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138章 合戰武天
  這一夜沒有騷擾,張勁得以恢復了一半的傷勢,“五級皮肉輕傷”恢復到了“二級皮肉輕傷”。

  一大清早,張勁剛起身,一道身影呼嘯而來,張勁迎面吃了一腳,飛撲撞到墻上,當場撞了個“三級皮肉輕傷”,他含著雙目,雖然一副豬頭的樣子看不出如何,但他含住了憤怒和不忿,竭力爬起來,掙扎著站直。

  他看到一個高壯少年一臉冷笑的看著他,見他起來,冷笑道:“如果不打你,武天老師就會責罰我們,別怪我,要怪就怪,你在武天老師跟前說了‘總堂’兩個字!”

  “WU——啪——!”一聲爆響,這高壯少年后腰中腿,武天臉色鐵青:“什么,趙慕嵩,你也是總堂來的細作!?好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老子打死你!”

  武天抓住趙慕嵩就是一陣毒打,張勁看不過眼,冷笑著吐出一個“哼”字,道:“什么老師,為人師表,就這樣……”

  話還沒說完,張勁被一腳踹在了臉上,一個旋轉,飛撲撞墻,撞出了個“四級皮肉輕傷”,摔落下來,又摔成了“五級皮肉輕傷”。

  “好小子,還敢嘴硬!給我打,誰打到他求饒!我指點他三句口訣!”武天一臉病態怒容,指著張勁對身后怒吼:“如果沒人動手,我就把你們全都教訓一頓!”

  嘩啦啦奔上二十多個少年,每個人都輕手輕腳的碰碰張勁,只有幾個下了重手,硬是把張勁錘成了“一級重傷”!

  張勁鼻青臉腫的,根本看不出表情,渾身青一塊紫一塊,他硬是咬著一塊枯木,掙扎著爬出人群,竭力支撐身體試圖站起來,卻被武天又是一頓毒打。

  看到張勁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武天才怒哼一聲,一揮手,和同來的少年們往回走:“明天再收拾你,看你服不服!”

  “在下葉煒,拜在總堂武凌天座下,奉總堂武長春之命,前來學習基礎武藝!”一道聲音從外傳來。

  “喝!好啊!總堂把我武天這分堂當作什么地方了!想派人來就派人來,學費一分錢都不給我,讓我白干!豈有此理!”武天面容扭曲:“你們說,這公平嗎,你們一個月20兩金子,而他們,一個子兒都不必出!走!跟我看看去!”

  他身后的少年們攝于他的病態武力,不敢做聲,都低著頭,含著眼神,跟了過去。

  “嘿!還真來了啊!”張勁吃力的扶著墻爬起來,扶著墻往外走,好不容易走到大廳,看到的是劍帝葉煒手持一把木劍,被三十好幾個人分成六波沖垮,按在地上暴打的一幕!

  這天夕陽西下,張勁和葉煒并排躺在武場冰涼的大理石地板上,看著黃昏的景色。

  “你真會找路線,看著只有一條路,你就不想想,為什么另一邊是23個節點,這邊只有一個?”劍帝落了個三級重傷,和二級重傷的張勁一人拿了個小酒壺,對飲。

  張勁喝了一口游戲道具酒,沖散了增強到20%的痛覺,咂吧了一下嘴,道:“近啊,如果這條路直接能通過去呢,不試試怎么知道?哇,這么刺激的事情以后,喝上一杯,真是太解悶了。老葉你哪來的酒?”

  “一個銅板一小壺,本帝是誰,拿野果子換的。本來想過來找你敘敘舊,陪你一起被不講理的打成了個豬頭。”葉煒拿著酒壺喝了一口,齜牙咧嘴,滿臉漲紅:“這味道真刺激!還渾渾濁濁的口感,嘖嘖!呸呸呸!”

  “有就不錯了,你還挑!對了,晚上的時候,旁邊會有騷擾睡覺的,前面只有我一個,還重傷,沒什么把握,既然你來了,咱們把他們拔掉,睡個好覺如何?”張勁又是一口濁酒下肚,趁著熱勁問葉煒。

  “哼哼!”葉煒瞥了他一眼:“我去過很多大世界,有一種很強的散修,能夠開宗立派的,訓練起來徒弟一個比一個狠,你這算什么,有些當老師的,恨不得殺了你。聽本帝的,不要搭理他們,如果你睡不著,那是你本事不到家!看本帝給你睡個安穩!”

  葉煒說完,就呼呼大睡!

  “秒睡啊這是!”張勁驚嘆:“還能這么玩?”

