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一百零一章 安靜裝醇
  尋了一處清靜之地,張勁繼續苦修《苦海道訣》。

  鳳靈竹:噯,你要是再不來,我可就亂跑了啊!

  張勁:全界大比呢,拿到境界第一,月薪最低2萬塊。

  鳳靈竹:噢,在你眼里,我就值2萬塊呀?

  張勁停下灌注,思索了一會方才回復:還不是你管賬?

  過了一會,鳳靈竹回復道:那些都是虛的,入了天驕堂,記得把技能還我,這才是實在的。

  張勁皺眉,絕對理智狀態下他只計較結果,不論感情,陳秀文的這個要求讓他感到犯難。

  技能是他的根本,哪能輕易多出一份?

  長考進行了十五分鐘,絕對理智狀態下,張勁思來推去,最終計較出,他有一個掛,技能多出來一份真的沒什么,犯不著計較這件事。

  這個時候他才回復:好。

  鳳靈竹:你的誠意我收下了,現在我就去買飛機票!

  張勁嚇的當場解除了絕對理智狀態,回道:啥?

  她已經下線了。

  這個時候張勁才想起來,若干天前,她說過要搬來跟自己居住在一座城市的事情!

  “夭壽了我的哥。”張勁自語:“本寶寶只想安靜的裝醇的。”

  閉眼揉了一會臉,張勁收拾心情,又進入了絕對理智狀態,日子還要過,境界還要升,固化還要灌注,生活條件還要改善,她要來,就來吧,失而復得,哥無所畏懼!

  心中一動,張勁從包裹里扯出一套花花綠綠的悟性+3點的悟性裝,換下了一直穿著的虎威外套。

  樁功獲得的修為卻因此提升了二十八個百分點,相比這巨大的收益和進度上的提升,張勁根本不在乎美觀不美觀!

  又默默灌注《苦海道訣》提升了2%的灌注進度,三十二強比賽到張勁上場了。

  經過黑袍長老身邊的時候,他不動聲色的還對張勁低語:“小伙子,好好干,若是你能取得境界第一的名次呢,老夫可以考慮給你在我那侄女邊上說上幾句好話!”

  張勁腳下一個趔趄,差點落荒而逃。

  “嘿嘿,看到本大爺,居然緊張的差點摔倒,你的實力看樣子和傳說中的劍神天差地別呀,嘖嘖,就這水準,也配叫弦煜?”張勁這一場的對手見到他一個趔趄,頓時一臉輕視,毫不客氣的鄙視他。

  張勁懶得理會他,就地一個樁功狀態,居然在賽場擂臺上爭分奪秒的灌注《苦海道訣》!

  “哼,傻兮兮的!跟你當對手真是對我的侮辱!”見到張勁不吭聲,這人更得意了。

  黑袍長老見狀,也對張勁表現略有不滿,不知不覺他便對張勁有看好的心態,見狀臉色有些發黑,冷冷的連介紹都欠奉就道:“三十二強第五場比賽開始!”

  話音剛落,只是一瞬間一道血光拉出一條直線,張勁已在此人身后。

  轟!雙目瞪的幾乎瞪出眼眶,這個對手轟然倒地,昏迷了。

  “精彩的對決!”黑袍老者來勁了,加油添醋的解說起來一瞬間發生的事情:“比賽剛開始,參賽雙方同時動手,仉榮茂移動中對弦煜上中下三處要害同時出擊,弦煜不閃不避,一拳擊破仉榮茂胸口匯聚的防護魔氣,多余力道將他打暈,而此時仉榮茂進攻的三路尚且因為他手臂的距離,還差了寸許!惜敗一寸!三十二強第五戰,弦煜勝!”

  張勁經過他附近的時候,還是停下開口了:“長老,您大概誤會了,在下對您的侄女……”

  “害羞什么?男子漢大丈夫,怎可臨陣退縮!你不要怕!這事交給老夫!”黑袍長老吹胡子瞪眼。

  張勁氣勢一弱,抬腳便走。

  這話他沒法接!

  尋回原處,張勁繼續灌注《苦海道訣》。

  一直到決賽,張勁的對手都沒翻出什么浪花來。

  黑袍長老面色凝重的宣布決賽開始,話音剛落,場中一聲震響!

  張勁立在原地,仿佛根本沒有動過,他的對手已經呈現一個“大”字,鑲嵌入了擂臺對面的石墻里,昏迷。

  這一次,連血魔宗的根本秘籍都欠奉,純粹是以屬性碾壓!

