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130章 冰釋復合
  破空飛行了一段時間,張勁落在界光城五金廟會區,躍下飛劍,卻發現曲雅靜沒跟下來。

  回頭一看,曲雅靜正趴在飛劍上干嚎,翻江倒海!

  也是,她境界太低,這種速度沒被氣壓壓死已經算是很強了,張勁眉頭微皺:看來下次帶小號飛行,速度得放慢點。

  隨手取出一瓶回命保心丹拋過去,張勁道:“來點藥回下氣血,以后我飛慢點就好了。”

  “不,不是的師父,哇!”曲雅靜一臉蒙圈表情:“四面景色倒退太快,拉的像是無數條細線一樣,還會動,我,我是密集恐懼癥患者,我……哇哇哇!”

  曲雅靜吐的稀里嘩啦,好半晌才恢復過來。

  張勁微微一笑,忽然迎面一道熟悉的人影。

  “咸魚?”慕容雪臉色有些傷感,看著張勁,又露出追憶的神色:“劍神?”

  張勁不言不語,就只是看著她,帶著微笑。

  “謝謝!”慕容雪忽然露出笑容:“是我誤解你了,你不是我愛的劍神,也不是我討厭的咸魚,你是弦煜,一個,我最熟悉的陌生人。我們還能做朋友嗎?”

  “如果你沒有被自身的思維束縛住,什么都可以,不是嗎?”張勁笑笑,略轉頭:“靜兒,你室友約在什么位置?”

  “師父,她……是慕容雪耶,四后之首慕容雪!哇!偶像!你們認識呀?”曲雅靜認不出張勁居然認出了慕容雪,一副驚見偶像的神色,就差過去要簽名了。

  張勁莞爾笑笑,道:“是呀,我們認識,你若是想要找她簽名,多半不會被拒絕。”

  “哇,真的嗎!”曲雅靜雀躍的拿出系統簽字本,跑了過去:“偶像,我仰慕你,請你給我簽個名吧!好不好!”

  “你既然認得我,你師父的簽名,你要了嗎?”慕容雪帶著領悟了什么人生至理之后的微笑,接過簽字本,一陣筆走龍蛇、龍飛鳳舞,一個藝術字簽名躍然紙上:“拿去吧,小姑娘。”

  張勁笑笑:“何必呢,本來她都不知道我,多好玩?”

  慕容雪瞥了他一眼:“哼,整天一副臭咸魚的樣子,實際上非常厲害,你如果不是這么裝,當年在學校,我未必會不肯接受你,蠢!”

  張勁咧嘴無聲了一會,低頭笑了:“你可是慕雪,高高在上的女神,全校7000多個男生,都以你為女友標本,我當然也要合群了,算不上仰慕,但若是不這樣做,只怕我連寢室門,都出不去。”

  “……”慕容雪一臉驚訝的回頭:“既然你不喜歡我,為什么總是委托第五紅袖轉告我說,你喜歡我?”

  張勁咧嘴無聲苦笑:“我自己都以為我喜歡你了,大家也都以為我喜歡你,第五紅袖也以為我喜歡你,其實,這只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你不必介懷。我們還可以是朋友?”

  慕容雪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也就是說,你從頭到尾,都在騙我?”

  “不算吧。畢竟愿意在一起。”張勁無奈苦笑:“若是不喜歡,怎么肯。”

  曲雅靜兩只眼睛瞪的像是兩個圓圈,頭頂一個錄音筆圖標,口中碎碎念:“黑歷史,驚天大秘密,獨家!哇,師父到底是什么人,好厲害,和風后慕容雪都有這樣的關系,哇!”

  慕容雪瞥了一眼曲雅靜頭頂的圖標,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繼續和張勁說話道:“既然喜歡,在我刷新了認知后,你愿意,繼續前緣嗎?”

  “我無所謂,有一個這樣凹那樣凸,天使的臉孔,魔鬼的身材的大美女,要跟我再續前緣,為何要拒絕,是個男人,都不會把你往外推的吧。”張勁笑笑,又瞥了一眼曲雅靜頭頂的圖標,對慕容雪一挑眉,道:“再說,作為一個師父來說,徒弟有個師母,更好。”

  “我也這么認為,不過呢,之前我為了自己的私心,沒有跟你說關于你的弦無雙的一些事情。現在我看開了,你終究不是劍神,你是弦煜,咸魚也好,劍神也好,都只是你的一個時間段的表現,是我執著和執迷了,那些都不是你,現在的這個才是你,我想,在更加了解到你之前,在確認是否還繼續喜歡你之前,我得跟你說明一些事情?”慕容雪又深深吸了一口氣,仿佛做了什么令她無比糾結的決定,渾身輕松的說道。

  “哦?”張勁笑笑:“愿聞其詳!”

