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九十二章 風言風語
  飄渺大陸的天劍宗,和天輝大陸的苦海道宗,在弟子方面的區別甚大,著裝并不統一,怎么穿的都有。

  俞雪兒沿途所過一片行禮,她也不在乎,徑直帶著張勁到了天劍宗最大的殿堂之外。

  “師姐,里面師尊他們開會呢!”門外經過的一個天劍宗弟子小聲道。

  俞雪兒看看這弟子道:“開多久了?”

  “才開始,按規律怎么也得一個時辰,師姐,您這是又拉到真武金丹了?”這個天劍宗弟子看看張勁,試圖套下口風。

  俞雪兒回頭瞪了張勁一眼,隨后顏色一變,笑吟吟的說:“韓笠,這位呢,可不是一般的真武金丹,剛才在太清道宗……”

  “噢——!久仰大名,如雷貫耳……額那什么,師姐,這位師弟怎么稱呼?”韓笠做恍然狀,正要開口卡殼,尷尬問俞雪兒。

  “天輝那邊的,一個月之前洗白過劍帝。”俞雪兒淡淡的說。

  “啥?”韓笠低頭眨眼,再抬頭追問道:“師姐你說啥?洗白劍帝?”

  “想啥呢,當時劍帝只有筑基。”俞雪兒好笑道。

  張勁沒興趣解釋,泄底的事情能少做就少做,誤會也不會掉毛。

  “我想起來了,傳聞一個月前就有人是金丹了,霸榜足足半個月!不會就是他吧!”韓笠驚訝。

  俞雪兒滿意的點點頭,道:“既然師尊他們在開會,韓笠你在這邊干什么?”

  “嘿嘿,聽說有人在太清道宗把十大給滅了個干凈,這不,趕著去看看有沒有漏……”韓笠干笑一聲道。

  “說真話!”俞雪兒臉色一沉。

  韓笠左右看了看,尷尬道:“再過半個小時左右,慕容雪就出關了,到時候會經過這里,你懂得,嘿嘿嘿!”

  慕容雪?張勁眼睛一瞇,開口道:“哪個慕容雪?”

  “風后慕容雪呀,還有哪個。”韓笠茫然的答道。

  張勁啞然,看看韓笠,發現是個筑基圓滿,心中升起一股名為憐憫的情緒,道:“她不是和邪皇蕭瀟一起的嗎?”

  韓笠還沒出聲,俞雪兒就冷笑一聲道:“那個渣男?和劍帝在搶一個叫做弦無雙的女人,嘖嘖嘖,打了半個月了。”

  張勁啞然,實在是沒話說。

  韓笠接話嘿嘿笑道:“邪皇的說法是,弦無雙綠了他,劍帝的說法是邪皇偷他女人,具體怎么樣子的恐怕就沒人清楚了,反正他們倆一個在青龍會,一個在帝盟,現在從磐古大陸一直到天輝大陸,沒完沒了的在打。”

  張勁有些臉疼,生病一個月,再回來,劍帝居然和弦無雙走到一起去了,還捎上了一個邪皇蕭瀟。

  張勁懶得搭理,反正弦無雙在他生病一個星期左右就提出分手了,后面發生的事情,就和他無關,不存在被不被綠。

  “最經典的是昨天他們在直播對質的時候,那女人的話。”俞雪兒一副欣然神往的神色。

  “是啊,我綠了你們,怎么樣啊?”韓笠一副牙疼的樣子。

  張勁一臉冷漠,道:“游戲而已,現實并沒有發生什么,想多了。”

  “那還真不是。這女的,跟劍帝說她是蜀中的,跟邪皇說她是太原的,弦煜你猜,她到底是哪里的?”俞雪兒眼睛發光,眼中八卦之魂熊熊燃燒。

  “emmm……”張勁皺眉,不想搭理,道:“入門為何一定要找你師尊?”

  “弦煜,我發現你好像對這個事情忌諱莫深呀,莫非,你們還有一腿?”韓笠擠眉弄眼的用異樣的目光掃視張勁。

  張勁腦袋一炸,一記平砍,口中怒道:“找死!”

  韓笠化光而去。

  殺了韓笠,張勁回過頭,神色不爽,卻發現俞雪兒也滿是詫異和異樣的神色,當即額頭青筋直冒:“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你可以對我有意見和非議,我管不著,但當面說,先看看擋不擋得住我的平砍!”

