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120章 就成熟了
  傅芊芊狂奔到一輛跑車跟前,一拉車門。

  張勁揉了揉眼睛,再看,那輛品紅色的跑車已經瞬間提速,漂移中依舊加速,過彎沒了!

  點燃一支煙,張勁走在歸家的路上:“當年真蠢,早就知道她家世好像很不錯,居然沒追她,都是一窮二白白手起家,別人都開上幾百萬的跑車了,我還在騎鞋,差距呀!又被碾壓了,好難受!”

  “初心就是……”張勁吐了個不成形的煙圈,煩悶的在路邊的垃圾桶頂上摁滅了它:“以我一生,換她十年天真無邪!可惜,是個假女友。”

  張勁突然感到很傷感,一伸手攔截了一輛的哥把左手伸出車窗、手指有節奏敲擊車頂的出租車,就說了一句:“去最近的KTV,越便宜越好。”

  一言不發的,張勁開了個KTV小包,抓了麥克風就干嚎起來,絲毫不管有沒有點歌……

  累了就睡在KTV里面,餓了就托服務員給買,張勁昏天暗地的在KTV小包里面唱了睡睡了唱餓了吃沒事還買個醉,足足一周時間,才離開。

  雙手插在兜里,雖然看來落魄無比,胡子拉渣,蓬頭垢面,但張勁相比一周之前實在是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眼中多了頂天立地的一股精芒,更加沉穩,成熟了。

  如果之前,他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現在,至少,他已經是個男人,能夠承載,有了擔當了。

  “想通了,就放下了。”取出半包香煙,張勁點燃一支,一口氣吸到煙蒂:“想不通,什么都無濟于事!”

  “有道理!”

  張勁轉過頭,看到一個身穿牛仔褂、牛仔褲,留著中分,背著牛仔背包的少年人,對他比了個大拇指:“很有見解,走,我請你喝一杯?”

  張勁咧嘴吐出煙氣:“好啊!”

  “這么窮鄉僻野的城市,你怎么會想起來來這里?”在大排檔的座位上,兩人一人一瓶啤酒,桌子上干巴巴一盤花生米,張勁也不在乎,問少年人道:“工資及不上一線,各行各業也都不發達,學歷高點還會被排擠,不過要是專門來這兒開班授課,那你就真不簡單了!”

  “哦?怎么說。老哥,我正愁預算不夠,上哪找個工作養家糊口呢。不瞞你說,我比較了這一帶所有城市,在網絡上能搜索到的信息啊,我發現這里雖然工資不是很高,消費卻很低,以我的能耐啊,起家是最好的地方。要是能賺他點錢,起點資金,我就去別的城市發展。賺不到呢,就定居在這也不錯。哎,大哥,你剛才說那開班授課,莫非這里面有門道?”少年人捏了一粒花生米,丟進口中,嘎嘣咀嚼了一下,眼中滿是對未來的憧憬和對希望的渴望,一看就是剛出來闖蕩的年輕人。

  “哈哈!先吃!”張勁笑笑:“我是本地人,你初來乍到,按理說,應該我給你接個風。洗洗塵的。服務員,點菜!”

  “哎!”少年人半站起來。

  “坐下!”張勁一按他肩膀,笑笑:“讓我盡一下地主之誼嘍?”

  “好吧!”少年人雙手一扯褂兜,給張勁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身無長物,兩袖清風,齜牙笑著說:“其實我也不可能再多請了!”

  點了幾個下酒菜,張勁給少年人先倒了一杯啤酒,再給自己滿上:“這個城市,學歷普及度不是很高,所以對于師資資源缺口極大,你只要能掌握一門過硬本事,能夠有效的提升學生的成績水準,這里就能立足。只要不虧心教書,五年之內,你就能起底,去大城市繼續發展。”

  “其他的路線呢,就真的只能養家糊口了。”張勁拿起啤酒,遞到他眼前:“同是天涯淪落人,認識一下?我叫張勁,你呢?”

  “我叫張俊,咱們是本家呀,張哥您叫我阿俊就好!”張俊一口把啤酒喝空,感激的咧嘴說道:“謝謝張哥指點,不過我沒什么本事啦,大概只能洗洗盤子,做做苦力吧。”

  “啪啦!”一聲爆碎聲。

  隔壁桌一個赤膊著的男子臉紅脖子粗的把酒瓶子摔在地上:“你這么說,是不打算還錢了?”

  張勁側身看了一眼,臉色一變,反應快速的起身,一拽張俊的衣服,另一只手抓過他的包,向遠處狂奔起來。

  跑了一陣,待那邊的嘈雜恢復于平靜,張勁才和張俊往大排檔返回。

  路上,兩波喝的醉醺醺的男人,相互吹著牛,嘻嘻哈哈的走了。

  “哇,張哥,這邊這種事情很經常嗎?”張俊放下包,驚魂未定。

  張勁擺擺手:“我哪知道,不過想也知道,肯定不經常,不然他這鋪子怎么開下去?安心,來,吃菜!”

  吃完飯,張勁一勾張俊的肩膀:“落腳的地方有了嗎?到我那去?我那還有空房,有熱水,還有洗衣機,你今天洗好衣服,晾上,洗個澡睡一覺,明天哥帶你逛逛?看看有沒什么事可以做,怎么樣?等你拿到錢了,想住哪都隨便嘍!”

  “呃……“張俊遲疑了一下,手往褲兜一插,表情凝固,尷尬笑道:“那就勞煩張哥了!”

  “當初呢,我在家啃老,被老爸趕出家門,要我自力更生,我呢,沒什么錢,走街串巷到處打聽啊,這房子,要是找專業的,非2500一個月不可,可是我呢,運氣不錯,800一個月租下來了,一直住到現在啊!來,看看,除了那間之外呢,還有一間能住,你就住那里。”張勁一指用來給客人居住的空房,就打開冰箱,取了一大杯果汁出來,倒了一杯:“阿俊,手搖榨汁機榨出來的,要來一杯試試嗎?”

  “哇!”張俊目眩神迷的看著張勁的租房:“這樣的房子,只要800一個月?這地方也太好了吧?”

  “噯,你可別覺得多簡單。吃才是大頭,省不了的。一般情況,租房呢,找個500一個月的,就頂天嘍!”張勁把自己摔在沙發上,又道:“不存點錢,萬一生病,那才叫涼涼!”

  張俊把廚房和洗漱間都看了一遍,一臉艷羨之色:“哇,那張哥你好有本事,哎,張哥你現在是干什么的?按你這么說,想養這么個租房,一個月不得2000工資啊。”

  張勁反正喝了點,也不在乎給人知道,站起身來,走到游戲室,推開:“沒什么,前半生啊,就知道玩游戲,不好好讀書,這不,畢業以后呢,在家啃老啊,出來以后,什么都干不了,窮途末路了,還是在玩游戲,到底運氣好,闖了點名堂出來。可究竟不穩定。那邊是洗漱間,你先洗!早點睡,明天去早點,不然排隊十幾米啊!”

  張俊有些拘謹,應了聲,就去洗漱洗澡了。新筆趣閣

  張勁再度往沙發上一摔,盯著天花板,腦中又開始下意識的想起了最不該想的那個人,閉上眼,嘴角勾起,緩緩搖頭,什么都不想,呼吸逐漸均勻綿長,不知不覺鼾聲如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