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二十八章 聲望進階
  張勁并不知道確認擁有絕學的人都是玩家中的風云人物,但他卻十分清楚,若是一劍出手,便能擊敗對手對他接下來的謀劃多么有利。

  簡直是擺式子,刷場風的不二手段。

  若是其間再能得到弦家、施家、第五家三家少年輩、青年輩及老輩高手的另眼相看,來個聲望刷屏之類的,那就更是再好不過了!

  通過這些天的尋找任務,張勁明顯的發現了,想要通過NPC的途徑接取到高品質任務,觸發幾率和聲望的高低有關。

  聲望越高,接取到高品質的NPC任務就越高,反之就接不到甚至會扣聲望。

  所以張勁想要接到高品質的任務,就要想辦法把NPC們的聲望給刷起來,能刷多高就刷多高。

  因此他絞盡腦汁想到了一個辦法。

  至于能不能行得通,這個只能看老天了。

  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做事情只能有一個大致的計劃,至于如何執行,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畢竟計劃趕不上變化,機關算盡是會遭天譴的。

  換言之,張勁要搞事情!

  他要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搞一些大事情來吸引NPC們的視線和目光!

  而如今有了絕學級自創劍法,唯快不破之后,真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滿是欣慰的看著絕學級的紫色傳說秘籍,張勁收起屬性面板,這些天以來積累在心中的壓抑之氣一掃而空,一股沉靜而實在的底氣緩緩沉入心底,便仿佛視野也開闊了一些。

  他的腰桿自發的挺得筆直,他站的像是一柄標槍,一抹淡淡的笑意浮現在他的臉龐之上,一直以來他都對是否能取得三族大比第一,無法篤定結果而煩擾,但此時,有了這絕學之后,張勁已經不在意那個結果了。

  他相信,只要他上場,就一定會贏,而且他會一直贏下去,直到站到三大家主面前領取獎賞,他都不會有水準相近的對手。

  這樣的自信仿佛是一種直覺。

  就那么自然而然,張勁就是這么認為了。

  他感到天高氣爽,云淡風輕!

  明明比賽馬上要開始了,他還在場外逗留,張勁居然也不會感到著急,就仿佛閑庭漫步一般,緩緩的向大比賽場的方向行走,速度也不快,但他一點都不慌張也不著急。

  張勁一身黑色勁裝,面含微笑,一身輕松的行入了賽場。

  這神情根本不像是參賽的弦家子弟,甚至讓看守入口的兩個弦家青年輩高手產生了一種張勁走錯入口的錯覺。

  但兩人看了一眼張勁的腰牌之后,又確定了張勁的確是參賽者。

  叮咚!你的鎮定和輕松懾服了兩名弦家高手及一眾老輩高人,你在弦家的聲望增加了500點!

  張勁只是輕輕一瞥系統消息,也沒有多少情緒波動,便帶著笑意走到了賽場擂臺的階梯跟前。

  一名擂臺入口的弦家青年高手皺了下眉頭,開口道:“小子,現在還沒到上場的時候,你……”

  話還沒說完,三大家主最強的第五家家主聲音便響了起來:“我宣布,三族大比,及冠之年賽事,現在,正式開始!”

  “第一場,弦家·及冠·弦煜·煉氣圓滿,對,第五家·及冠·第五元修·煉氣九重!請兩位參賽者上臺!”

  看守擂臺入口的青年高手此時嘴巴已經張的能塞進一個拳頭了,滿是敬畏的讓開了把守的入口。

  張勁背負著雙手,微笑點頭:“有勞了。”

  “沒事沒事!”這個弦家青年高手頗有些放不開手腳的樣子,連聲道,連說話都弱了一絲氣勢。

  張勁點點頭,便沒有再說話,帶著輕松的心情和異常淡然的心態踏上階梯,緩緩走到擂臺四分之一的位置,便面含微笑站定了。

  簡直氣定神閑,毫無壓力!

  叮咚!你的鎮定和輕松吸引到了弦家、施家、第五家的有識之士驚異的視線,一致認為你大有可為,你在弦家、施家、第五家三族之中的聲望增加了1000點,你在弦家、施家、第五家三族之中的名望增加了20點!

