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八十八章 硬剛靈寶
  到了陳昊所說的迷霧秘境位置,兩人降落。

  陳昊拍拍胸口,對張勁笑著說:“這個秘境兩人一組刷最效率,今天你來了,咱們重新打散重組一下,這里的人你看著選一個就開始吧。”

  加上張勁此時此處一共有四男三女,排除陳昊就是三男三女,張勁皺眉,隨手一指。

  定眼一看,張勁發現是個妹子,相比選到個男的來說自然好一些,他心中暗暗出了一口氣,卻感覺場中氣氛不對。

  再看陳昊,臉上就差往下滴墨汁了。

  張勁疑惑道:“肥龍……”

  “肥龍也是你叫的?別以為你是個金丹就可以肆意妄為了,咱們這小廟容不下你這尊大神,合約作廢了好吧!有多遠現在你就給我滾多遠!”陳昊炸了!

  “看什么看!都進本!”陳昊炸了以后沖過去拽住張勁指過去的那個妹子的手,一同沖進了秘境。

  張勁啞然。

  這怪不得是三男三女了。

  您這工作室開的真6。

  張勁不知道什么心情,總之很復雜就是了,低頭自嘲一番,隨便找了個方向破空而去。

  最后選定在月龍城下線,張勁摘下了三飛燕九型頭盔,徑直把伍胖子弄醒,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你這里的事跟我沒關系,合約拿來,它已經作廢了。”

  “合約是吧?”伍胖子冷笑著取出之前的合約,拿出一個打火機,一點:“誰稀罕!趕緊走,小心你伍爺揍你!”

  張勁臉皮跳了跳,沒說什么,轉身離開了包間,找網管退了機器,離開了這個光腦網吧。

  路上隨便吃了點東西,張勁在15平米的小房間里度過了一個難言的夜晚。

  第二天醒來,一切恍然如夢,張勁看著狹窄的房間,除了起床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

  爬起來,到公共衛生間洗漱一番,張勁離開了落腳的租房。

  由于去的夠早,補辦銀行卡并沒有經過排隊的過程,重新拿到了銀行卡,張勁心中松了一口氣,在這個全面信息化的時代,沒有銀行卡寸步難行,只有現金的話很多便捷的設施都用不到。

  在ATM里看了下存款,張勁仿佛沖出了郁悶的窗口,轉念間立刻覺得15平米的租房簡直沒法居住。

  這張銀行卡剛好是他修真大世界的網銀賬戶綁定的銀行卡。

  里面有好幾萬塊錢!

  看到存款,張勁精神一振!

  怎么也得800塊一個月的單身公寓吧,還有光腦頭盔!

  買買買!

  忙活了一天,張勁租到了公寓,買到了可以開三檔玩游戲的天行頭盔,又置辦了一身行頭、日常用品,最后才去退了15平的租房。

  網銀賬戶里一看,張勁苦笑,還剩2000塊。

  光腦頭盔就一萬六。

  其他倒是開銷不大。

  沒有別的生存技能,張勁也只有繼續打游戲一條路而已,賺夠錢有足夠的存款再想別的吧。

  加上現金,張勁此時還剩下的錢也就網銀賬戶里的這2000塊左右。

  但張勁此時一點都不慌。

  他游戲里是一線梯隊,放棄發育一段時間,專門刷靈石還是大有可為,起碼餓不死。

  時間是傍晚,天上一片蒙白,陰沉沉的,黑壓壓的烏云在天際線外盤踞。

  張勁轉身,就聽刷啦啦一陣落雨聲。

  這一天張勁還是沒睡安穩,滿腦袋里都是只剩2000塊錢要怎么辦的焦慮……

  第二天,張勁頂著兩個黑眼圈爬了起來。

  感覺起來就是,睜著眼睡了一覺,頭漲,雙眼往外突,渾身疼,還餓。

  如果說和沒睡有什么區別,大概也就是精神還算不錯這一點了。

  洗漱一番,張勁把刻意只吃了一半的隔夜外賣當了早餐,就擺了個光腦打坐姿,套上了游戲頭盔。

  上線,是在陌生的月龍城。

  張勁也懶得換地方,上線立刻開始感應秘境強度,找了個感應起來最強的直飛而去。

  這是一片山谷,山谷附近有一片建筑群,最外面的大門上掛著一個牌匾,上書:太清道宗。

  張勁一路直線飛行,落入山谷,在感應點處就打算破解秘境。

  陡然三道劍光從不同的方向破空而至。

  一男兩女落了下來。

  都是金丹境。

  張勁轉身,環視一眼,道:“我兄弟叫月球,我姐姐叫地球,不知各位是否認識?”

  男的當即就沒好氣:“那你是叫火星嗎?”