  “這里不方便,你還有什么事情沒有,先去搞定,咱們找個地方慢慢說。”慕容雪看看曲雅靜。

  “哈!”張勁笑道:“五個未入門的嗷嗷待哺的徒弟,容我收入門下如何?”

  “無所謂啊。既然要接受一個人,當然是接受他的全部。優點和缺點。如果你不裝,愿意把缺點也給我看。為什么我要拒絕呢?”慕容雪看看張勁:“喜歡就是喜歡,沒有理由的。但在被深深吸引之前,我希望能更加清晰的看到真正的你。”

  “動什么都別動感情啊,少女。”張勁苦笑:“不要入戲太深。”

  “晚了。”慕容雪一臉哀愁的苦笑:“我幾乎可以確定,我接受你的事情了。”

  曲雅靜一口大氣都不敢出的開著錄音模式,手幾次伸到頭頂想關掉,又收回去,又伸手想關閉,又收回去,沒事咽上一口唾沫,忽然她臉色一白,卻是張勁和慕容雪同時看她。???.

  “我覺得吧,咱們還是復合比較好,你認為呢。”張勁盯著曲雅靜,口中道。

  “我也覺得如此,你是不是太慣著徒弟了?什么話能聽,什么話能錄都搞不清楚的么?”慕容雪一臉冷笑的盯著曲雅靜。

  “好吧,咱們現在復合了。我先去把五個徒弟收進來,這個熊孩子交給你收拾!”張勁回頭一挑眉,還眨了眨左眼。

  “噫——!”慕容雪看到張勁的媚眼,一身雞皮疙瘩:“你這么丑,居然也學人拋媚眼,快,把那個呆瓜還給我,我還是能接受一個呆瓜的。”

  “哈哈哈!諸多表象皆是虛妄啊!你著相了。”張勁笑笑,走向曲雅靜,笑容極度純潔:“走吧,靜兒,帶為師去收你室友入門?你看,為師還特地給你找來了你師娘?”

  “啊、啊、啊、啊、啊?她,她,她,我偶像,是我師娘???”曲雅靜張大了嘴巴,看看錄音文件,一咬牙,有了張勁的親口承認后,她哪里還敢留文件,立刻當著張勁的面把文件給粉碎刪除了!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慕容雪走到她旁邊,微微一笑:“你的師父,是一個絕世英雄,在三個月前,在很久之前,曾經以一人之力,單挑過一帝、三皇、四后一共八個人,而且全勝!你的師父是一個蓋世英雄,你開心不開心?”

  “啊?難道,劍神的傳說是真的!真的有劍神!?”曲雅靜一臉茫然的看看張勁:“師父,你干嘛不早說呀!我要是知道你是劍神弦煜,就不甩你撲克臉了!嘿嘿!”

  張勁一聳肩:“那是技能,不算我本事,所以沒說嘍,走吧,收徒弟去。”

  和慕容雪并肩,三人往約定位置而去。

  半個小時后。

  張勁的六個徒弟和慕容雪的兩個徒弟組團出去玩了,張勁和慕容雪在茶社區找了個茶樓攀談。

  張勁喝著游戲里付費的DLC碧螺春茶,放下茶盞,雙手并攏合扣于胸前,看著慕容雪嬌好的容顏,道:“你剛才說的需要說的,關于秀秀的事情,說吧。”

  “當我的面叫那么親熱,你不怕我再埋你一次啊?”慕容雪臉色一沉:“發生了這么多事情,全世界都說她是騙子,你還是忘不了她嗎?”

  “她是我自己的選擇,哪怕全世界都不認可她,我認可!我自己的選擇,我為什么要跟自己過不去呢?我知道的,她一定不是騙子。無論全世界相信不相信,我自己信,就行了。”張勁淡淡道:“那么,對于我的態度,你有什么意見的話,拔劍相向也無所謂!”

  “哼!”慕容雪眼淚嘩嘩的往下掉:“我才不會輸給她!你等著,你一定會愛上我,把她甩掉的!”