  張勁心中并沒有太大波動,甚至有一種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這樣一種異樣的感覺,仿佛不應該為之激動,一切平常,沒什么好大驚小怪的。

  他就這樣面含微笑站在臺上,不驕不躁。

  他就這樣面含微笑立在那里,不急不緩。

  哪怕他的對手第五元修遲遲沒有到場,都沒有在他的眼眸中看到哪怕一絲的不耐!

  然后……

  他的系統提示刷屏了!!!

  叮咚!你的高手風范讓三族高手驚異有加,你在三族之中的聲望增加了1500點,你在三族之中的名望增加了25點!

  叮咚!你的高手風范讓三族高手極為贊賞,你在三族之中的聲望增加了2500點,你在三族之中的名望增加了40點!

  叮咚!你的高手風范讓三族高手十分青睞,你在三族之中的聲望增加了3500點,你在三族之中的名望增加了60點!

  叮咚!你在弦家的聲望等級突破了友善到達了親密!

  叮咚!你在施家的聲望等級突破了冷淡到達了友善!

  叮咚!你在第五家的聲望等級突破了冷淡到達了友善!

  若是沒有自創唯快不破之前,張勁一定喜形于色,可此時,他沒有半點情緒波動,站在那里,仿佛融入了賽場,淡定的就像是一副畫卷!

  就仿佛張勁站在那里,那副神情,那氣定神閑的樣子,那萬眾矚目仍舊不驕不躁的心態,那站的筆挺,單手背負在身后,帶著微笑的樣子,就是全場唯一的焦點一般!

  仿佛這一切理所當然!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沒有人譏諷張勁像是傻子一樣等待對手出現,他的表現折服了全場,獲得了全場老老少少、少年、青年老年輩所有人的認可和認同!

  而這個時候,第五元修才終于上場了。

  他畏畏縮縮四面看看,再看看張勁,頓時一個哆嗦,臉上冷汗沿著眉毛匯聚,又流淌下去,在眼睫毛、在雙頰、在下巴上匯聚,終于都匯聚到下巴尖上,而后凝聚成為一滴冷汗,最后這一滴冷汗脫離他的下巴尖,在空氣中劃了一條直線,落在了地上,發出一聲極為輕小的聲響。

  “我!我認輸!”第五元修看著張勁,十分害怕,仿佛張勁就是一尊無法逾越無法超越的雕像,是他需要畏懼和仰視,甚至難以望其項背的存在一般!

  三大家主相互對視一眼。

  家主們身邊一位主持比賽的長老站起身來,揚聲道:“第一場賽事,由弦家·及冠·煉體圓滿·弦煜,勝出!請在場的各家子弟做好準備,半刻鐘后,開始第二場!”

  這時,第五家那邊傳來一道大嗓門。

  “元修可惜了啊,他的機變還算可以的,在見到對手之后,便使用了拖的戰術,想要等到這弦家的弦煜心浮氣躁的時候再上場,可惜碰到了一個鋼板,足足等了半炷香的時間,那小子鎮定的像是在花園賞花!就沖這心性,元修就沒有贏面!他比臺上那小子可差遠了!好在他有自知之明,沒有上去丟人,還是不錯的,回去之后,老子可得給他下點功夫調教一下了!”

  聽到這大嗓門的叫嚷,張勁也沒有動容,依舊微笑的背負著一只手,略微挪動視線,看著他的對手第五元修,點頭笑道:“能夠運用自身的優勢到這樣程度,你很不錯,承讓!”

  隨著張勁這一句話的落下,系統又刷屏了!

  叮咚!你的場風折服了第五家的老輩高手,你在第五家的聲望增加了5000點,名望增加了75點!

  叮咚!你的大家風范讓弦家少年輩佩服不已,你在弦家的聲望增加了3000點,名望增加了15點!

  叮咚!你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氣勢引起了施家少年輩、青年輩和老年輩的贊譽,你在施家的聲望增加了3500點,名望增加了20點!

  叮咚!你在第五家的聲望等級突破了友善到達親密!

  叮咚!你在施家的聲望等級突破了友善到達親密!

  而此時,第五元修原本蒼白的臉色恢復了一絲神采,由衷的拱手道:“承蒙弦兄高看,若是弦兄他日到我第五鎮游玩,第五元修愿意給弦兄引薦幾位咱們第五鎮碧玉年華的閨秀……”

  張勁嘴角微微一勾,也不做任何應承,戴上斗笠,轉身走向擂臺入口的階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