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四章 肝游心法
  張勁緩了好一會才站直了一點,而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手伸向箱子,可他剛一動,牽動傷勢,又是一陣猛咳。

  “哎對,我怎么把這件事給忘了?”張勁一拍腦門,趕忙調出系統選項,手忙腳亂的尋找了一番,方才在痛覺設置里面,把痛覺給調整到最低的10%。

  確認更改痛覺設置以后,張勁試探性的伸展手臂,果然沒有剛才那樣痛的厲害。

  張勁心中大喜,雙目發光的把箱子里的金磚、金元寶、金珠、金葉子往空間背包里面丟。

  撿了半天,金子全部拾掇完了,總計3780金,張勁又開始收拾銀子和珠寶。

  全部搞定以后,張勁為了來個死無對證,把大箱子也一起放進了空間包裹里面,再把地面給抹的根本看不出來有什么東西垂直砸落,方才笑瞇瞇的回到屋里,換了一身便服,洗漱了一番。

  這一大箱子財寶,總計3780金,而銀子因為沒有辦法兌換成為金子,全部變成數值顯示在包裹空間里面,共計2000兩,倒是珠寶沒辦法換算成為財物,因此暫時不做計算。

  總而言之,因為張勁一句“天降橫財”,他頭一次在游戲里獲得了一筆不菲的啟動資金。

  雖然和靈石相比算不得什么,但用來做初始的游戲資金,絕對是綽綽有余了!

  3780金2000兩白銀。

  若是在剛開服那會這樣搞,光是這些賣出去,三十萬都是不二話的。

  可現在靈石都出來了,一塊靈石可是一萬金,就這還只價值500塊,可見想趕上頂尖梯隊,還尚且有很大的一段距離。

  張勁略微估算,自語道:“按照這個價格,頂尖梯隊目前人手應該是有……”

  后面的話他是在心中說的,他可是害怕再激活外掛,實現什么“大預言術”,把自己又坑去29%的血,他剛才兩次掉血,如今只有不到50%的氣血,再來一次說不定就翹辮子了。

  那些人至少也是人均三百靈石上下,個別實力強勁的,靈石應以百倍計之!張勁心中估算。

  這些計算,是張勁以一個月之前的金價和最高收購價作為參照物來反推出來的結果,雖然未必準確,到底算是一個自我結論,算作是一個衡量實力差距的標尺。

  無論這個結論是否正確,張勁要想趕上那個層次,手握三百靈石是最基本的目標了,想要站到頂尖去,靈石必須過萬!

  至于他們手中為何要握著這么多數額的靈石,以張勁此時掌握的信息,卻還沒有頭緒。

  反正肯定有他們的原因就是了。

  心中定下追趕的階段性目標,以及最終目標,作為距離來衡量自身和頂尖高手的標尺,張勁立刻就有了動力。

  他作為一個咸魚玩家,一個游山玩水的休閑玩家,雖然胸無大志,到底也算是個老鳥了。

  一個休閑玩家想要休閑,四處閑逛,總會碰到仇殺、清場、追獵等其他人的梁子,手底上若是沒有幾手絕活,還游山玩水什么,早就被清場的人隨手當仇人撕了。

  無論張勁是想繼續做一個休閑玩家,還是打算好好闖出個名堂,絕活都是必不可少。

  對于絕活張勁認為有三種:

  1.身法!

  身法包含移動速度、行進路線、免控技能的施放時機、伺機而動隨手補刀的狠厲,保命技能收發自如,搭配增速技能破圍而去的膽魄。

  2.戰術!

  戰術包含試探手速并做出應對的反應、根據性格判斷對手技能的洞察、表演破綻百出騙對手技能的狡詐以及猜算對手技能所剩底牌的信心。

  3.隱忍!

  隨時保證自身擁有一個能夠給與對手重創的技能可以出手,一旦騙光對手技能,轉身就跑,如果他追上來,毫不猶豫就送他個超級大禮包!

  所以張勁認為他此時應該學習的技能有:1。十分上乘的高級輕功;2.出招速度極快,消耗很小的試探性攻擊技能;3.能夠騙對手使用保命減傷技能的,看來威力巨大實際上外強中干的技能若干。

  至于真正能夠一舉定乾坤的技能,張勁有啊。

  諸天萬界超級掛的“大預言術”!

