開到星空境,右手兩指并攏,全力一劃!

  無聲中,整個界光城張勁面向的那一半,被這一劃切成廢墟。

  “忍耐當然是有限度的!”看了一眼化為廢墟的一半界光城,張勁隨手關閉了面前彈出的惡意擊殺提示面板,繼續往廢墟一片的西城門行走:“再敢來,我就讓天輝帝國血流成河!反正只是個游戲!來啊,造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