  “哦!他那是個人行為,跟工會和聯盟沒關系。”俞雪兒低眼道,拉出工會界面又道:“咱們聯盟不打橫的,也不打不要命的,就專門打不長眼的,人已經踢了,走,弦煜,我帶你入門。”

  這個處理平息了張勁心中的怒火,他看看俞雪兒,不懷好意的笑道:“要不入了門,我也來試試……”

  “不會有人理會的,除了提升到頂級的玩家,都在忙著刷靈石,誰有那閑工夫放著錢不賺,去走什么心呀。你想多了。”俞雪兒轉身走向大殿大門,緩緩回頭:“不管你和那女人有沒關系,長點心眼,咱們聯盟地盤夠大,收靈石的老板也不缺,刷靈石夠你買車買房,想找個好女孩,本地找,別想不開要游戲找。”

  張勁啞然,點頭道:“放心吧。”

  “除非你拿到固話,否則都不要理會,比如我的固話就是XXXX-XXXXXXX。”俞雪兒忽然開口。

  張勁:“?????”

  “傻了吧,這個固話你打打看?”俞雪兒開口。

  張勁趕忙取出微話,撥通了這個固話,得到的是一片盲音,滿是迷茫的看著俞雪兒:“打不通。”

  俞雪兒不知為何心情陡然轉晴,哼著小曲兒走向了宗主大殿,推門而入:“別傻了,跟上。”

  這是玩兒哥呢!

  張勁:“……”

  一封飛鴿傳書。

  俞雪兒:快別傻了,這就是個單機發育,聯網賺錢的游戲,沒有別的。

  張勁扁扁嘴,自此絕了游戲找對象的念頭。

  真的會被坑的不要不要的。

  帶著絕望的眼神,張勁跟入了大殿。

  “雪兒,本尊和你師伯都在議事,沒有急事過會再說。”一名黑袍老者和顏悅色的正對著俞雪兒說話。

  俞雪兒撒嬌一般變了色:“哎呀,師尊,弟子給你從好遠好遠的地方找來了一個天才中的天才,他可以頂著您給弟子的天劍靈寶和弟子切磋,師尊你若是不要……”

  “要要要要要!雪兒,人呢,人在哪!”黑袍老者本來在捋胡子,聞言胡子都拔掉一根,急切道。

  “弦煜,掌門師尊找你!”俞雪兒轉身對張勁笑道。

  張勁走向她,站在黑袍老者跟前。

  天劍宗宗主看著張勁,瞇眼道:“小友,看你情況,已得一宗傳承?”

  張勁啞然,不是說不會知曉嗎?他猶豫一會,道:“是!”

  “不知何宗高就?”太劍宗宗主瞇眼繼續道。

  張勁道:“天輝大陸苦海道宗孤獨峰掌門傳承……”

  “好了,你不用多說了,以你之資,可入我天劍峰,做一名入室真傳弟子,列在雪兒之后!”黑袍老者放松了精神,對俞雪兒道:“雪兒,你且去取一份真傳弟子令牌給與你師弟,本尊還要和你師伯們議事,基本的事情就都你來了,去吧。”

  “是!師尊!”俞雪兒不知為啥賊開心,轉身沖出了大殿,口中叫道:“師弟快跟上!”

  張勁哦然,一路跟著她翻山越嶺啊,好不容易來到一座孤峰,上了山,到了弟子房舍的復活點外,俞雪兒得意的回頭。

  她不懷好意的看著張勁,手中拿著一個弟子令牌晃了晃:“同時加入兩個宗門呢,只能佩戴一個弟子令牌,但是屬性是可以疊加在一起的哦。”

  “emmm……”張勁哦然,道:“那就拜托師姐把令牌給師弟了。”

  “哼!哪那么便宜!現在這個令牌在我手上!你想要拿到呢,必須把那三成收益還給我才行!”俞雪兒笑的開心極了。

  張勁啞然,捏著鼻子忍了,道:“行吧,快把令牌給我。”

  “說好的哦,不許反悔。”俞雪兒遞過了弟子令牌。

  張勁接過令牌,周身屬性爆炸!

  全屬性在經過功法加成以后,比之原來倍增了三倍!氣血和靈力屬性也翻了四倍左右!

  “這里可以試招吧?”張勁看看俞雪兒,問。

  “建筑對玩家無敵,放心吧。”俞雪兒答道。

  張勁點頭,低聲道:“開——!”

  張勁周身金色的靈氣,逐漸變色,變成了湛青色!

  原本會導致天象大變的氣勢異象也不見了。

  只有一層淡淡的湛青色靈氣在張勁周身流轉。

  而在張勁的眉心,出現一點淡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