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三十章 施弟過獎
  也不知道這施雄是否是刻意模仿張勁,場風也極為出色,就連表情神色也幾乎和張勁第一場表現如出一轍。

  張勁的直覺告訴他,這施雄并非是在刻意模仿他,也不是在虛張聲勢,而是的的確確的有張勁當時所擁有的那種古井不波、超然淡定的心境。

  這就有意思了。

  如果直覺有錯,這施雄必然也是在刷聲望,張勁當然不會允許他如此,確認之后必定會采取行動。

  但如果直覺沒錯,這施雄難道也掌握了一門絕學,那豈不是張勁這次三族大比的勁敵,確認之后還是要除之而后快!

  因此,無論直覺是否出錯,張勁都必須密切關注施雄。

  而且,他的名字。

  師兄!

  如果這是蓄意而為,就像張勁起名弦煜是咸魚的諧音變調一般,那這個施雄的賤功境界無疑到了極高的水準。

  為了臺風,張勁如果對上他,只要稱呼他,就必定會稱呼一聲“施兄”,這和直接叫師兄有什么區別?

  怎么叫,都是師兄!

  這名字起的太有才了!

  張勁思索一會,嘴角一勾,自語道:“既然叫‘施兄’會掉輩分,那就不要怪弦某稱呼‘施弟’了!”

  反正到時候掉節操的,只可能會是施雄,不是張勁。

  思忖好應對之法,張勁再不關注施雄。

  只要直覺不錯,這施雄一直到碰到他張勁之前,沒有任何NPC或者玩家能讓他露出真實水準,他的比賽看了也是白看。

  若是直覺錯了。

  張勁嘴角一勾,淡淡開口道:“我弦煜以為,主持長老會在下一場把我弦煜,和施家的施雄安排在一起比賽,于半炷香時間之后!”

  叮咚!發動大預言術成功!

  張勁打了個響指。

  手底見真章!

  放下茶盞,張勁起身,離開了雅間。

  十息時間后,張勁在休息區一處角落坐下。

  依舊是把腰牌藏好角度,不給人看清楚信息。

  靜待半炷香的時間,主持長老宣布了張勁和施雄作為對手上場比賽的事情。

  嘴角一勾,張勁一改常態,身法全開輕身一躍落在了擂臺之上。

  他的手抓扣住斗笠,遠遠一甩,露出面含微笑的臉龐,而后將松紋劍連鞘在內握在右手之上,看著對手入場處。

  施雄果然沒有讓他失望,選擇采取了拉風的方式進場。

  一道身影從施家休息區躍出,一腳踩在休息區的墻頭上,再次飛躍,落點是一位施家青年高手的肩膀上,半空一陣旋轉,穩穩落在了張勁身前不足五米處,一拱手笑道:“久仰弦兄大名,果然百聞不如一見,幸會!”

  張勁微笑開口:“施弟過獎了!”

  全場一靜,觀眾席上陡然發出一陣歡笑的聲浪!

  施雄一陣啞然,顯然還沒遭遇過如此應對,一時之間臉上表情怪異,半晌方才吸了口氣,再次拱手:“施家·及冠·施雄·煉體圓滿,請賜教!”

  張勁哪里會占先攻的便宜,聞言開口接道:“弦家·及冠·弦煜·煉體圓滿,請賜教!”

  施雄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道:“既然如此,弦兄小心了!”

  刷!

  施雄的身影陡然模糊,一截劍尖已在張勁咽喉之前三寸處!

  “叮!”

  張勁于0.3秒內拔劍對擊,招架住了這記快攻!

  絕學級劍法·唯快不破·第一式·劍一!

  施雄略作驚訝,劍上使力,道:“難得!”

  “你也一樣。”張勁逐漸加強力道,讓施雄的劍始終被架在相對兩人最中間的半空!

  一聲震響后,兩人同時向后飛躍,落于丈半之外。

  此時兩人身距三丈之遠。

  施雄看著張勁,眼中露出興奮的神色:“我本來還以為,這大比第一沒有什么意思,想不到弦兄竟也走到了這一步,如此,倒也有些意思了!”

  “施弟,弦某卻是為了那顆煉體破境丹而來,既然遇到了施弟,說不得只能露上幾手。”張勁笑吟吟的抓住松紋劍,把它藏在了背后。

  絕學級劍法·唯快不破·持劍姿·藏劍式!

  施雄不為張勁言語所激,道:“這手的確有些名堂,有意思!”

  無非是比誰更快罷了!

  張勁相信0.3秒的出劍速度,已是極快,更何況他的唯快不破并不僅僅是只有一劍而已!

  但他的身法相比施雄來說,是一塊短板,因此使用了藏劍式,以不動應萬變!以守代攻!

