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22章 沉默為敵
  張勁看看陳秀文疑惑的樣子,心中遲疑了一下,轉頭對地上的尸體冷笑道:“好,我等著!”

  “你死定了!”“喝我水”隊伍的隊長尸體上冒出字符氣泡,而后一道白光直沖天際。

  “張哥,怎么了?”陳秀文蘿莉體型走到張勁面前:“你干嘛殺他?”

  “哼。”這種事情怎么解釋?沒法解釋,沒法解釋就不解釋!張勁冷哼一聲,道:“不知道就別問了。我和他都清楚怎么回事,還有,把隊伍退了。”

  “你怎么這么小氣呀,我跟他沒什么的啊!”陳秀文誤會了,氣惱中退了隊伍,氣鼓鼓的站在一邊:“還居然騙我說你有妻子!哼!有妻子還管我!”

  這話張勁沒法接!

  離婚后他的心態產生了巨大的變化,熱情全部消退,只剩下冰冷的戾氣在心底閃閃發光。

  他立在原地,手持七星神兵,一動不動,任由陳秀文在他旁邊氣惱的瞪著他,口中說著氣憤責怪他管她之類的話。

  張勁沒等多久,兩支五人隊伍從廟會復活點方向疾奔而來,將張勁圍在了最中間。

  但那“喝我水”隊伍的隊長并沒有來。

  又過了沒多久,他才帶著十幾個女性玩家到場:“就是他,知道了咱們的事情,輕重你們都知道,怎么做用不著我多說了吧!”

  張勁冷笑:“這種事我懶得理,我剛才說過了吧,見你一次殺一次,你再度出現,以為我說話是放屁嗎?”

  “你知道怎么回事,我們也知道,本來若是就此放下,大家相安無事也就算了。既然你想把事情鬧大!咱們就鬧鬧看。我反正不吃虧!”“喝我水”隊伍的隊長冷笑揚聲:“這里在的都是她們的朋友,你懂我的意思吧?你若是想毀了十幾甚至幾百人的名聲,盡管繼續鬧!”

  刷!境界開到煉氣,張勁瞬間已在他身邊,長劍歸鞘,口中道:“聒噪,我說過,見你一次殺一次!渣滓!”

  “喝我水”隊伍隊長又被強殺了!

  “這是我和他的事,和你們無關。”張勁冷冷環視周邊圍繞著一臉緊張的女玩家。

  “怎么無關了,他要挾我們,必須和你為敵。”一名女玩家一臉悔恨,咬牙對張勁道:“你為什么要招惹他!”

  “哈!既然是敵人!就不話家常了!受死!”張勁境界一開,身影如電,在人群中走了一個來回,十幾個女玩家全被強殺!

  “給我叫人!不然你們知道結果!”喝我水隊伍的隊長尸體浮現一行字符氣泡,接著化為白光復活去了。

  張勁冷冷道:“哼!人渣!再來多少遍都一樣!縱千萬人何懼!”

  “就你是圣人!就你是好人!你可惡透頂!你為什么招惹他,全被你毀了!”一個女玩家頭頂冒出氣泡后,化為白光復活去了。

  張勁心知是怎么回事,但他什么話都沒說,只是冷笑,冷哼一聲:“我就在這等著,直到這渣滓繞道為止!”

  過了二十分鐘,這些女玩家呼朋喚友,將整個弦鎮近乎所有的華夏玩家都召集到了城郊。

  總數三百八十七人!

  煉體九重1人,煉體八重27人,煉體七重140人,剩下的都是煉體七重之下的。

  作為對方境界最高的人自然是高手,有說話的分量,他看看聚集到的人在喝我水隊伍隊長的指揮下不斷調整隊形,走出場中,皺眉道:“九素,你朋友說的有事,到底是什么事,我雖然會無條件幫忙,到底該知道原因。”

  “哼!”

  異口同聲,張勁、喝我水隊長、十幾個女玩家一起冷哼。

  “廢話少說!”“別說了,打!”

  張勁和喝我水隊長一起冷笑。

  “你們這仇有點大啊。”此人皺眉看看兩邊,忽然跳出去道:“事情沒搞清楚之前,我是不會幫手的。”

  一個女玩家恨聲道:“你不幫忙從此大家不是朋友!”

  “有這么大仇嗎!”煉體九重玩家詫異:“坐下來談談不就算了?何苦?”

  那女玩家冷哼對另外一個女玩家道:“九素,這就是你說的死心塌地?”

