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七章 組隊任務
  此時第五燕秋和弦燁都拿出了最好的裝備,他們倒是不遮掩,兩套映射著金屬質感的鐵甲把他們倆包裹的嚴嚴實實。

  第五燕秋提了把戰劍,弦燁則背了一把長劍。

  張勁眨眨眼,忽然干笑一聲:“那個啥,我忘記買把武器了,我去去就來!”

  “大表哥你不是吧?”第五燕秋目瞪口呆。

  張勁已經折返,一路狂奔的往回跑了。

  大寫的尷尬,哪里好意思再呆著。

  一刻鐘后,提了把20金收購的精良修為長劍,鋒銳度高達15點,每殺一個怪可以獲得2點修為,張勁又摁了一塊最大的祖母綠寶石上去,湊足了一整套回命訣套裝,整套套裝竟然又多出了3點的修為獲得方面的強化。

  使用這一整套的裝備刷怪,每殺一個怪,可以獲得17點修為,只是多出一把劍來,就增加了5點修為獲得的增益,把張勁高興的眉開眼笑。

  “大表哥,你身上怎么冒綠光?”第五燕秋看到張勁藏起來精良長劍,眼睛卻發直了,直接問他道。

  “什么?這么帥氣的我,居然身上冒綠光?有沒有搞錯!”張勁傻眼了。

  冒什么光,怎么可以冒綠光啊!

  綠油油的啊!

  他手忙腳亂的調出系統選項,找了一圈,趕忙把裝備特效統統給關上了。

  要是個紅光金光還可以秀一把,什么綠光還是算了吧!

  第五燕秋看張勁收起裝備特效以后,有些不高興:“發光多好啊,干嘛關上,聽說只有一整套好裝備才會發光,大表哥你不知道這是高手的標志嗎?”

  什么高手的標志?我的頭盔也發綠光啊!張勁心中哀號。

  有幾個男人能夠忍得了戴著一頂發綠光的帽子這種事啊?

  但這種話張勁當然不好開口,只得故作深沉:“咳咳,表哥這是低調,所謂財不露白嗎!”

  “好像也是。”得了這樣的答復,第五燕秋瞥了張勁一眼,情緒好了一些,腦補一般說:“聽說這樣一套裝備,打眼網上也值個幾百塊的,不發光就不發光吧。”

  弦燁僵硬的板著臉說道:“堂兄,小表妹,我剛才東西掉了,先離開下。”

  過不一會,張勁聽聞到不遠處傳來壓抑的低笑聲,哪里還不知道怎么回事。

  第五燕秋聽不出來怎么回事,都是男人,弦燁還能不清楚?

  什么低調啊財不露白啊都是假的,綠帽子才是真的!

  過了好一會,弦燁才面色如常的拿著一個黑色斗笠回來了,他把斗笠套在頭上,淡淡的瞥了張勁一眼,道:“東西找到了。”

  張勁心道,黑帽子是吧,這可是大黑臉的征兆,注定黑手,一個月都摸不出好裝備。

  想到此處,張勁離他站的遠了一些。

  帽子不發光,就不是綠的了,可斗笠如果是黑的,臉會一起黑的啊!

  一行三人各懷心思,并肩走到了后山。

  一條崎嶇的小路到了山底便沒了去處,只能看到一座植被茂密的大青山,隱約有鳥獸低鳴的聲音傳來。

  若非是弦燁說此處有狼群,只是站在山外,根本看不出來。

  這山從山腳看去,簡直一陣祥和,一片鳥語花香,和那些足夠野炊的青山并沒有什么不同。

  “弦燁,你能看到狼群大致的方位標記嗎?”張勁茫然的看著面前的大青山,完全沒有頭緒。

  弦燁點點頭,道:“我這里有一個紅色的箭頭,能夠知道狼群的位置,就是不知道咱們三個能不能頂住了,要是頂不住,我斷后,你們先跑。”

  張勁搖頭,心說哥一套裝備一炷香時間十三個回命,平均一分鐘可以來一次滿血,這種頂怪的任務簡直是舍我其誰,只要一分鐘內能撐得住傷害,哪里用得著跑。

  他搖頭以后便說:“不,我主肉盾,負責頂怪,燕秋是戰劍,負責殺怪,你掠陣補刀。”

  弦燁張了張嘴,沉默一會道:“好吧,但我先說好,如果有什么情況,我會第一時間頂上,你們也別管我,能跑就先跑。”

  張勁意外的瞥了他一眼,大致知道了他的路數:未謀勝先謀敗,置之死地而后生,哀兵一個。

  但三人究竟都有什么底牌,相互都沒有露底,這卻也不能責怪他還沒打就想著怎么善后的事情了。

  究竟如何,還得看真正對上以后的應變。

  “我帶了10份回春堂的藥,你們拿去先分了。我這還有。”張勁把回春堂買的用不上的藥先一人給了五份。

  第五燕秋眼睛一亮:“好東西,我消完點買齊裝備,就買不起這個了,有了這個勝算大增呢。”

  “嗯,至少出現什么問題,還可以頂著藥突圍,不至于掉境界。”弦燁點頭道。

  三人又檢查了一遍,確認再沒有什么遺漏的細節之后,由弦燁排頭,三人組成一個三才陣陣型,相互策應著向著狼群的方向直線而去!

  入了大青山,外面那種一覽植被的感覺就再也沒有了,四面八方都是樹木,只有斑斑點點的陽光透過林間的縫隙透射進陰暗幽深的叢林,不時有幾只小動物被三人驚動,擇路而逃。

  “等等。”張勁壓低聲音,忽然站住不動了。

  他的手中比劃了一下手勢,將一根手指豎在唇邊,示意噤聲。

  張燁疑惑,趕忙停住動作,視線環著附近仔細觀察。

  第五燕秋的手握緊了戰劍的劍柄。

  “撲棱棱!”

  一只通體藍色羽毛的鳥忽然從一處枝椏飛了起來。

  “哎呀,我說什么呢,原來是……”第五燕秋徹底放松,嗔怪張勁道,她的手離開了劍柄。

  “噶嗚嗚……”

  “嘎嗚嗚……”

  “嘎嚕嚕……”

  一陣陣低吼聲從附近傳來。

  “燕秋,過來,咱們被包圍了。你們看黑暗處。”張勁環視一圈,有些惱火,居然被怪給算計了,這感覺真不爽。

  四面幽深的灌木叢里,密密麻麻的出現了許多紅色的眼睛!

  是狼!

  上百只狼呈現環狀,將三人包了個里三層外三層,水泄不通!

  “殺出去!咱們都是煉體境一重以上,這些普通狼根本不在話下!”張勁怒吼一聲,長劍陡然化為一道絢光,一劍便刺入飛撲而上的一匹野狼咽喉要害!

  “嘎吼!”一聲和狼的叫聲略微出入的低吼過后,整個狼群前仆后繼的向三人撲殺而來!

  “是狼王嗎!剛才……”弦燁一劍挑飛一只野狼,出聲問道:“好像在咱們后面?”

  “不是狼王,是狼狽為奸!那是一只狽!”張勁一掀斗篷,露出了全套的祖母綠精鋼套裝,長劍擺于身側,向狽聲來處沖了過去:“你們在這把普通狼殺光,我去纏住狼王,殺掉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