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三十六章 聚散為整
  聽到這煉氣二重境的男子說話,張勁嘴角勾著玩味的笑容一個一個的環視過去。

  但凡被張勁注目的人都避開了他的視線,就連最前的煉氣二重境男子也不例外。???.

  如此以來,張勁就心中有數了。

  他面色一冷,笑道:“哦?殺了我就有藥材了?那么,誰先上來吃某一劍,看看諸位殺不殺得某如何?”

  張勁這話一出口,被他視線注目的人都下意識的退了一步。

  張勁的目光最后回到了那煉氣二重境男子的身上,蔑視一般冷笑:“怎么,都不敢上?閣下剛才說的殺我,莫非是在說笑?”

  “哼,你不要得意,我們這么多人,堆死你易如反掌!你身手再高也不過一個煉氣一重而已,我們這么多人,總有能殺了你的!”這煉氣二重境的男子一步不退,咬牙揚聲蠱動人心。

  張勁失笑出聲,藐視一般環視一遍,譏笑他道:“哦?那這么以來,豈不是便宜了最后出手的人,某就算是死,你們這些渣渣能剩下幾個?最后便宜的還不是境界最高的閣下嗎?真是好算盤!”

  煉氣二重境男子臉色頓時一變,忙道:“大家不要聽他的!他在離間我們!”

  但這句話并沒有效果,其他煉氣一重境已經近乎同仇敵愾的仇視著他了。

  “趙劍,原來你打的是這種算盤,若是我們死了,身上的好東西都是你的了,你這是借刀殺人!殺人不流血,真是好手段!爺不奉陪了!”

  一人怒氣爆發,高聲叫嚷后,便脫離了隊伍,獨自離開。

  這離開的人也是心思機敏之輩,張勁只是區區一言,這不過一念之間的事情,此人便反應過來是怎么回事,還當場給張勁做了解說!

  他這不解說還好,許多人還回不過味兒來,可他這一叫嚷,所有在場的煉氣一重境全部面色大變,怒從中來,對那煉氣二重境的趙劍怒目而視!

  “好你個趙劍,老子的破邪短劍便宜誰都不會便宜你的,你這個陰險之輩,死心吧,老子也不奉陪了!”

  又是一個身懷寶物的煉氣一重境離開了隊伍,邊走還一邊怒罵出聲。

  隨著這兩人的指責和怒罵,原本鐵板一塊的隊伍瞬間就分崩離析!

  十幾人走的走散的散,很快原地就只剩下趙劍一人!

  張勁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懶懶的出聲道:“閣下,現在,你還要殺我,要這地靈果嗎?”

  “不不不,不敢不敢,我這就走,這就走!”趙劍瞠目結舌,慌忙賠笑,想要溜走。

  張勁瞥了眼他挪動的腳根,一聲斷喝:“想走可以,打劫,把身上的好東西都交出來!”

  趙劍看看空空如也的四周,知道他在劫難逃,不由怒向膽邊生,大喝一聲道:“想要我趙劍的東西,也得看看境界!我……”

  一道冷光閃過。

  張勁緩緩將劍歸鞘,冷冷的說:“以彼之道還之彼身罷了,一切不過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我,記得投個好胎!”

  趙劍的額頭眉心處有著一個一寸的傷口,一絲鮮血逐漸流淌出來。

  他張了張嘴,身體往后一倒,直到倒下眼睛都沒有閉上。

  張勁走過去,淡淡道:“你不必如此,某身負絕學,一劍殺了你,實在平常!”

  趙劍的雙目一下子閉上了。

  看著趙劍的尸體沒有化光而去,張勁便知道殺的是一個NPC,反正曝尸荒野,若是被他人找到尸體,也會搜羅一番,張勁自然不會客氣,把他身上的金銀寶貝,都給拿了個精光。

  張勁給這趙劍掘了個墓,方才一拽地靈果,離開了樹林。

  到了此時,張勁才發現,這個靈虛秘境已經到處都是人影了。

  也不知道這個靈虛秘境到底有多少人進來,但此時別說金光,就是藍光綠光的旁邊,都是人影重重,想要獨自摘取藥材,已經是說笑一般的事情了。

  張勁尋了一些時間,終于放棄獨自采摘,雖然他一個人也能做到搶了藥材就跑,可是若是每次都要被眾多人追逐,總會心煩。

  這里這么多人,就算動手,張勁又能殺掉多少,萬一卷入大型廝殺,即便他身負絕學,外加開掛,也夠喝一壺的。

  尋思一陣,張勁便打算回去尋找弦無雙,施武略張勁還真不在乎,這弦無雙品質很好,若是日后有什么需要做的,完全可以聯絡她來進行,這樣的人選其實很難找到。

  若是為了這種緣故,哪怕是煉體破境丹,分上一顆給她都還是劃算的。

  沿著記憶中的路線,張勁翻山越嶺,趟溪過河,越過平原,穿過樹林,跑過草地,沿著瀑布河流一路上行,終于回到了出發點附近。

  遠遠看去,幾個人正在出發點附近熱火朝天的采集白光藥材。

  張勁頓覺無奈。

  他都在外面采集了好幾個金光藥材,還和其他隊伍產生沖突,殺過一個了,這幾個人居然還渾身冒著傻氣的在這里采集渣渣藥材。

  張勁趕忙跑了過去,遠遠叫道:“你們怎么在這里采集三葉靈參啊,這個秘境很大,到處都是好東西!”