  那名為九素的女玩家驚怒交加:“蓬蓬,我好意幫你,你怎么可以這么說!太阿,你聽我解釋!”

  “豁喔?”那煉體九重的玩家詫異看了一眼九素:“你算計我?”

  “算計你又怎么樣,不是聽說你仰慕她,你就是這么仰慕的?虛情假意!”那蓬蓬冷哼。

  “激我?”那煉體九重的玩家吃驚:“一個游戲,何至于?那邊的朋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張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嘴角一鉤:“沒有理由出手,左右為難嗎,我幫你一下吧。”

  刷!

  一道白光緩緩從煉體九重玩家的脖子處裂開。

  張勁把他強殺了!

  “自古忠義兩難全,我成全你。不用謝!”張勁冷冷對著地上的尸體道,說完,對四面驚駭而后退的包圍圈道:“還有誰進退兩難的,我幫他一幫吧!”

  “你這人好沒道理!什么事情你們都不說,就只是殺!”一個煉體八重的玩家激怒道:“請我們幫忙總要說個理由吧!”

  “很簡單啊,那邊那個人,是敵人。沒有什么理由。你們幫就是朋友,不幫,以后恩斷義絕。哼哼哼!”喝我水隊伍隊長開口道:“不幫我的,都拉黑,刪除好友。”

  十幾個女玩家臉色漆黑的照做。

  “幫,我幫就是了!別啊,別拉我黑!快把我加回來!”

  “慧慧,你這是怎么了!你為什么聽他的!怎么回事!”

  人群一片嘩然。

  “哼哼!我這邊這么多人,堆都能堆死你。殺我,就要付出代價!”喝我水隊伍隊長冷笑:“我冷傲長這么大,還沒受過這種屈辱,我要把你洗成白板,每天按在復活點摩擦!混賬東西!”

  “說完了?”張勁一抬眼皮,境界一開,于重圍之中一劍橫掃,五個人連他一起被強殺:“那就從我面前消失!”

  “張哥,別胡鬧了!”陳秀文一拽張勁的披風:“我,我聽你話就是,你別殺了呀。”

  不是那回事。張勁詫異挑眉回頭,道:“總之因為一些不能明說的原因,我跟他現在是死敵,我們倆都清楚,但都不會說破。”

  “不能化解的嗎?”陳秀文略有所悟,一臉驚悚的陡然看向喝我水隊伍隊長:“我的天哪!好險!張哥,你,你隨便殺他,我,我到后面躲著!”

  “哼!現在還裝什么純!白蓮花!”剛剛回到附近的喝我水隊長冷傲冷笑的聲音傳來。

  刷!

  一劍強殺。張勁對著尸體:“我是怎么說的?見你一次殺你一次的吧?”

  “你殺又如何!我偏要在你面前屹立不倒!”尸體復活去了。

  “混賬,你們就這么看著我被殺啊!想不想好了!給我上!”冷傲再次回來,遠遠大喝一聲:“我喊你們來,就是讓你們看戲的嗎!”

  張勁見狀,隨手一攜小蘿莉體型的陳秀文,一躍跳上黑鐵寶船,把她放到甲板上:“在這看著,我殺到他服軟繞道為止,讓他知道,他是老鼠過街,人人喊打,讓他知道,他的所為是臭老鼠不能見人!讓他知道,做這種下作事情,只能陰暗的進行不能趾高氣昂!”

  “嗯!”陳秀文拍著胸口:“我剛才那會嚇死了,他居然在游戲里!!”

  “你要是無聊。”張勁冷冷的扯了個嘴角:“船艙有一個傳送門,里面有些牛皮菜,你可以和他們對練來獲得一些基本修為。”

  “沒事的。”陳秀文道:“我本來發現了一個礦洞,正打算帶他們去一起探索,既然……就等張哥一會一起去好了。”

  張勁跳下黑鐵寶船。

  此時再遲鈍,在場的人也看出來張勁的境界不是煉體境了。

  “殺小算什么本事!”

  一劍強殺,連話都欠奉。

  “有本事別殺小號啊!”

  一劍強殺。

  “圍起來!”

  一劍強殺。

  27次強殺后,張勁冷冷對尸體道:“做了什么事,自己沒點數嗎?做人,自覺點。”

  喝我水隊伍隊長冷傲,再也沒出現。

  張勁跳上船:“哼,做這種事情被發現了,還想光明正大的在街上走,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