  敲定應該尋找哪些技能來專精之后,張勁整理了一番便服,走出了家門。

  一男一女,兩個少年男女從遠處走過,正在交談,似乎沒注意到張勁開門而出。

  “咱們運氣不錯呢,有的人出生點在荒郊野外,連身衣服都沒有,咱們一出生就在家族里面,還有高手可以指導咱們,嗯?”走過來的弦家少年說到一半才注意到張勁,立刻露出緊張的神色,慌忙拱手對張勁行禮:“見過堂兄!”

  另外一個少女也回過神來,尷尬的也躬身拱手行禮:“大表哥好!”

  張勁頓時有些腦筋混亂,這又是大表哥,又是堂兄,又是表兄的,他都快迷糊了!

  他只好故作冷漠的點點頭,似乎要轉過身去。

  少年男女同時松了一口氣,卻忽然張勁回過身,一連疑惑之色:“出生是什么意思?”

  “啊!”少女當場嚇的低呼一聲。

  關于這個,張勁是故意的。

  在修真大世界里,玩家不可以讓NPC知道自己是一個玩家,如果玩家被NPC知道了具體的身份,并且被NPC給追究,最差的也是刪號,最糟糕的是封光腦,只能換一臺重來。

  很多人為了玩這款修真大世界,都購買了當前最新穎的萬元光腦,要是張勁是一個NPC,這區區輕飄飄的一個疑問,戰損可是兩萬塊,誰受得了啊!

  弦家少年玩家倒是鎮定,他干笑道:“哪里,我和小表妹在說晴兒大姐養的那窩兔子呢,大表哥興許是聽岔了!”

  “哦!”張勁故作恍然的點頭。

  兩人同時松了一口氣。

  張勁忽然斬釘截鐵的說:“你們是玩家!”

  “天啊!”

  “不要啊!”

  弦家少年目瞪口呆,少女一臉絕望。

  張勁點點頭,卻也不搭理幾乎石化的兩人,徑直取出兩片金葉子,笑道:“難得遇到同道,就沖什么‘表兄’,什么‘大表哥’啊,這見面禮兩位就收下好了!”

  兩人幾乎呈現死灰色的面孔一抬,茫然的神色逐漸清醒,而后一抹怒意從兩人眼中飛射出來。

  隨后,他們的視線聚焦到了金葉子上。

  “大表哥,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哎呀,你嚇死我們了!”少女玩家坐在張勁的別院里面,口中抱怨,卻是快速把金葉子塞進了包包。

  對于剛進修真大世界的玩家來說,這不啻于一筆巨款。

  打眼網雖然有靈石可以購買,但金銀反而供不應求,想收都收不到,能夠平白獲得這樣的贈禮,這個玩家對張勁一時好感大增。

  “我是弦煜,你們都叫什么名字?”張勁微笑不語,話鋒一轉。

  “我不姓弦,我叫第五燕秋,家里和弦家有親戚,這次過來剛好看到他在鎮上的玩家市場擺攤,就來玩玩的,對了,他叫弦燁!”第五燕秋瞥了一眼低頭沉思的弦家少年,開口把他的信息說了出來。

  張勁適時吃驚道:“厲害了我的哥!這是真龍天子之象啊!”

  “哈哈哈!”第五燕秋捂著嘴笑了起來。

  “啊?”弦燁迷茫的抬頭,看看忍著笑意的張勁,又看看第五燕秋,無奈道:“系統隨機的,關我什么事。”

  “你剛才想什么呢,這么深沉?”張勁忍住笑意,開口問道。

  “對呀,有什么事情,說來聽聽,說不定我和大表哥能幫上你忙呢。”第五燕秋笑著說。

  弦燁又沉默了,面上帶著猶豫之色,半晌兩片腮肌一硬,開口道:“算了,藏著也沒意思。我接了個可以得到煉丹副職業的任務,任務期限只有兩天,卻要去后山的山林中清除掉一個五百匹狼的狼群。普通的狼倒還沒什么,可任務說,頭狼有煉體境五重的程度,我一個人打不過。”

  弦燁苦笑道:“雖然都是這一帶的玩家,這到底是拼命的事情,搞不好要掉境界,本來不想告訴你們的。”

  第五燕秋一腳飛到了他的腿上,佯裝生氣:“還當不當我是朋友啊!算我一個!”

  說完,第五燕秋回頭看向張勁。

  五百只普通狼有三個人一起,兩天時間倒是能夠無傷清理掉,至于那只頭狼。

  有什么好擔心,張勁有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