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六章 三功同修
  計長城如此給面子,張勁也不好拒絕,可他心中的確有些為難。

  畢竟若是給計長城幫了這個忙,這工會就入定了,但作為一個長期的咸魚,張勁還是喜歡恣意游山玩水,而不愿意去誰的工會去做一名香主。

  當然,若是這個香主提上一提,換做一個堂主,張勁就未必會如此不樂意了。

  一個工會,會長之下是副會長,而后是左右護法,四大堂主,隨后才是八個到十六個的香主。

  香主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中層管理,堂主可是高管,張勁覺得他現在有一個掛,怎么也不能低于堂主,做個香主未免有些丟分。

  另外,本來他打算幫忙弦燁,人情可都算到他的頭上,若是計長城這一插手,不僅弦燁的人情算不到他頭上,張勁也要承計長城一個人情,自此栓死在那個工會,做個小兵,多少都不劃算。

  好在,張勁也沒能為難多久,前方的街口,忽然并肩走過來十幾個渾身拍滿寶石的銀甲人,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看視線,正是盯著計長城!

  “計大會長,自從十天前一別,甚是想念,既然計大會長隨身帶了這把劈風刀,也省了我們青龍會一番力氣,兄弟們,給我上,他獨身一人,身邊就帶了個廢渣,把他給洗白了,爆走劈風刀!”居中披著一襲金色披風的銀甲人看到計長城,把前因后果模糊不清的挑明,便大手一揮,一聲喝令,十幾個人圍攻而上!

  “哼,土雞瓦狗,自不量力!”計長城冷哼一聲,眼角透射出輕蔑的神色,雙臂一展,便騰空飛起,手中一揚,十幾枚暗器飛射而出,只有幾枚落空,其他都正中銀甲人!

  十數道悶哼聲幾乎同時響起,大部分銀甲人都失去了行動力,只剩下三個高手如臨大敵的看著計長城:“氣運涌泉,提縱高升!姓計的,想不到你居然突破到了煉氣境!算你狠!不過你別得意,不僅只有你們大刀會有煉氣,我們也有!”

  “哦?那就來會上一會呀!我等你們!”計長城冷笑一聲,左手探進懷中,再次取出,又是捏了一把暗器。

  “哼!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兄弟們,咱們走!”金披風的銀甲人察覺再逗留,只怕所有人都要交代在這里,掉上一層境界,趕忙一揮手,剩下兩人立刻朝地面丟了一顆煙霧彈。場中煙霧彌漫。

  待煙霧散去,卻哪里還有銀甲人的影子?

  張勁轉過頭,恰好計長城也瞥眼。

  兩人對視一眼,隨后都收回目光。

  這回張勁可有了充足的理由了,他嘆息一聲,佯裝無奈道:“計兄,這十幾個青龍會的人,各個都高小弟三重五重的,您的大刀會,只怕小弟是幫不上什么忙了……”

  “無妨。”計長城哈哈一笑:“你先好好發育發育,他們青龍會雖然人多勢大,到底干的都不是人事,弦煜兄弟你發育起來以后,早晚都會對上,到時候若是有需要,盡管來找我大刀會。”

  張勁這才松了一口氣,應了一聲,又好奇道:“計大哥,你這分明是一把寶劍,為何他們要說這劍叫做‘劈風刀’?”

  計長城微微一笑,手中一抖,一股肉眼可見的白色霧氣注入寶劍,頓時寶劍表層形成一層像是刀型的氣膜,他解釋說:“這可是寶器,只要注入真氣或者真元,寶器之內的紋路就會被激發出來,從而形成第二形態,名曰劈風刀!弦兄弟,看好了!”

  計長城大喝一聲,一道呈現半弧的氣刀橫切出去,待沖出三丈方才消散,所過之處塵灰向兩側沖天而起!

  張勁眼睛發光的看著這一幕,恍然道:“怪不得他們要搶了!”

  “那是當然,即便是青龍會,除了左右護法,一般的堂主也沒有寶器可用,所以這青龍會只要發現寶器,一定會不惜手段,全力搶奪!弦煜兄弟,你若是發育起來,碰到這等寶器,可要小心點,別被他們給盯上了!”計長城面目嚴肅,叮囑張勁道。

  張勁點頭應是,并且表以感謝。

  計長城倒也灑脫,看張勁如蒙大赦的樣子,好笑道:“并非是我不想給弦兄更高的待遇,弦兄若想上位,我手下那群兄弟首先得服你呀!好了,言盡于此,計某還要去追蹤這隊青龍會的人,就失陪了!”

  張勁心中心思被點破,頓時有了一種大寫尷尬的感覺,聞言干笑著一拱手:“計大哥,等以后我發育起來了,保管兄弟們沒有二話!大哥好走,兄弟就不送了!”

