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七十一章 失心狂亂
  刷的一聲,張勁所在半空閃現出了十幾個金丹境以上的NPC!

  “閣下行徑也未免太過目中無人!視我皇城百姓生死于不顧!敢問閣下根腳!他日我等好上門討教個說法!”一個金丹境的NPC對張勁怒目而視,怒喝出聲。

  張勁瞥了他一眼,哈哈大笑:“根腳?哈哈哈哈!事情是我做的,就在閣下眼前,閣下想要討教隨時可以!哈哈哈哈哈!根腳!閣下就是如此冠冕堂皇的為所謂的皇城百姓討公道的嗎?虛偽!無恥!”

  “看不過眼,就來戰啊,來啊,搞事啊!”張勁瞪著眼,哈哈大笑道:“十幾個人,連動手都不敢嗎?還竟然要問根腳,簡直愚蠢懦弱的笑死人了!”

  “混賬東西!”一名金丹境NPC氣不過,陡然亮劍!

  刷!半空白光一閃!

  張勁冷冷的垂下松紋劍。

  唯快不破·金丹境·劍四!

  這個金丹境的NPC不可置信的伸手摸了下額頭,瞪大眼睛看著張勁:“你……”

  張勁冷笑:“既然心系皇城百姓,就拼著身家性命和一切來吧,讓我看看你義正詞嚴當面指責我的背后除了勇氣還有沒有相應的承載!”

  “不——!”這NPC生命力強大,分明中了必死之劍,還有余力悲呼,摔落了下去。

  “道兄!”十幾個NPC驚怒交加,當場退開,一退再退,遠遠的將張勁圍在中間,全部亮了家伙:“誅了這魔頭!”

  “青龍會——!青龍八絕——!瞪大你們的狗眼,看看你們挑釁了什么樣的存在吧!所謂青龍通緝令,今天我弦煜就用事實,告訴全世界,不過是一個笑話!”張勁戾氣沖天,張狂無比的大吼道:“用這些牛皮菜,甚至更多金丹境和金丹境以上的牛皮菜!”

  “休得張狂——!”人影一閃,一名額頭有著亮點的NPC落在附近,對張勁含怒開口道:“閣下在我天輝城公然殺人,是欺我天輝皇室無人嗎?”

  張勁冷笑道:“你有人又如何?你敢插手,我就殺到你們天輝皇室無人!”

  “你要戰,便作戰!”一道高呼從下方傳出。

  二十丈遠的街道盡頭,十幾列煉氣境左右的重甲兵士手持戰劍,踏著重步,以方陣的形式向著張勁所在而來,口中呼喝:“你要戰,便作戰!”

  張勁咧著半邊嘴,冷冷的半瞇著眼睛瞪視著這些重甲兵士慢慢的露出陣容,逐漸列到他的下方。

  “青龍八絕,七殺軍,前來迎戰!”排頭的煉氣九重玩家舉劍高呼:“你要戰!便作戰!”

  “有膽色!”張勁樂了,低笑一聲:“螻蟻一樣的東西,也敢發出通緝令?”

  “道兄,道兄你堅持住!”下方傳來一道NPC驚喜的聲音。

  張勁詫異的瞥眼一看,立刻拿出松紋劍又看看,眉頭擠作了一團:“要害中劍都不死?”

  那個NPC掙扎著,似乎想說什么話出來,終于在把一個香囊取出的時候咽氣了。

  張勁明白了什么,神色陡然猙獰:“相信愛情的東西死不足惜!”

  “都是套路,愛情都是騙局!”張勁猙獰著神色,大腦混亂,戾氣沖天。

  “弦煜,青龍通緝令必殺名單之一,通緝原因:因不配合我青龍會洗白工作,負隅頑抗,并且劍挑界光城分舵……”煉氣九重的玩家聲音越念越小,沉默后怒喝:“什么狗屁玩意!老子不干了!”

