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7章 久別重逢
  臨進游戲前,張勁叫了份外賣,有了修士水準的軀體以后,他總不會感到餓,往往是想起來需要吃東西才會去吃,而不是身體缺營養的提醒反應,總之以前沒修士能力的時候,是按時按點吃飯,這會是模擬常人的需要去吃飯,總之挺銷魂的。

  等了23分鐘,外賣送到了,張勁打開門,一愣。

  外賣員也神情一怔,低著頭粗著嗓音:“蓋澆飯27塊,外賣費用9塊,合計36塊。請簽收。”

  “慢著!”張勁看著遞過餐盒的外賣員忙道:“阿俊,是阿俊嗎!”

  “先生您認錯人了。”外賣員疾步往外走。

  張勁慌忙截住了他,一掀防風頭盔,露出張俊消瘦的面容來:“俊,真的是你,五年沒見,咱們好好敘敘?”

  “張哥,你這又是何必呢。”張俊滿面風霜的臉上,雙眼向別處看著:“你這次就幫不了我了,我自己來吧。”

  “什么話!”張勁一拽他的胳膊:“來來來,進屋說。”

  張勁把他拽進了房子,從冰箱取出啤酒,又切了一袋袋裝熟牛肉裝盤,取了一盤花生米,對著酒箱子說:“俊,來點白的?”

  “馬上還要開車,不了。”張俊聲音平淡,沒什么故人相見的激情,坐在桌旁沉默。

  張勁笑道:“噯,別這么表情嘛,久別重逢,最近怎么樣。”

  “挺好的。”張俊不欲多說,一副沉悶樣子,和當年他在小城市遇到張勁完全不同。

  “哈。”張勁見他不喝酒,取了一瓶瓶裝飲用水和一瓶飲料,自己倒了杯啤酒,坐下說:“怎了,遇到什么難處了,說說看?”

  張俊沉默了一會,終于還是開口了。

  五年前,他因著張勁的一層關系受雇于葉煒,玩了五年的修真大世界游戲,賺了很多錢,買了車買了房,兩年前結了婚,生了二女一男三個孩子。

  本來這很幸福,這樣幸福的日子也過了兩年,他對媳婦無微不至,照料有加。

  一個月前,剛好是葉煒解除和張勁合約的時候,他被最好的朋友出賣,游戲里坑了他一把大的,向金主出貨的時候出了點紕漏,不僅本錢填進去,還欠了葉煒二十多萬華夏幣,葉煒以此為理由解除合約,并且催債于他,逼的他妻離子散。為了還錢,張俊索性只身來到云海,到處打工,如今欠款還剩十來萬,張俊打算還了錢以后,去找老婆和孩子,爭取復合。

  “我知道是什么回事。”張俊緩緩抬頭,一臉哀愁的看著張勁:“他們說你始亂終棄,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人,張哥,言盡于此,我自己認錯的朋友,我認栽,這筆錢賺回來以后,我只希望小倩能再回來……游戲,我不會再碰了。”

  說完,張俊一口喝完瓶裝飲用水,站起身拿起防風頭盔。

  “俊!”張勁站起來,不可置信:“這一切都是葉煒干的?他為什么要逼到你妻離子散?他不是那樣的人。這中間到底怎么回事?”

  張俊淡淡笑笑:“呵。我也知道你不是始亂終棄的人。但現在整個游戲都說是你拋棄了暮雪嫂子。事實如何,張哥你一定心里有數。就像他們說我試圖吞掉那筆錢,被人發現了一樣。我身敗名裂了。我們都身敗名裂了,張哥。”

  張勁沉默的緩緩抬手拍拍張俊的肩膀,抿著嘴,咬牙開口:“俊,要不這樣,我現在開著一個店,你來開分店如何?我幫你!”

  “謝了!張哥,不用。你已經幫我夠多的了。這次,我自己來。”張俊緩緩套上防風頭盔:“事情總會水落石出的。”???.

  “叮咚!”