  兩個女的噗哧一聲都笑出聲來。

  張勁點頭,道:“既然都是太陽系的,那就好說話。這里我先到的,三位另找吧。”

  “嘿嘿。”男的笑笑:“你這話說的我就不樂意,都是金丹,也都在這里,秘境還是無主的,怎么就是你的了?”

  張勁眼中,這個秘境往小了說也是1000靈石,也就是1塊錢,往大了說,就是迷霧位面那種秘境,輕輕松十幾萬靈石,少說幾百塊錢,他這會正是落魄的時候,讓他把這個秘境讓出去,跟割肉沒區別。

  張勁冷笑:“我不跟你嘴炮!手底見真章!”

  這個男玩家笑的更冷:“早就有這想法了!不過另外兩位,也別想趁機渾水摸魚!不如,咱們聯手先把她們……”

  “哈!你這人,我們什么都沒做呀!”嬌小一些的女金丹氣憤不已,回頭對另外一個女玩家說:“咱們聯手,先把他們打死!”

  唇亡齒寒,現在的金丹實力水準張勁也見識過一番,硬吃劍七不死,同時對上兩個金丹總比打三個要好,見狀立刻道:“我選右邊的這個矮子!”

  “你說誰是矮子啊!”體形相對嬌小的女金丹氣的一佛出竅二佛升天,當即全屬性爆發:“我這么可愛?”

  “喔唷,可憐沒人愛吧。”和張勁聯手的男玩家譏諷一句,又吹了個口哨道:“我選這個御姐。”

  身形纖長的女玩家臉色也是不好看,屬性爆發。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張勁眼神一冷,開啟絕對理智狀態,氣場陡然變化,冰冷殘酷,周身毫無防護,只是爆發了身法屬性,一劍點出已經直指嬌小女玩家的眉心,口中還打機鋒道:“敢問姑娘芳名?”

  “你!”面對這種棘手攻勢的時候還要分心回答的局面,嬌小女玩家反應不及,被這一劍擦著鬢間,險之又險的錯了過去,當場一大截頭發沒了。

  “我的頭發——!”她兩行眼淚飆了出來,急怒著搶攻起來。

  張勁絕對理智,眼神冰冷,屬性保留,輕松的躲避著攻擊,口中還繼續毒口:“頭發沒了一半,好難看。”

  “閉嘴!”嬌小女玩家雙瞳金光沸騰,全屬性極限爆發,張勁周邊的空間陡然像是凝固了一般,張勁發現他的移動輕靈度大大減弱了!

  “原來是天劍宗的天驕。”男玩家插嘴道:“道友小心,這是天劍式,元嬰之下吃下一招基本無法翻盤。”???.

  張勁面無表情,冷冷的看著沸騰的靈氣從嬌小女玩家身上升騰匯聚,凝聚成為一道巨大的劍形劍氣,逐漸凝實,散發出壓迫的氣勢。

  “哼!”張勁冷哼一聲,低聲道:“開——!”

  “臥槽!你打到現在還沒開境界?”男玩家吃驚的分神叫道,卻被一劍刺中了肩膀。

  “去死!”高挑女玩家一劍中的,又是一劍直取他的咽喉!

  轟轟轟——!

  三個氣旋在場中形成,飛沙走石,天昏地暗!

  “十大金丹也沒有這么夸張吧!我要被吹走了!”男玩家抱著一棵大樹嚎叫:“后面的你快把我褲子扒掉啦,住手啊——!”

  “閉嘴!”高挑女玩家怒道:“抓穩點!”

  一道巨大的劍氣之中,天劍宗女玩家屹然不動,天劍對準張勁極為緩慢的開始挪動。

  張勁身周光華流轉,面無表情的開始七竅流血。

  “天劍式——!咄!”天劍宗女玩家大叫一聲,天劍瞬發而出!

  張勁眼中金光一閃,周身陡然爆出一蓬血霧,道:“劍——七——!”

  張勁手中的長劍堪堪抵住天劍式的劍氣,在狠狠的被向下方壓下,張勁渾身爆著血霧,周身金光沸騰,不斷的將一道道靈力灌輸到松紋劍上,一點一絲的,天劍式劍氣被抬到一個弧度。

  “滾——!”張勁一甩臂膀!

  天劍式被一道劍氣巨柱頂著,直沖云霄!

  “噗——!”絕招被破,天劍宗女玩家一口逆血噴出,摔了下去。

  張勁看起來搖搖欲墜,周身披著一層血轉身,面向其他兩人:“你們了?”

  “臥槽,硬剛靈寶的變態我才不打呢!”男玩家轉身就化為了天邊的亮光。

  “我記住你了!”高挑女玩家有些不忿,搶到嬌小女玩家旁邊一把抄起,從另外一個方向破空而走。

  張勁緩緩落到秘境旁邊,艱難的走向秘境,把它據為了己有!

  踏入秘境,張勁一口逆血噴出,盤坐下來開始恢復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