  “本帝是誰?說睡就睡,說醒就醒。”劍帝一睜眼,一口氣把濁酒喝干凈,出了一口氣道:“早點休息,這種BUG修復起來少說半個月,這個武天的訓練方法,后面還有更厲害的,前面這不過是開胃菜而已。這就把你給難倒了,也太愧對劍神名號,本帝真是羞恥與你為伍!”

  張勁一扁嘴一瞪眼:“睡就睡,誰怕誰,你做得到我憑什么做不到!看我秒睡給你看!”

  劍帝直接呼呼大睡,張勁各種翻騰,就是睡不著,好不容易有了睡意。

  黃鸝叫來了!

  劍帝依舊呼呼大睡。

  張勁一下子就醒了,瞪著眼睛盯著黃鸝方向,一閉眼,又試圖入睡。

  鶯雀聲響起!

  張勁苦哈哈的,繼續睡。

  第二天一大清早,劍帝葉煒精神抖擻的起身,看到的是頂著兩個熊貓眼的張勁,劍帝咧嘴一笑,又取出一壺酒,低聲笑著說:“弦煜,你還是不行啊,偏科可不是什么好習慣,想跟本帝齊名,全面都要強才可以!”

  張勁一瞪眼,認了!

  兩人剛對話完畢,迎面三十多個少年沖了過來!

  劍帝一把奪過張勁剛取出的玄鐵寶劍,哈哈大笑:“寶劍在手,有我無敵!區區三十多人,又有何懼!”

  他手中寶劍一格,三十好幾把練習木劍便被招架住,劍帝一次甩手,三十多人飛甩了出去,而他不守反攻,向著對面三百多人的隊伍直接沖上:“三百人又如何,本帝何懼之有!戰啊——!”

  劍帝手持寶劍,所過無一合之敵,所有武天身邊的少年最后都被他以劍背或擊或拍,打成重傷,而劍帝立在了武天跟前,看著武天,笑道:“你就是這里的教習吧,不如不開境界,咱們來過過招?”

  “不開境界?笑話!放棄自己的優勢那是最愚蠢的做法!”一個碩大的拳頭一拳崩斷了劍帝手中的寶劍,深深印入了劍帝的臉龐,他打著螺旋直飛十幾米,撞上了張勁身后的墻,而這居然不算完,武天追擊了過來,凌空一腳眼見就要踹在劍帝的后腰上:“自不量力,在沒能全身而退之前鋒芒畢露,是最蠢最蠢的事,你比先來的小子差遠了!”

  張勁隨便抽了一把精鐵長劍,長劍出鞘,當空一掛!

  “好小子!你也是個蠢貨!”武天一瞪眼:“以為有了援手,你們兩個就能在我手中全身而退了嗎!太天真了!我還沒開境界呢!”

  “你開了又如何!”張勁隨手把手中的精鐵長劍丟給劍帝,又取出了一把,斜斜遮擋住上中下路,身呈蹲姿:“如果來習武,是要做一個縮頭烏龜,這武修來何用,當出手時便出手!死又何懼!”

  “哼!漂亮話說的倒是好聽!就不知道手上功夫如何!來吧,讓我看看總堂來的弟子,究竟水平怎樣!”武天冷笑過后,一個墊步,飛起一掌直推,速度極快的直撲張勁中路胸腹之間!

  張勁橫劍一旋,武天慌忙變招撤手,而在他撤手間,劍帝一劍把他逼向了張勁,此時張勁卻一劍橫切,切在了一個奇怪的位置。

  “弦煜,你搞什么?”劍帝慌忙又是一劍進逼,將武天逼向兩人之間的夾角。

  武天這一被迫退步,居然正好被張勁一劍橫在了脖子上,直接撞了上去!

  “喀嚓!”

  張勁和葉煒大眼瞪小眼,看著地上武天的無頭尸體。

  “什么情況?”葉煒瞇著眼看看張勁手中的劍:“弦煜,你剛才那一手怎么回事?”

  張勁看了他一眼,一言不發的就蹲下,從武天的尸體里摸出了一本秘籍《基本內功》,當場一拍!

  “啊!混賬!本帝的秘籍也敢學!”劍帝怒了,手中長劍遞向張勁:“速速解綁了抄一份給我,我可以給錢!”

  “噯?”張勁立刻從奔跑狀態停止,回頭道:“這個可以有,多少錢?”

  “你要多少?”

  “你出多少?”

  “你給個價!”

  “是你收!”

  “對啊,你給本帝一個價格?”

  張勁忽然一個箭步竄了出去,一支勁弩發射的弩箭釘在了張勁原本落腳的位置。

  幾百名全副武裝的甲兵包圍了武者堂,當先一名中年人大喝道:“給本統領搜,居然敢扣押本統領的愛女,縱然筑基三重又如何!兒郎們,跟他們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