  “不是我們不想去啊。”一個三族子弟苦著臉說道:“我們境界不到煉氣,不敢跑太遠,剛才無雙大姐和施大哥出去找藥,只有無雙大姐一身血的回來,她療傷以后又出去了!弦大哥,你回來了剛好……”

  話還沒說完,張勁就沖了出去,他看到附近居然有一道金色光芒!

  如果弦無雙能在出發點附近受傷,只可能是在金色光芒的所在!施武略八成也在那里!

  張勁身法開到極限,不到兩息時間便接近了金色光芒。

  這里是一處樹林。

  黑壓壓一片人頭。

  這些人境界各異,從煉體九重到煉氣二重境都有。

  他們分為三團,而且有些混亂。

  卻聽場中一人大叫:“聽得懂‘牛皮菜’三個字的都過來,自己人!我們集合,只有我們集合起來,壯大起來,才能有機會拿到更多的七葉靈參!只要拿到了七葉靈參競拍,到時候大家都有機會,誰能得到,全憑財力!愿意這樣做的自己人,都過來!”

  張勁聽的嘴角直抽抽,這聲音居然是施武略的。

  果然,能自己琢磨出這么一個“牛皮菜”的玩家,都是高玩,張勁原本以為弦無雙都受了重傷,他肯定死翹翹了,誰能想到居然被他這么破了一個死局?

  隨著施武略的叫聲,場中逐漸分成了涇渭分明的兩群人!

  “對面的聽著!這顆七葉靈參是我們的了!識相的快滾!”一道大喝聲從明白牛皮菜的人群中傳出。

  這聲音頓時把NPC們激怒了:“你說什么?你們讓誰滾!咱們跟他們拼了!”

  NPC們憤怒的沖向了玩家!

  一場混戰拉開了序幕。

  張勁捂著額頭,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誰啊!豬腦子嗎!”施武略氣急敗壞的在亂局中大叫,氣的直跳腳:“你要是敢站出來,我絕對不打死你!”

  忽然張勁看到了交鋒線上,弦無雙被五個NPC圍在最中間,不斷的被NPC用武器創傷。

  張勁眼睛一瞇,身法爆發,從NPC的背后,拔劍沖了進去!

  唯快不破·破陣勢!

  張勁所過之處,如同突然出現了一道雪亮的劍幕!所過之處,NPC紛紛慘呼,沒有一個不是受傷退開的。

  張勁也不追殺,只是徑直沖出一條通路來。

  他一腳踹在圍攻弦無雙的NPC屁股上,把他踹出包圍,自身破圍跳了進去,從包里掏出還剩一半的回命保心丹丟給弦無雙,冷冷的轉身,看著一條窄細僅容一人通過的通道,手中長劍挑了個劍花,爆喝一聲道:“誰敢接我一劍!”

  這爆喝聲讓整個廝殺場都停歇了一瞬,而后所有NPC都發現了,張勁竟然從他們身后打穿了一條血路,不少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無論是NPC還是玩家都遲疑的對視了一會。

  兩邊都收了武器,緩緩退后。

  施武略氣喘吁吁的走到張勁旁邊,扶起弦無雙,氣呼呼的說:“剛才有個不長腦子的擦槍走火,咱們為的是藥,殺人有什么用,幸虧弦煜你來了,不然打到天亮都打不完,白來一回,空手而歸,還結仇。”

  這短短一句話把責任撇了個干干凈凈,不僅挑明了廝殺沒有好處還提醒雙方都克制自己,重點在藥材上。

  果然,兩邊陣型都站穩當了,都冷靜了下來。

  張勁瞥了一眼,知道是打不起來了。

  但此時,還是有不夠冷靜而且不甘心的NPC想要搞事。

  一道聲音從NPC之中傳出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想讓我們放棄這七葉靈參,你得讓我們服氣,否則你們也休想得到這寶貝!”

  “就是!我們不服!”

  “我們不服!憑什么只有你們有機會獲得這寶貝,我們沒有!”

  NPC們群情激奮,全體踏前一步,看起來又要擦槍走火!

  張勁瞥了一眼他們,又看看弦無雙的傷口,陡然不爽,道:“欺負了我弦家子弟,五打一,還好意思說不服?弦煜在此,敢問在場煉氣,誰敢接我一劍?”

  “好膽色!我不服!我來接你一劍!”一個NPC排出人群,站到了張勁跟前,一臉鄙視:“區區煉氣一重……”

  刷!

  此人圓睜著雙眼向后仰倒,眉心一個寸長的劍傷!

  秒殺!

  張勁冷冷道:“還·有·誰?”

  “敢殺我們的人!剁了他!”NPC中傳出一道大吼聲。

  上百個NPC沖向了張勁。

  張勁好整以暇的開口道:“以我弦煜的本事,在這些敵人之中殺個七進七出,也休想被傷到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