  “哈哈哈!鎮子武館,有一門可以破品格提升的基本輕功,內有乾坤,大哥此來便是沖它而來,既然你要單獨發育,去把它學了,記住,沒有出現異狀之前,哪怕升滿了,都不要停止灌注修為,切記。”見到張勁如此,計長城頓住腳步,壓低聲音告訴了張勁這弦家武館的大秘密,隨后騰飛而起,一蹦幾丈高,十幾丈遠,一蹦一蹦的飛快離去。

  待他遠去,張勁才有些糾結。

  看來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這計長城坦蕩磊落,乃真君子也!

  臨走了居然還送了一份大禮,大力栽培于他,看樣子還真想給張勁一個堂主做做!

  得到如此禮遇,張勁心中那點小別扭哪里還剩一星半點。

  這個人情,他承了!

  有了厲害的身法,進可攻退可守,進退自如,打不過想跑就跑的掉,打得過順風可追二十里,簡直是制勝脫險之寶功,不可不練的重要手段!

  原本他只有一個腹案,知曉輕功的重要性,此時這高等輕功幾乎唾手可得,張勁豈有入寶山空手歸的道理,當即向弦鎮武館直直行去。

  入了武館,張勁入眼就看到一名老眼昏花的老人在掃地,除此之外別無他人。

  莫非這個老人還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張勁瞇眼看了半天,愣是沒有看出名堂來,只好上前行了個晚輩禮,開口道:“老前輩,我是弦家子弟弦煜,前來武館學藝的,不知……”

  老人仍舊掃地,充耳不聞。

  張勁眨眨眼,再次發問。老人仍舊不聞不理。

  張勁有些懵逼,不知如何是好,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有些尷尬的站在堂中,最后強自鎮定,打定主意,若是這老人不說話他就不走了!

  張勁站著站著就有些無聊,不由自主的站起了弦家樁功。

  雖然沒有修為,總好過無聊。

  盡管這技能是滿重,可既然計長城剛才說過那番話,萬一這樁功也有異狀,給他探索出其他秘密,張勁豈非賺了?

  不練白不練!

  這一站就是半個時辰過去了。

  老人果然有古怪,地面分明纖塵不染,他仍舊在掃!

  張勁可不管,反正該問的他都已經問完,此時他只需要等待即可。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了,老人長嘆一口氣,直起了腰桿,嘆氣道:“罷了,看在你這樁功尚且還算可以的份上,老夫便破例一次,將我弦家獨門的《基本輕功》傳授給你,你可要悉心練習才是!”

  張勁大喜過望,慌忙應道:“多謝前輩成全,晚輩必定全力以赴,潛心修習,精益求精,必定不負前輩一番苦心,他日青出于藍!”

  “呵呵!”老人笑了:“這人越老呀,就越是愛聽好聽的話,你這小子不錯,有前途,有前途,這本秘籍拿去吧,什么時候若是你能名揚天下,還可再來求教一次,去吧。”

  一本秘籍不偏不倚的落入了張勁懷中。

  張勁激動壞了,一舔嘴唇,手掌印了上去。

  叮咚!您學會了弦家不傳之秘功《基本輕功》!

  叮咚!《基本輕功》裝備到了額外修煉欄之中,由于該欄屬于擴充欄,所消耗的修為加倍!

  《基本輕功》:

  弦家不傳之功!內有大秘密!

  重數100重。

  當前重數0重。

  每提升1重該輕功,被動增加1點身法點數,最高增加100點。

  當前進度:0/1000[2000](額外增加1倍)

  張勁咽了口唾沫,這雖然看起來好像挺虧的,但是似乎,只要他能短期內獲得大量的修為,并且快速消點。別人單獨只能修煉一本秘籍,張勁卻可以同時修煉三門!只要足夠努力,張勁的進展速度絕對是其他玩家的三倍啊!

  張勁趕忙套上十二回命訣套裝,走出了武館。

  算算時間也快到了,得趕緊和第五燕秋、弦燁匯合,殺狼去!

  有這套裝備,殺一只狼就被動增加12點修為,頂得上站樁一分鐘所獲得的修為效率了。

  最重要的是,站樁一天只能有四個小時的時間,殺怪就不同,只要有怪而且有精力,刷多少全部看毅力!

  現在張勁差的就是一門中規中矩的攻擊秘籍了。

  經過自由街的時候,他隨手從一個攤主那里10兩銀子買了一本《基本劍法》,隨手一拍學習。

  三功同修!

  壓下心中的竊喜,張勁隨手買了身斗篷把裝備遮掩起來,方才去約定的街口找到第五燕秋、弦燁兩人。

  一行三人結伴向后山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