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九章 惡意搶怪
  張勁眼看弦燁越跑越遠,只好低聲對第五燕秋說道:“那小子跑的太急,我先去救他,你跟上以后離遠點,這些狼都很厲害的。”

  “誒?大表哥,既然很厲害,你怎么那么輕松啊,我讀書少,你可別騙我。”誰知第五燕秋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張勁被雷了個外焦里嫩,這確實是他疏忽了,他有一套十三條回命訣套裝這種事情,他不說,誰知道啊?

  張勁張張嘴,最后選擇暫時壓著,道:“我自然有我的辦法,等下對上那群狼你就知道了,先不說,我先走了,你小心些,不要大意。”

  “大表哥,我發現你比我親哥還啰嗦耶,我已經是成年人了,別拿我當小孩子!”第五燕秋白眼一翻,別過頭去。

  張勁啞然,可您這分明就是小孩子才會有的應對呀。

  張勁也不好多說別的,他自己還是個啃老的呢,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還是別多管閑事為上。

  張勁點點頭,表示了解,跑速全開,追弦燁去了。

  前方忽然傳來爭吵聲,張勁心中疑惑,隨后想到了最糟糕的一個可能,心中一沉,別是遇到搶怪的了吧?

  如果對方人多,或者有高手,就弦燁現在煉體二重的程度,完全是送人頭還送狼王,這要是功虧一簣,他能氣上一個月好不過來。

  張勁心中做好預案,眼神一變,殺氣騰騰的就沖向了爭吵聲處。

  “你們干嘛,這狼王是我的!停手!”弦燁焦急的聲音大叫。

  聽起來弦燁遇到了無法插手處理的事情。

  張勁落定身形,環視場中。

  八個人,五個煉體三重,兩個煉體五重,還有一個看不出境界,也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什么游戲道具。

  之所以這么判斷,是這個看不出境界只依稀覺得是個女子的玩家,單人一劍獨挑狼王,頃刻之間狼王身上就是數道傷口,看起來完全被碾壓了。

  這可是煉體五重的狼王,能碾壓它,怎么說也得是個煉體六重吧!

  可是再仔細一看,張勁卻發現這狼王居然只表現出三重的實力!

  “哈哈,你這人說話也不看看這些狼的實力,你一個煉體二重,追著三十幾頭煉體二重的精英巨狼,外加一頭煉體三重的巨狼王追殺嗎?而我們的實力,殺這些狼根本不費吹灰之力,這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別搶怪,一邊去。”一個煉體五重的大漢輕蔑的瞥了一眼弦燁,擺擺手,像是驅散蚊蟲蒼蠅,頗是不耐。

  煉體三重的狼王?

  各位你們是不是看走眼了?

  張勁嘴角微微勾起,看著狼王的表現心中有數了,他眼瞼一耷,再抬起的時候對這群人露出戲謔的神色。

  而后他低喝一聲,佯裝不滿的對弦燁道:“堂弟,你干什么呢,以你的水準,怎么可能是這群怪的對手,還不快點回來,休要胡鬧!”

  “就是嗎,想殺BOSS,也得掂量掂量本事,沒那金剛鉆還想攬瓷器活,瓷器搞砸了頂多賠錢,殺BOSS搞砸了,掉境界!”另外一個煉體五重的玩家接過話頭,又還了個話茬回來。

  “弦煜!你!”弦燁瞪圓了眼睛,氣的發抖,但他不敢對那邊八個人發怒,顫抖著手一指張勁:“你竟然設計我!”

  “喲,窩里斗啊?依我看,這后來的家伙有點能耐,八成還真是他在刷這狼王呢,不過那又怎么樣,咱們人多,咱們拳頭大,這狼王搶了你們的又怎樣呢?不服來打一架啊!”這回說話的是煉體三重的玩家,這境界體現水平,一開口就知道是什么貨色!

  “那是我的任務BOSS,你們搶了也不出東西的!快點停手!”這個煉體三重的玩家一說話立刻OT了,吸引了弦燁超量仇恨。

  另外的一個煉體三重玩家聞言哈哈大笑:“沒好處的事情當然沒人干了,如果這真的是你的任務BOSS,咱們爆了任務物品拿著,你就是拿不著,到時候價格隨便我們開,你買也得買,不買還是得買,哈哈哈,我就是喜歡看你這種膿包明明看我不順眼,還要和我一起玩同一個游戲的憋屈樣子,不服來PK啊?來啊,搞事情啊!”

  “你,你們!”弦燁氣的身體都發抖了,一個字再沒憋出來。

  就在此時,張勁一直關注著的狼王一聲長嘯,不僅展露了煉體五重的實力,似乎還開啟了爆發技能,境界直接提升了一層,足足有煉體六重之高!

  它只是一爪子,那女子身形的玩家就哀鳴一聲,裝備爆了一地!

  秒殺!

  煉體五重的兩個人大驚,都一陣怒容,同時對張勁怒道:“你居然陰我們!”

  張勁得意的笑:“陰你們又怎樣啊?這狼有這種后手,本來應該我吃的,既然諸位代勞,就在此謝過嘍,哈哈哈!”

  “啊!你!”兩個煉體五重之中一人當場氣的吐血,捂著胸口,眼睛發紅:“你給我等著,弦家的,我有慕容家的家族令,他日必定發動家族戰,滅了你的傳承!”

  這個時候弦燁才反應過來張勁居然在陰他們,頓時露出一種有說不出的酸爽一般的神色:“不服你們放下狼王,來打我們呀!來呀,搞事情呀!”

  “混蛋,老子現在就來剁了你!”那邊煉體三重的一人大怒。

  “回來,弄死了狼王再跟他們算賬也不遲!咱們現在有七個人,等這狼王爆發以后必定虛弱,弄死它易如反掌!”一個煉體五重的人發號施令道。

  “哼,算你狗運!”這人恨恨而不忿的轉身,支援他們的人去了。

  “哎喲,膿包連打架都不敢啊!三重對二重嚇跑嘍!”弦燁還不解氣,各種譏諷。

  “等下咱兄弟幾個一定讓你好看!”對面的五個煉體三重大怒,放話了。

  青龍會預備隊玩家一扯斗篷,露出一張頗為病白的臉,目光陰沉,他看看張勁:“你們,去死吧!”

  聞言,張勁瞳孔一縮。

  弦家樁功·守,發動!

  叮咚!吸收578點傷害,轉化修為125點,防御值消耗1734點,您的弦家樁功有所寸進。

  弦家樁功·守所剩防御值4266點。

  張勁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就算有75%的減傷,這忽然出手的一擊,居然把他打的只剩下一絲血皮,還剩3%的氣血!

  “咳咳!回命訣!”張勁強忍著不適,發動回命訣,狀態瞬間全滿的同時,又對慕容遜開口:“你慕容遜的下一招,一定打空,而且還會摔成雁落平沙式!”

  “呵呵,開減傷了?沒用的,剛才不過是小試牛刀!”慕容遜只當張勁在說鬼話,一副唏噓長嘆的樣子:“能在煉體三重硬吃我一招不死的,你也算個高手了,受死吧!”

  忽然一只煉體八重的金毛猴子竄了出來,丟了一塊香蕉皮在慕容遜的重心踏步位!

  慕容遜一時不察,一腳踩上。

  哧溜一聲,他果真摔了個雁落平沙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