  “拿人錢財,替人消災,認了吧!”旁邊的玩家走出來:“看到這個原因我也很絕望啊。”

  “厲害了我的哥!”“虧他們能理直氣壯的把這當作理由寫出來。”下方方陣之中傳來交頭接耳的聲音。“我懷疑遇到了智障工會。”“我們是不是被弱智玩弄了?”“我可能接到了一個假的單子。”

  青龍會七殺軍雇傭軍團士氣暴跌,一片混亂。

  看到他們失去了主心骨,張勁頓時覺得搞錯了宣告對象,興趣缺缺的說道:“還戰不戰,不戰我就走了。”

  “走吧走吧!這單違約金我付了!我也是服了!洗白別人,還要別人站著不動,不給殺就要通緝,我也是醉了啊。我拒絕接受這種奇怪邏輯的雇傭。”

  下方一陣混亂,沒多久人群就散掉了八成,剩下的兩成一看人數,只得不甘的退走了。

  張勁巨大的情緒一下子沒了宣泄口,頓時胸口發堵,他冷冷的看著雇傭軍團走的一干二凈,也并沒有出手,他是沖青龍會來的,而不是他們雇傭的打手,他和這些人沒有直接仇恨,沒有動手的理由。

  張勁兇狠的轉頭,環視一圈NPC,病態的冷笑道:“怎么,諸位還留在這里,是打算也去陪你們那位心系百姓的道兄嗎?他為了皇城百姓的安危搭上一條性命,實在可敬。不如,某,也成全你們如何?”

  “魔頭!你不會有好下場的!”十幾個NPC吃了一嚇,慌慌張張都踏上飛劍,分成十幾個方向跑沒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張勁病態的歇斯底里的慘笑。

  天輝城皇室供奉淡淡的看著他,張了張嘴,復又閉上,身影一閃便離開了。

  “弦煜。”劍帝踏著飛劍落了下來,皺眉道:“你鬧夠了沒有!鬧夠了,本帝不跟你計較,回去好好對弟妹,別特么閑著沒事就抽風!一點男人的大度都沒有!”

  “計較?”張勁一臉變態的轉頭怪笑:“來呀,搞事呀!”

  “這是病,得治!”劍帝運功,神劍·天無握在手中:“剛好本帝這方面很有心得!只要揪出來你和弟妹之間那道猜疑之門的關鍵點,就可以治好了!而那之前,得先打服你!”

  張勁近乎瘋狂的出劍,而且還是金丹境的劍四!

  劍帝輕松的用一柄又一柄的氣劍擋開張勁,得意的說:“本帝是什么人,同樣一招只能讓本帝吃虧一次,這一次……”

  張勁爆喝道:“劍五——!”

  刷——!

  當空一道巨大的劍光!

  劍帝驚愕中狼狽的閃身!

  天輝城正西方向一座高聳入云的山峰,攔腰截斷!

  “狗曰的,本帝可能遇到了個假金丹!”劍帝臉色都變了,放棄防守御劍而逃:“打個屁呀!”

  一道劍光從界光城方向電射而來,剛好和劍帝撞了個滿懷。

  “你這人怎么搞的,趕路不長眼呀!”

  劍帝正驚悚的回頭,掐劍準備再跑的時候,被人揪住了:“喂,說你呢!”

  劍帝隨手一推:“讓開!沒時間解釋。”

  但是隨后他就僵住了手,干笑道:“這個,純屬無意。”

  “嗯?”第五紅袖臉色發黑的干笑一聲:“怎么,占了老娘的便宜,還想跑?”

  刷——!

  一道巨大的劍光切著兩人的頭皮穿了過去!

  第五紅袖張了張嘴,一看。

  張勁滿臉變態的笑容:“哈哈哈哈!搞事!搞事呀!”

  “哎喲我的天!”第五紅袖一個機靈,嘀咕:“死胖子這是玻璃心了呀!”

  “嗯?你好像知道一些內情?不如給本帝說說,包你逃走如何?”劍帝眼睛一瞇,咧嘴開口。

  “信息費免不了的,看你挺眼熟,打個八折吧,原價10個靈石,你給8個就好。”第五紅袖眼珠一轉,笑道。

  “瞎搞!”劍帝眼皮一沉:“他這個樣子八成跟你有關系!”

