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116章 命運愚弄
  “這不是真的,不是,為什么,沒理由的!”張勁失魂落魄、神情渙散,整潔的發型,被抓散,雞窩一樣爆炸,頭盔早已丟在一邊,信念崩潰,還玩錘子游戲。

  “誰能來告訴我,為什么,為什么要這樣!”張勁以頭錘桌,無比痛苦的低吼。

  叮咚!由于本掛游戲被關,十分無聊,所以開啟隱藏功能,現實掛!

  叮咚!“諸天萬界超級掛”強制綁定用戶張勁,開啟修真系統。

  “夠了!”張勁四面環顧,眼睛通紅:“不要騷擾我!”

  四面空間一暗,一個女孩的影像逐漸凝實,身著漢服,立在了他的面前。

  張勁:“假的,都是假的,什么都是假的!”

  漢服女孩笑容燦爛:“喲,被虐成這樣了。嘖嘖嘖,可憐吶!你有什么不明白的,也許我可以幫幫你?”

  張勁忽然撲向了她,雙手扣向肩膀,然而,他穿過了這個影像,狠狠的摔了個臉朝下,張勁也不管,一臉血的轉頭低吼:“為什么,你告訴我,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漢服女孩憐憫的看著他:“她已經膽子很小了,為了萬無一失,甚至不惜把你改造成一個傻子,要你像是一個傻子一樣討好她。認真戀愛,誰會愿意喜歡一個傻子呢?除非,她需要的不是一個戀愛對象,而是一個能隨時搞到錢的人。那么,這種情況下,一個傻子顯然更加令她滿意。”

  “可是我沒錢啊。”張勁茫然苦惱的抓著頭。

  “你家有。”超級掛淡淡的說:“她們早在接觸你的時候,就暗中調查過你的一切了。相比劍帝、瀟瀟來說,你最好騙,稍微給點甜頭就死心塌地。什么都告訴她了。她們互相一對。知道你說的是真的。一步一步套干凈你的一切后,你已經插翅難飛,只能伸著脖子等敲詐了。”

  “她們?”張勁陡然抬頭:“她們?”

  “可憐吶!”超級掛嘖嘖有聲:“現在還沒有發現嗎。”

  張勁忽然發狂,激動無比:“那你一定知道她現在在哪了,告訴我,告訴我!她在哪!她真的在云海嗎!真的嗎!真的嗎!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超級掛看了他一眼,伸手打了個響指,憑空一道霹靂劈在了張勁的腦袋上,把他劈暈了。

  超級掛一言不發的打開張勁的電腦,迅速掛代理,黑了一臺國外服務器,連續找了十幾個跳板,又黑了幾十臺服務器,而后遠程控制,同時操作幾十臺服務器編寫程序,少頃,十幾個程序被投入了互聯網,超級掛稍微等了一會,擦除了所有痕跡,退出操作過的服務器,打開手機,用手機編程語言編寫了一個APP,摁了一下APP的按鈕,隨后她又重新刷機。

  做完這些之后,超級掛坐到張勁的電腦前,再度開機,口中倒數:“五、四、三、二、一!”

  電腦屏幕陡然一黑!

  六個干凈整潔的粉紅色色調房間顯露出來,同時,六個游戲第一人稱視角顯示在下排。

  超級掛起身,拔掉了電腦的電源,再看屏幕,依舊沒有斷電,還在直播。

  超級掛又拿起刷機了的手機,打開,屏幕一黑,和電腦顯示的一模一樣!

  同樣,手機無法關閉。

  超級掛把張勁的手機往電腦桌上一拍:“覺悟吧!”

  超級掛起身,又撿起了張勁的頭盔,直接拆了頭盔,硬件調試,過了一會,她把頭盔重新組裝,套在了頭上。

  修真大世界。

  九死星海。

  雷霆域。

  失落之墟。

  劍帝眉心霹靂繚繞,上百個元嬰同時對戰失落之墟一座陵園的上百個守陵人,忽然他吐了一口血,所有元嬰消散,上百守陵人同時對他集火,一道粗大的雷光將劍帝電為灰燼!

  “什么情況!”劍帝立在復活點,懵逼的看著面前懸浮著的六個主視角,還有六個明顯是女孩子房間的懸浮窗:“直播?好你個九天,本帝申請多少次都不行,居然!”

  但沒看多久,劍帝臉色漆黑:“豈有此理!”

  一瞬間,所有頭盔端游戲的玩家都炸了!

