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五十一章 一針見血
  這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不可理喻。

  更不能去深思細想。

  其實有的時候,人還是渾渾噩噩的比較好。

  遇到傷心的事情,迷迷糊糊的哭笑,來點悶酒,醉了睡了,第二天醒來一切如舊,并沒有什么不同,仿佛去日那天在電線桿上把酒高歌的神經病不是自己。

  因為,有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答案。

  張勁滿懷期待的,他也不清楚他為什么滿懷期待的就那么出了界光秘境的入口。

  他無法控制他雀躍欣喜的心情,他無法控制他的感官,他感覺到的一切春光明媚和空氣的清新。

  本能是不會騙人的,只有理智才會自欺欺人。

  張勁此時沒有多想任何其他什么,他只知道,弦無雙給他回了信,要他來接她一下。

  他只知道,又能和她走在一起了。

  至于為什么,他會不僅沒有反感,還感到如此舒心這一點,他壓根就沒有想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也許這就是他此時內心最真實的寫照。

  只是當作朋友,很不一般的朋友。

  理智上他是如此對待的。

  但人心這種東西,往往看清楚的時候,都已經太遲了,連調整應對的機會都沒有,就那么嘩一聲碎上一地,過去現在未來全部轟然破碎,只能留下一個破碎的回憶。

  人的感情很脆弱。

  經不起任何考驗。

  尤其是這個人,不自知的時候……

  張勁看到弦無雙,并沒有注意到她的身邊有著其他的存在。

  而當他走過去,笑著對弦無雙伸出手,想要把她接近秘境的時候,這個存在開口了。

  “這位朋友,你要對我現實中,已經訂婚的未婚妻,做什么?”

  這一瞬間,這聲音和內容,仿佛晴天霹靂,把張勁朦朧的幻夢轟了個稀巴爛,而后再狠狠的將他推下云端,仿佛跌落到一個無盡下降的時空中。

  他猝不及防,只來得及驚愕:“你說她是你的!”

  “未過門的妻子。”這是一名沒有境界在身,只有煉體一重的男性玩家,可以看出面容沒有經過調整,的確是現實掃描而來,他的年齡看來已經到了而立,身材卻沒有衰退,仍舊是體格健偉的樣子,只看體格,再搭配他此時的樣貌,看去也不過二十三歲左右。

  張勁在這一瞬時間內,忽然有一種荒誕的,猝不及防的不真實感。

  他開始回憶,他究竟是如何對弦無雙產生異樣的情愫。

  他看向了弦無雙,但并沒有任何回應。

  那朦朧的情愫仿佛就是一個笑話!

  兩人同時轉身,又說有笑的離開了,風中還傳來他們的對話。

  “老婆,他是誰?”

  “我不認識。”

  “真的嗎?他可是有煉氣六重境,怎么說也是一個高手吧。”

  “再高手又有什么用,這種幾乎24小時在線的高手,現實一定是一個失敗者,一個無能的人,做不得真。”

  “哈哈,這話說的我愛聽,這種游戲里的所謂高手,無非是現實里失敗了,到游戲找快感的可憐蟲而已。說不定,還是個啃老的呢!”

  張勁聽到最后一句,瞳孔一縮,一股扭曲的憤怒從他的面孔中浮現出來,他只感到一股難以說清楚道明白的怒火沖出了胸膛,并且烈烈燃燒,他知道他在憤怒,但他不清楚這怒火的由來,他感性上不清楚到底遭遇了什么感到無比的委屈和憤怒,而理智上只有一個念頭。

  報復,他要狠狠的報復他,報復這個男人,他要這個男人在這個游戲中為他對自己的嘲諷付出血一樣的代價!

  是誰給他的勇氣,在煉體一重境,嘲諷一個煉氣六重境的人的。

  哪怕張勁的確此時是一個啃老族。

  也并不是他一個煉體一重境的人應該發起嘲諷的。

  事出反常即為妖!

  這中間有什么問題!

  張勁笑了,笑的如沐春風,他高聲叫道:“你有未婚夫這樣的事情,為何沒有和我說過呢?不知這位煉體一重境的高手,尊姓大名?”

  “爺的名字,你也配聽?不過看在你這無能者這可憐的樣子,干脆就讓你知道好了。記清楚,我的名字叫做,華乾坤,是超級工會青龍會未來的絕頂高手!”這男人輕蔑的掃視張勁,哈哈大笑。

  青龍會?

  那就難怪了。

  張勁瞥了一眼四周,果然看到幾十道人影在暗中躲藏。

  難怪會如此囂張的挑寡他。

  想來是有什么圖謀。

  可不要中了他的什么詭計。

  他說的是真名嗎?

  先試試看吧。

  張勁眼神閃爍,開口道:“我弦煜以為,華乾坤此人,是一個色中惡鬼,不到三息時間便會獸性大發。”

  叮咚!開啟大預言術成功。

  看來是真的。

  華乾坤怒視張勁:“你這是污蔑!你這個現實的失敗者,你有什么資格對我進行這種誹謗!”

  深深看了一眼華乾坤,張勁轉身走向了界光秘境。

  “給我站住!咦?”

  “華乾坤你干什么,快住手!”

  “我好熱,好熱啊!不,我忍不住了!”

  “救命啊——!堂主救我!我不是基佬啊!”

  “撕拉——!”

  “不要啊,不要啊!”

  張勁剛剛踏入界光秘境,就看到了第五紅袖帶著玲瓏閣,包括天下五絕劍在內往秘境入口飛掠。

  “你們怎么了?”張勁心情雖然不好,還是能按住,分散了一下注意力,開口問道。

  “你沒事?”第五玲瓏驚訝道:“剛才天川霸劍封不悔剛把你擁有絕學級實力的消息通傳論壇,青龍會就跳出來,揚言要把你洗回白板,和他們有關的八個絕學級高手都在場,你竟然能逃回來?”

  張勁死死的捏緊拳頭,故作輕松的笑道:“什么青龍會我沒碰到,就是有個基佬在外面搞基,嘖嘖,那場面,不忍直視。”

  忽然一封飛鴿傳書落入張勁的懷中:大哥,你在哪,我剛才不在線,界光秘境在哪里呀?

  又是弦無雙的。

  張勁眼睛一瞇,一腳退出了秘境,借著白光消退之間匆忙的一瞥,看到了之前的那個弦無雙。

  張勁立刻寫信道:大哥在這。

  寫完,張勁發出了飛鴿傳書。

  只見一只鴿子撲棱著翅膀,穿過溶洞飛走了。

  張勁瞳孔一縮,這和華乾坤在一起的女子,根本不是弦無雙!

  怎么會有兩個弦無雙?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張勁心知有問題,趕忙一縮腳,退回了界光秘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