  鴉雀無聲中,黑袍長老都沒有回過神,張勁已經下了擂臺,回到原處了,《苦海道訣》的灌注進度才是他心中的首要之事,對于是否會被青龍會總會簽入天驕堂,在他心里都不重要。

  “秒殺——!壓倒性的強,力壓絕代,強的邪門!不愧劍邪之名!煉體境第一為,來自天華大世界分會風雷堂的劍邪弦煜——!”黑袍長老激動的仿佛張勁是他的乘龍快婿一般!

  一只雪白的鴿子眾目睽睽之下落入了他的懷中。

  黑袍長老的長音驀然而止后再次高昂:“劍邪弦煜,以天驕堂排行第十的排位,為總會所簽!自此成為我青龍會潛力最強的天驕成員啦——!”

  “長老這個樣子,八成劍邪真的把上了他侄女。”

  “天驕配天驕,也算門當戶對。”

  “可惜了一朵鮮花,又少了一朵鮮花,哎,女神啊,又少了一個女神!”

  黑袍長老笑的像是狐貍一般,拿著一份電子合約,往他面前一放,低聲道:“不得了,月結3萬,若是考評合格,還有其他提成收益,小子,我悄悄告訴你,我那侄女,對你沒什么意見,只要你主動,你們就有故事!來,簽個字吧!這合約一旦生效,你就是堂堂天驕堂的人了,將來發達了,可別忘了老夫呀!”

  張勁面無表情的待他說完,接了合約仔細看了起來。

  “不會有問題的,都是根據雙方理念酌情擬定出來的條目!”黑袍長老看到張勁一條條的看合約,臉色漆黑的像是鍋底。

  都過了一遍,的確沒有什么坑,張勁才按照步驟開始簽。

  一來二去,合約剛奏效,電子錢包一聲悅耳之響,瞬間變成了5位數!

  張勁也沒往心里去,只是心情沉重。

  意境固化的開啟越來越重要了。

  不入意境,終為螻蟻!

  入意境要重修,這之間何止差了一星半點的進度!

  “小子,別走,你一簽約,我侄女就爭取了接迎差事,她馬上就到!你給老夫站住!”黑袍長老一把拽住想偷偷溜走的張勁。

  張勁只好開口:“前輩,也許,咱們有些誤會?”

  “什么誤會?啊?”黑袍長老吹胡子瞪眼:“休要解釋!大丈夫一言九鼎!”

  這話張勁沒法接!

  他閉目灌注《苦海道訣》。

  89%……90%……91%……

  張勁心境微微急切,全神貫注的灌注著《苦海道訣》。

  “慈長老,這位便是新進天驕堂的劍邪,弦煜了吧?”一道女聲,低沉沙啞。

  張勁心底掠過一絲不耐,此時《苦海道訣》歸真灌注等級已經達到了93%,他略微撫平心緒,停止了灌注,睜開雙眼。

  入目一名少女,舉止間英氣揮灑,既不失男性陽剛之意,也不缺女性柔媚之氣,剛柔并濟,別有風情。

  “含雪啊,對,就是這小子!叔跟你說,看緊點兒!”黑袍長老當面把張勁給賣了。

  張勁打量慈含雪的時候,她也在觀察他。

  兩人各自看完,張勁毫無表情波動,行動欠奉,慈含雪眼神在張勁臉上轉了一圈,便含笑開口,聲音沙啞:“三叔,您是不是誤會他了?”

  “不善言辭,這小子不善言辭,還靦腆的很,比賽我一路看過來的,信叔的沒錯!”慈姓長老的話把張勁聽的一陣默然。

  慈含雪沒在此事上耽擱,直奔主題:“弦煜,你的實力超凡脫俗,經天驕堂評定后,將你列在第十的位置,但這只是潛力方面,定下這個排位后,天驕堂命我慈含雪為你的接引人,領你入堂,以后若是有什么難題,盡管開口。”

  若說難題,自然是意境固化開啟所需要的天文單位一般的修為數值,但這屬于頂尖層次的絕頂秘訣,張勁能說?

  所以他的難題也只能變成沒有問題。

  所以張勁只是點點頭,道:“全憑妹子。”

  黑袍長老立刻一陣擠眉弄眼也不知道說了啥。

  慈含雪多少受了些誤導,看張勁的眼神略微變化。

  “沒有難題,即刻啟程,隨我前去總會!”慈含雪和黑袍長老耳語一陣,開口道。

  黑袍長老緩緩經過張勁身邊,低聲道:“能做的老夫已經盡力,自己把握!哼!”

  張勁神情淡漠的抬眼,恰巧慈含雪的視線也看向他。

  兩人幾乎同時對對方點了點頭。

  張勁毫無反應,眼神古井不波,慈含雪就明顯有些異樣,調整了一下才恢復,轉身向傳送陣方向行走。

  天知道她這叔叔說了什么見鬼的事情!

  慈含雪和他,只是一個美妙的誤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