  一道門鈴聲。

  張勁打開門。

  五個跟班染回了頭發,各個西裝筆挺的立在門口,每個人都買了一箱子酒、一些水果,一臉討好的笑容看著屋里。

  “老板!我們五個合計了一下,要不是老板給我們飯吃,也落不到什么工資,這些東西不成敬意,孝敬老板的!嘿!嘿嘿!”壯漢鐵男五大三粗的憨笑著開口。

  “幾個小兄弟。”張勁對張俊笑笑說,一拍他的肩膀,頭錯過肩膀在他耳邊說:“俊啊,來幫我如何,我昨天玩游戲剛賺了他42億啊,游戲這東西,你退了,就永遠是那個名聲了,想洗掉惡名,只有堅守啊。游戲,剩者為王啊。”

  張勁緩緩把頭探回來,對五人笑笑:“張俊,五年前我的一個小兄弟,你們認識一下?”

  “好!”張俊忽然一捏拳頭,咔咔直響:“承蒙張哥你看得起我。沒有遇到你,也沒有我之前五年的起落和輝煌。一生不擇二主!張哥,我先幫你開分店,游戲那邊,我準備一下就去。”

  壯漢鐵男瞬間分清楚了張俊在張勁心中的地位:“俊哥!我們五個以后就是你的兄弟了,有什么事盡管找兄弟!”

  張俊笑笑,伸手:“好,我正打零工,偶然碰到張哥,那邊還沒辭職,我先回去說下,你們先跟張哥敘,一會來。”

  “這人厲害啊。能在云海跑外賣。”五人故意當著進電梯的張俊說“悄悄話”。

  “是啊,云海多大了,活地圖啊!我自問沒這本事。怪不得鐵男要叫俊哥!”

  “鐵男都叫俊哥了,也是咱們的俊哥!你們都聽好了,以后咱們五個,第一聽老板的,第二聽俊哥的!”

  張俊會意一笑,轉身行入了電梯。

  “進來坐。瞧你們,還跟我客氣。”張勁也不在乎他們的禮品,任由鐵男指揮五人把東西搬進屋里,拉了五張椅子,圍著桌子擺了一圈,笑笑:“怎么樣,送貨還習慣嗎?”

  “挺好的,特充實!”張勁眼角的余光看到鐵男的腳左右踢了踢,鐵男堆著笑臉說:“老板,咱們也想大口喝酒,大口吃肉,不知道,嘿嘿,您上回說的游戲賺錢,咱們能不能幫您點忙?”

  “沒有問題。等馬上阿俊到了,讓他帶帶你們。”張勁取了幾瓶飲料:“喝點?”

  兩個人咽了口口水還沒來得及說話,下面就挨了鐵男一腳,頓時不吭聲,鐵男接話道:“老板,俊哥跟您多久了?”

  張勁倒沒多想,隨口道:“五年前遇到的,當時我還在家啃老,怎么了?”

  “噢!”鐵男做恍然狀,五對眼睛互相看看,瞬間交換了個眼神,鐵男道:“剛才聽老板說,要給俊哥開個分店?”

  “哈!”張勁不以為意:“阿俊有這方面的經驗,等你們在秀文那里學的差不多了,想開分店盡管找我。”

  “老板,真的嗎!”鐵男一精神:“我們也能開分店?”

  張勁笑笑:“別客氣,喝點水潤潤嗓子再說。”

  五人聞言,四雙眼睛看看鐵男,鐵男點頭,都擰開水瓶喝了。

  結果沒說幾句,五人就被張勁忽悠著喝了點白的。

  張俊回來的時候,看到的是張勁和鐵男難分難解的掰手腕的情景。

  張俊笑道:“張哥,我回來了。”

  “啪!”張勁稍微使力,鐵男的膀子就被拍在了桌子上,死死的……

  鐵男的表情如同坐了個直角過山車!一臉懵逼!

  “哈哈,歡迎回來!”張勁起身:“俊啊,明天去買個車?看上什么車盡管說?”

  鐵男五人雙目發光!

  張勁無意中看到,對張俊說:“也給幾個小兄弟挑幾輛?”

  “好,都聽張哥的。”張俊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