  張勁腦袋昏昏沉沉的醒轉,入目的是一張絕美的容顏,眸子清冷,就跟他的臉相距不到一張紙牌的距離。

  張勁一個懶驢打滾向旁邊滾開,再看。

  “喲,死胖子,你醒了呀?”傅芊芊的聲音從后方傳來。

  張勁條件反射,毫無思考就懟了回去:“母夜叉你是怎么進來的?你不去證券市場跑來我這干啥?”

  “來看某個被欺騙了感情,玩弄了智商的蠢蛋死胖子呀!萬一他接受不了現實,跳樓輕生,老娘好歹假扮了他那么多次女朋友,不來看看合適嗎?”傅芊芊嗑著瓜子,津津有味的看著張勁電腦的電影。

  “你,在說什么?”張勁一臉茫然,忽然神色一怔,回憶起來之前發生的一切,一轉頭,看到一名絕美的漢服少女眸子清冷的站在他身后。

  張勁一指她,問傅芊芊:“母夜叉!她是誰?”

  “你在說什么呢?是不是不能接受現實,產生幻覺了?老娘建議你最好去精神科看看。這種事沒必要遮遮掩掩,這年頭,誰沒個強迫癥、抑郁癥什么的?”傅芊芊只是瞥了張勁一眼,就繼續嗑瓜子看電影了。

  “我的天哪!”張勁看看傅芊芊,神色震驚,脖子僵硬的緩緩回頭,盯著絕美漢服少女看了一會,又眼神呆滯的轉回頭,神色震驚的眨眨眼,一口氣從胸腔頂到嗓子眼,又眨眨眼,陡然回頭。

  “啊——!”張勁發出一聲超級滲人的慘嚎:“啊——!啊——!咯兒…”

  聲嘶力竭的幾聲驚恐大吼后,張勁很干脆的暈了過去。

  傅芊芊手中的瓜子掉到了地上,快步走上前看了看張勁,取出手機:“完了完了,死胖子不能接受現實,精神崩潰了,趕緊送精神科!”

  絕美漢服少女頭一低:“本掛怎么綁了這么個家伙。”

  在醫院醒來,張勁被迫做了一套答題,檢測顯示,心理健康,就從醫院跑了。

  “老娘早就提醒過你,玲瓏也勸過你,可當時你就是不聽。看吧,除了你,還有幾百人受騙,被玩弄了感情。有好幾個人,什么秘密都跟她們說了,被抓住了把柄,家產都被掏空了。還有的人,辛苦攢幾年的財產,被騙了個一干二凈。”傅芊芊邊走邊說,手中拿著一杯大杯的百事:“老娘早就跟你說過了,那女的有問題吧?”

  張勁沒有吭聲,一言不發,半晌才說話:“有意思么?我女朋友是假的!”

  “上網找女友,頭頂綠油油!”傅芊芊翻了個白眼:“還不如本地找個相親會呢,11號就有一場,你去不去?”

  “去啊!”張勁居然十分干脆:“在哪?”

  “哇,你都不悲傷一下的嗎?”傅芊芊吃驚:“我還以為你會幾年好不過來呢!”

  “我是走的心,沒有走過腎。”張勁挖了下鼻孔:“同居了一年!連腎都不給我走,手都沒拉過,有什么好悲傷的。”

  “喲喲喲喲喲!”傅芊芊來勁了:“老娘聽到了什么?就死胖子你那拿個香蕉就扭傷的老腰,讓你走腎,你行不行呢你?”

  “你!說!啥!”張勁怒目而視:“敢不敢去那里!”

  張勁一指右手邊一家快捷賓館。

  “哈——!”傅芊芊毫不在乎的大喝一聲,忽然臉色一冷:“不敢。”

  斗嘴了一陣,傅芊芊忽然意識流話題道:“哎對了死胖子,你怎么從境界排行榜上消失了?還跟老娘裝,肯定是接受不了打擊,刪號了吧?嗯?”

  張勁嘿嘿一笑,一伸手,拇指和食指搓了一下:“信息費啊?”

  “想的美,沒門!”傅芊芊白了他一眼:“老娘還沒找你要陪護費呢,居然要起來信息費了,被人碾壓了一次智商,死胖子你開竅了呀這是?”

  張勁神色一黯,眼睛無意識往左瞥了一眼,愣住了:“鵝滴個親娘額!夭壽嘍……”

  絕美漢服少女雙腳離地,懸浮在他的身側,眸子清冷的注視著他,他走一步,她飄一步,他不走,她停。

  “怎么了?”傅芊芊吃吃怪笑:“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奇奇怪怪的東西?老娘可以陪你回去再走一趟喲?”

  張勁反應神速,立刻一捂肚子:“嗷——————!廁所,哪里有廁所!我肚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