  “嘿嘿!”第五紅袖干笑一聲:“天知道他居然這么玻璃心,快走,路上給你說。”

  又是一道巨大的劍光,張勁扭曲的笑聲仿佛就在身后!

  “鬼呀——!”看到張勁的表情,第五紅袖拖了劍帝就跑!

  “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次婚啊姑娘。”劍帝聽完第五紅袖的敘述,沒好氣的說:“瞎搞!本來這個事情你搞出來的,應該你來收拾。不過既然本帝接手了,看本帝搞定他!這種情況,只要讓弟妹往他的劍光上吃上一劍,就解決了。”

  “你怎么那么狠呀!”第五紅袖臉都嚇白了:“你會不會也殺老娘滅口呀!”

  “還不是你瞎搞!別人親親我我的,你跑去潑冷水,什么心機呀,哪有的事,你這個人有毒啊!”劍帝看著第五紅袖一臉鄙視!

  “你才有毒!”第五紅袖怒了:“剛才還占老娘便宜!老娘跟你沒完!”

  “你這女人簡直就是個奇葩!”劍帝沒好氣:“弦煜不能跟你接觸,他們小兩口關系修復之前,本帝就看著你了!”

  “喲!”第五紅袖上下打量劍帝一番:“就你這樣,還想追老娘?告訴你,沒門兒!”

  劍帝眉頭一皺,一指點出,制住她冷笑:“說你有壞心思吧,你又沒有,說你好吧,你又干壞事,明白吧,又好像稀里糊涂,說你糊涂吧,又精明如鬼!奇葩,天下奇女子也!也只有你這樣的值得本帝一試!走吧!”

  第五紅袖被點了穴道,功力全失,還一個字都說不出來,只能對他怒目而視:“……”

  劍帝簡單粗暴的把第五紅袖隨便找個地方一丟,就不管不問了。

  后面,他說服了弦無雙,以自身為誘餌,讓弦無雙硬吃了張勁一劍劍五!

  當看到弦無雙在自己劍光之下化光而去的那一瞬間,張勁才終于清醒過來:“不——!”

  “累死本帝了。”劍帝搞定張勁以后,就開始摸著下巴皺眉思索,半晌才說:“嗯,弦煜這小子的新招,威力太大,本帝要怎么打,才能有勝算?他可以做到,本帝理論上也可以做到!唔,身上的靈力已經開發到極限了,也許應該從外面的靈力下功夫,嗯……”

  第五紅袖被劍帝丟在荒郊野外,制住吹冷風,就這樣的,被研究破解劍五招式的劍帝給遺忘了……

  兩個時辰后。

  劍帝盤坐在一團靈氣之中,一道巨大的靈力光柱沖天而起,而劍帝手掐劍指,全神貫注的控制這股靈氣一點一點的壓縮變小。

  “哈!本帝是誰!”當一柄凝實到了極點的氣劍被劍帝拿在手中的時候,劍帝眉開眼笑:“這下就能打平了!”

  一道身影緩緩走來。

  張勁失魂落魄的走到劍帝旁邊,坐下來,淡淡道:“失去的東西,摔碎了的鏡子,還能再找回來嗎?”

  “你的事我不想多評價。做男人,大氣點!”劍帝皺眉。

  “如果給不了呢。”張勁有些喪氣。

  “給不了就把心掏出來!”劍帝冷冷道:“哪怕弟妹要月亮,你也要上天去把月亮拆了摘下來,送到她面前,你沒有你還有雙手,這世界上沒有我們男人給不了的東西!只有想不想去做!滾吧!看到你那露出的蛋蛋,本帝恨不得就想掐爆它!不爭氣的膿包!能把弟妹弄哭,你也是有本事的了!哼!”

  張勁啞然,沒說什么,慢慢離開了。

  “哼,到底不成熟。”劍帝雙手緩緩放在膝蓋上,笑著說:“本帝認的妹妹,也是你能欺負的?再瞎搞打死你!”

  又練習了半個時辰的新招,劍帝忽然一拍腦袋:“哦對,還有個奇葩得收拾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