  張勁道:“施弟,請!”

  “哼!”施雄滿是笑意的壓低身形,道:“總算可以痛快的來上一場!弦兄小心了!”

  刷!

  施雄的身影陡然模糊,只看得到灰影一閃,一截劍尖便出現在張勁咽喉之前半寸!

  “叮!”險之又險,張勁格開了這一劍,順勢攻擊!

  絕學級劍法·唯快不破·第一式·劍一!

  只聽刷的一聲破空聲,松紋劍已至施雄頸前不到半寸!

  施雄連忙回防!

  這一回防正中張勁下懷!

  ……劍二!劍三!劍四!劍五!劍六劍七劍八劍九劍十劍十一!

  “嘣!”一聲震響,一截劍尖飛了出去。新筆趣閣

  施雄吃驚不已的看著他手中的長劍,劍身中部以上部分,嘣飛了一大截!

  “好家伙!”施雄看看手中的長劍,又看看張勁氣定神閑的樣子:“你果然也走到了這一步,而且只高不低!有趣,有趣!哈哈哈!”

  說完,他一把將長劍丟到地上,手臂一伸,手掌張開,高喝:“施家弟兄們,劍來!”

  一把打滿寶石的寶劍被他抓在了手中!

  張勁瞥了一眼松紋劍的耐久,發現施展唯快不破,松紋劍的耐久掉的超快,一劍就掉一點耐久,還好的是,此時松紋劍的耐久打上一場可以說是綽綽有余,倒也不必擔心。

  武器耐久什么的,他有掛啊!

  見到施雄拿到新的長劍,張勁微微一笑:“施弟,請!”

  “好!達者為師,弦兄的盛情實在難卻,施某就卻之不恭了!小心了!”施雄拿到新的武器,刷!

  張勁瞳孔一縮,身形一仰!

  這一劍比之剛才,竟然還要快上三分!

  而且這一次,施雄根本不給張勁反擊的機會,一劍得勢,便是連綿不絕的攻勢!

  張勁在這如同劍幕一般的攻勢劍光中,仿佛如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扁舟,在一個又一個險之又險的浪花中飄搖!

  轉眼間,施雄便搶攻了十劍。

  奇怪的是他并沒有將這優勢繼續下去,而是向后一躍,笑道:“該弦兄了!請!”

  真是個劍癡,這要是NPC還好,如果是個玩家,以后可就麻煩了,被這種武癡一般的人盯上,以后休想安寧。

  但張勁對那顆破境丹勢在必得,如果沒有破境丹,他后續為了“上天臺,入仙門”的修士任務準備的一切籌劃,就都無從說起。

  這一場他必須贏,哪怕被這樣一個武癡給纏上也要贏。

  張勁微微一笑,道:“施弟如此盛情相邀,弦某自然相赴!小心了!”

  他一步一步的走了過去。

  施雄屏息凝氣,精氣神高度集中。

  十五步、十四步、十三步、十二步……

  施雄握劍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

  十一步、十步、九步、八步……

  施雄額頭出現一些冷汗。

  七步、六步、五步。

  張勁微微一笑:“施弟,我要出手了。”

  施雄眨眨眼,看著幾乎近在咫尺的張勁,意外道:“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有趣,有趣!請吧弦兄!”

  張勁淡淡道:“準備了!”

  施雄再次精氣神高度集中。

  刷!

  “叮叮叮叮叮叮叮!”

  一連七劍,都被施雄格開,但他的腳步已經不知不覺逐漸往后退了一步!

  張勁面含微笑,手中不停。

  劍八劍九劍十……

  施雄退了三步!

  劍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

  施雄退了六步!

  劍十七!

  施雄退了兩步!

  張勁收劍。

  施雄慣性的又退了一步!

  “咚!”

  施雄一腳踩空,落到場外。

  他摔了個“大”字型,氣喘吁吁的把寶劍拿到面前一看,發現已經滿是裂紋,不僅沒有為打輸氣餒,反而發出愉快的大笑聲:“有趣,有趣,哈哈哈哈,我施雄又有了追趕的目標了!”

  果然。

  這就是一個武癡。

  張勁瞥了一眼松紋劍的耐久,開口自語道:“我的松紋劍雖然不是什么神兵寶器,勝在怎么用都不會有損傷。”

  叮咚!發動大預言術成功!

  松紋劍多了一條屬性:

  堅固:無法磨損,無法破壞。

  同時這把劍的耐久消失,品質更是一躍成為了紫色的史詩武器。

  這一場比賽結束,這一天的比賽就全部比完了。

  明天,就是三十二強賽。

  張勁瞥了眼系統提示。

  聲望再次被刷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