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七十三章 養劍之術
  洗白劍帝之后,張勁和他之間就是不可調和的巨大矛盾。

  無論原因如何,仇恨就是仇恨,只有廝殺能夠解決。

  雖然不怕劍帝,但劍帝一個特質是十分棘手的。

  每次張勁出手,同樣的招式,只要劍帝吃過一次虧,第二次再對上一定會有克制的方法!

  這一次張勁用劍六把劍帝給洗成白板,那么下一次,如果張勁沒有新的招數出爐,再想對劍帝造成殺傷,就必須施展劍七。

  可以張勁此時的金丹一重境水準,想要施展劍七根本不可能。

  雖然把境界繼續提升,最后應該能施展劍七,可這樣終究不是一個辦法。

  張勁必須想辦法面對這樣一個打一次就爆強一次的劍帝。

  他必須有更多的招式。

  他和劍帝相比有他的優勢。

  境界,劍帝可以再升,招式,劍帝可以再創,實戰經驗,劍帝可以堆積。

  這一切張勁如果努力也可以做到相同的水準。

  唯獨一點,劍帝不具備。

  張勁有掛,這是他唯一的優勢。

  如果張勁全方位達到劍帝的棘手程度,相互廝殺中,大預言術就是決定勝負的重要手段。

  性格上的差異,注定兩人不可能成為一個圈子里的人。

  雖然劍帝從頭到尾都是善意的,但張勁和弦無雙的事情他畢竟不是親自在場,而這件事的內情唯有張勁和弦無雙兩個當事人清清楚楚,如果兩人都不愿意說,任由外界如何猜測和評價都是不公正的,任何做法也都不對。

  猜疑終究只能是猜疑。

  弦無雙有問題這是必然的,但這個問題,當時她耍性子的原因她不說,張勁是無法知道的。而張勁通過掛洗掉了送出去的技能,這件事也讓張勁再也懶得開口詢問。

  這就是一個死結。

  洗掉那些技能,張勁不可能再和弦無雙有任何關系,弦無雙也清楚這一點,所以她只是哭。

  可在劍帝看來,這就是張勁不對,男人怎么可以讓女人哭泣。

  而在第五紅袖和第五玲瓏看來,以此時張勁唯一金丹的身份,游戲里她要什么張勁給不了,還要拿張勁,下掉張勁的自尊,她們認為這就是弦無雙有問題,第五紅袖甚至當場揭了弦無雙說她別有用心。

  結果就是,不明就里的劍帝了解一部分事情后認為第五紅袖有毒,順便洗了玲瓏閣。

  劍帝對張勁的朋友出手,張勁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交惡的結局最終形成!

  形成一個死結。

  而后,再由這個死結,醞釀出化解不開的仇恨!

  苦海道宗。

  張勁走出房舍。

  弦無雙面無表情的從旁邊走過。

  張勁瞥了她一眼,眼中流露出追憶的神色,而后一閃即逝,一臉冷漠的走向苦海道宗傳功殿。

  到傳功殿接了日常,張勁轉身就走。

  弦無雙面無表情的也接了日常。

  兩人再次擦肩而過。

  順著日常任務走到道場,張勁就地盤坐,修煉苦海道宗的《苦海道訣》。

  剛剛按著任務要求取出兩塊靈石,正要運轉《化靈訣》,弦無雙走到他附近,面容冷漠的盤坐下來。

  張勁眼睛一瞇,不管,開始修煉。

  搞定日常,張勁去孤獨上人那里交了日常任務,取得了來自系統的二十塊靈石的日常獎勵。

  “師尊,無雙要退宗!”

  張勁腳步一頓,隨后繼續往外走。

  也好。

  全服公告:某玩家退出苦海道宗,改投連云道宗門下,境界:筑基境。

  張勁在道場發了一會呆,轉身再次行入傳功殿,用日常任務所得的800點宗門貢獻值,兌換了一門《養劍術》。

  這是一門不受境界限制而可以擁有針對于劍系殺傷力增幅的功法。

  《養劍術》(原始):

  歸鞘狀態下,每天追加增幅劍氣5點,沒有疊加上限。

  每點劍氣轉化1%總殺傷力。

  拿到養劍術秘籍后,張勁第一時間把它放入了金丹境的專精秘籍欄位。

  日常樁功所得的修為傾泄而入。

  轉眼間36億修為灌注完畢。

  養劍術產生了變化:

  《養劍術》(普通):

  歸鞘狀態下,每天追加增幅劍氣50點,沒有疊加上限。

  出招時,若未命中目標,歸還50%的劍氣于劍本身。

  張勁眉頭一皺,自語道:“還是有些低了。”

  一封飛鴿傳書落下來。

  第五玲瓏:劍帝把我們堵在復活點,快點來界光城城郊。

  這么快就開始了?張勁眉頭一皺,就憑這個養劍術,如果劍帝這么短時間內就恢復境界,恐怕沒什么直接得手的勝算。

  不復合就殺到復合,根本不管原因,張勁冷笑,他劍帝霸道,也得真正把他弦煜壓的沒有別的選擇才可以!

  放下養劍術,張勁趕向界光城。

  如今提升到筑基境的路徑已經不是什么秘密,論壇上到處都是攻略,許多煉氣先天大圓滿也終于憑借自身跨出了煉氣境的極限,踏入筑基境的門檻。

  一路趕去界光城的途中,已經可以看到相對以前更多的筑基境往來于天輝大陸各個城市之間。

  張勁此時是金丹境,飛劍速度是筑基境的十倍有上,而且飛的又猛又炸,強大的罡風破空,根本不講道理,一路摧枯拉朽破出一大片氣云!

  沿途遇到的筑基反應快的避讓開,反應慢的就半路被氣云和罡風刮上天,只能看著張勁的金色劍光囂張的遠去。

  最大速度趕到界光城復活點。

  只聽一聲大笑:“本帝走也!”

  一道金色劍光擦著張勁破空離開,轉眼消失不見。

  第五玲瓏破口大罵:“有種別走!”

  玲瓏閣此時在場的有十幾個人,境界統一的被洗到了煉體境!

  劍帝的劍光停在高空,遠遠的大喊:“就憑你們這群秒貨!本帝只有筑基一重照樣殺個片甲不留!”

  張勁咬牙。

  如果劍帝一直這種洗法,死盯著玲瓏閣洗境界,除了整天看著,張勁也別無他法。

  但要他就此屈從,去和弦無雙修復關系,張勁又是心中一陣冷笑。

  取出文房四寶,張勁開始補戰損。

  第五玲瓏氣完,走到張勁旁邊低聲說:“他怎么那么厲害,我們都比他境界高,為什么還會被秒殺?弦煜,你得幫我們。”

  張勁停筆抬眼,道:“好,我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