  張勁無聲撇嘴一笑,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沒有任何其他動作了。

  慕容雪一邊哭鼻子,一邊深深吸氣,終于開口:“她的事情有了眉目后,我一直暗中跟進,最近得到最新的消息呢,跟你在一起的那個陳秀文,是她們六個雇傭的人,你所深愛的人,和此事無關,她當時急需一筆錢出國留學,就接受了雇傭,去和你同居了一年,她現在本人在國外,我跟你要的照片是她出國之前去拿錢的時候,留下的。你贏了,她是愛你的,你們兩個人,真是牢不可破!這一場,我輸了,但我以后一定會贏回來。”

  張勁臉孔逐漸舒張,一抹喜意和一抹不可思議的敬佩從他臉上升起,他緩緩站起來,一臉不解:“為什么,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個,如果你不說,你不是更有可能讓我愛上你?你這樣不是失去了所有優勢?”

  “就算我攔截了消息又如何,我不希望我愛的人心里一直想著別人!我要和她公平競爭,比比看,你最后到底選擇誰!”慕容雪一口郁悶之氣散發出去,整個人再度圓滿無暇,笑著說:“至于你徒弟的師娘,虛位以待好吧,我等待五年后她回來,再一較高下!”

  “你要等五年?值得么?”張勁笑笑:“天涯何處無芳草啊!就沖你今天這次交底,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只是朋友么?你不是應該以身相許?”慕容雪拿起茶杯:“看得懂吧,端茶送客!”

  “哇!這么恨的嗎?”張勁帶著笑意站起身,伸出手道:“我也刷新了對你的認識,你真是一個很不錯的人。至少如果能夠連理共濟,我已經不會再去拒絕了。”

  “啐!”慕容雪臉上一紅:“瞎說什么胡話!信不信我埋你復活點!上次你都拉我手了,居然不認賬!氣死我了!說清楚了,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吧。死渣男!”

  張勁一頭霧水:“不就是,拉了個手嗎,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的嗎?”慕容雪臉上紅一陣青一陣,咬牙切齒道:“一個男人一旦拉了一個女人的手,女人就要跟男人過一輩子的,有些超越友誼的事情男女可以發生,但拉手是神圣的!哼!我不管,我一定要把你搶回來,你是我的!你都跟我拉過手了!你跟她拉過手沒有!”

  張勁瞠目結舌,倒吸一口涼氣:“你怎么不早說,早知道我干嘛拉你手!”

  “哼哼!晚了!”慕容雪白了他一眼:“你休想逃出本后的手掌心!”

  “嘶——!”張勁倒抽一口涼氣間,慕容雪一副風華絕代的即視感,走出了茶社!

  半晌張勁一抹臉,苦笑道:“怎么沒人跟我科普過這么可怕的事情?如果按這個算,我跟秀秀豈不是涼了?算了,敢作敢當!”

  張勁追出了茶社,遠遠大叫:“慕雪,女神,別走!我徒弟還差一個師娘呢!”

  張勁撞破了三面墻!

  慕容雪一臉冷色,臉上羞怒:“叫那么大聲干什么!你想死嗎!”

  張勁倒在廢墟中,帶著笑意:“我跟秀秀沒拉過手,卻先拉了你的手,所以,我們復合吧?”

  “哦?你不愛我,心里有別人,你還想跟我復合?”慕容雪冷冷道:“總要有些誠意吧?”

  張勁選擇組隊。

  慕容雪接了。

  張勁選擇轉移宗門。

  慕容雪接了。

  張勁選擇轉移傳說任務。

  慕容雪一愣,不可置信的看著張勁:“你這么舍得?你知道一個傳說任務意味著什么嗎?你認為我值得嗎?”

  “哈哈!”張勁大笑:“區區任務而已,哪里有你的人重要?如何,這樣夠不夠誠意?”

  “好!”慕容雪接收了任務:“既然你這么有誠意,就算你心里有別人,我也有自信,讓你不去想,復合,我接受了!不過若是你敢再拈花惹草,小心本后,切了你那不該有的東西!”

  “喔唷!”張勁驚恐的夾緊了雙腿:“不要吧,你這么狠的嗎?”

  慕容雪冷了一會臉,忽然捂著嘴笑的前仰后合,最后背過身去笑了半天,才轉身道:“嚇唬你的啦,我都跟你拉過手了,要是你不接受我,我還跟別人怎么在一起?真是笨死了,拉手的含義都不知道!”

  張勁咧嘴無聲笑了,從廢墟中起身:“沒技能,我大概也就和刀皇打個平手,想打贏劍帝差了點,你不嫌棄,我還說什么!手來!”

  “去死!正經點!”慕容雪死活不愿意,只是并肩而行:“咱們還有八個徒弟要帶呢,你這樣做師公,可是很不稱職的,正經點,嚴肅點!”

  張勁趕忙正經嚴肅,一副為人師長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