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帶著外掛去修真 > 第007章 果園
  到了一處界碑處,一道湛藍氣墻。

  張勁一步跨了過去。

  過線瞬間,兩個選項彈出。

  1。進入大城“水月城”邊界。

  2。進入大城“水月城”資源爭奪占領區“草木十六區”。

  在第二個選項下還有個三角選擇下拉條。

  張勁點下查看了下。

  (爭奪中)草木一區:白樺樹林區,硬木,生長周期3天一成熟,木量600;

  2線、3線、4線;

  (榮耀公會占領)草木二區:橡樹林區,硬木,生長周期60天一成熟,木量2400;

  2線、3線、4線;

  (邊城烽火公會占領)草木三區:蘋果樹區,軟木,生長周期30天一成熟,木量300,產出蘋果;

  2線、3線、4線;

  (爭奪中)草木四區:云杉樹區,軟木,生長周期3天一成熟,木量600;

  2線、3線、4線。

  還有資源爭奪區域?

  草木資源區域,豈不是和金幣有關?

  要不要去看看。

  思忖了一會,張勁看看兩個有占領公會的草木區,又看看白樺和云杉,選擇了邊城烽火公會占領區的草木三區。

  “噯,摘他幾個蘋果,摘了就跑!”張勁選擇了區域一腳踏過了邊線。

  剛過邊線。

  倏然一道風聲。

  回過過圖暈眩時間,張勁發現伴隨著風聲,一把斬馬刀已經橫在頸前一尺。

  “閣下并非我們公會的人員,非請勿入,請回。”一名全身披甲的騎士橫展手臂,說話客氣。

  張勁眼珠子一轉,有心討他個好處,撈幾個蘋果或者金幣什么的帶走。

  憨憨一笑,張勁手緩緩托了一下斬馬刀,就憨憨的嬉皮笑臉:“憨憨,通融一下唄?”

  說著,張勁取了從穆憂謙那里獲得的1000面值的金票,眼睛都沒眨一下就順了兩張遞過去。

  騎士看著金票看了5秒鐘。

  嗖!

  斬馬刀回拉。

  金票也順帶被接過。

  “以后你就是咱們邊城烽火公會的預備成員,公會現在滿員,有坑就是兄弟。”騎士哈哈一笑,讓開身形:“進去吧,你可以憑借這個憑證,在咱們邊城烽火公會的區域,劃150格的區域種植蘋果樹,也可以在蘋果熟了以后摘取,若是出給咱們邊城烽火,按市價無限收。”

  騎士遞過一張票證:“我是浪子,若是有人為難你,報我名號。”

  頓了一句,騎士手中斬馬刀一橫:“若是報我名號無效,這個招呼,打得贏,有我!”

  “憨憨,那要是打不贏呢。”張勁嘿嘿憨笑。

  騎士斬馬刀一抗:“打不贏,1個兄弟你給這個數,我幫你找人。”

  騎士手中是張勁遞過去的金票。

  這么直白,張勁心里再沒點數就可以回去了。

  “曉得曉得。”張勁點頭哈腰,過了過圖之后的拒馬道,經過騎士浪子身邊,向草木三區內路走去。

  一大片連綿的樹木,開著粉紅色的蘋果花,有一些樹已經結了青蘋果,還有已經成熟的大紅蘋果。

  果林中四處是提著蘋果籃子收蘋果,兩人一組的玩家。

  一個樹上摘,往墊了厚厚毛布的大籃子里丟蘋果。

  另外一個把蘋果籃子中丟下的蘋果規整的置入箱子內,將滿了的箱子放到板車上繩索固定住。

  果園道路上是來來往往的板車。

  果園入口處,是一列列全副武裝的騎士,各自帶著人忙碌著,將板車上的裝蘋果的箱子,碼整齊,一箱子一箱子的搬上一輛輛馬車。

  套好的馬車從果園門口由馬車夫駕駛著,滿載著行駛向一條大理石路,一輛輛開往不知何處。

  在這些馬車擺置的區域門口,有一位身著金色甲胄的帶隊騎士。

  帶隊騎士身旁,是一口敞開的大箱子。

  大箱子堆疊著金光燦燦的金幣。

  帶隊騎士身邊是一條長桌,十幾個身著長衫的男子身前長桌桌面上堆滿文書,不時就一條金光跳出,一個個玩家交了采集到的蘋果,以憑證換到金幣。

  這些換到金幣的玩家,一部分向果園外行走,一部分回向果園,還有一部分向張勁就近的一隊銀胄騎士看守的區域走去。

  這區域堆滿蘋果樹,那樹根是包著的。規規整整排了好大一片。

  這一部分玩家拿著金幣,到這個區域,尋這銀胄騎士,以金幣換取一顆顆這樣的包著樹根的蘋果樹,搭載在板車上,又返程回去果園區。

  張勁視線跟進了好久,才觀察到這部分玩家將包了根的蘋果樹載到自己被規劃的區域,以一定等比相距,刨出一個大坑,將換到的蘋果樹環著壓下去,一個人固定,另外一個人將刨出的土重新覆蓋下去,固定結實后就照料起來新的蘋果樹,都忙完,一道金光一跳。

  心中有數,張勁還要再看。

  “干么四的!”一道呼喝聲。

  一位手持戰劍的騎士打后面經過,忽然一聲呼喝。

  張勁眨眨眼,看他走到旁邊。

  騎士的頭盔面罩下,一雙眼睛往下掃視:“誰讓你進來的,沒見過你?”

  不待張勁作答。

  騎士回頭一聲吆喝:“都來認認!”

  十幾個披甲戰士呼啦一聲把張勁圍在了中間。

  張勁嘴角一抽:“等一下,你這是!”

  “最近查的嚴厲。”這騎士悠悠的揚了一嗓子,張勁觀察到他的右手手甲拇指和食指細微的搓了兩搓,一幀就停,這騎士接著緊了一句:“沒有憑證,不是咱們邊城烽火的人,那是不能進果園的,這您得清楚點。”

  張勁出示了憑證:“我有憑證。”

  “他有憑證。”騎士頓了一句,頭盔面罩一轉向,對著十幾個披甲戰士驚訝道:“他說他有憑證。”

  “什么憑證啊。”

  “沒看到。”

  “這人我沒見過啊,混進來的吧?”

  “肯定不是咱們的人,沒見過。”

  “沒憑證還不是咱們的人,給轟出去。”

  “哎呀那好丟人。”

  張勁眨眨眼。

  前后不過不到10秒的時間,他反應不大過來。

  迷糊了一下,張勁心思電轉,也知道遇到事情了。

  張勁把憑證往回拉了一寸,口中道:“你們,你們想干什么!我是浪子的人!”

  “浪子——”騎士眼珠子一轉,呵呵笑了起來,壓抑的笑著說:“誰——呀!你們認識浪子嗎!”

  十幾個披甲戰士互相停止說話,遲疑了起來。

  一名銀甲騎士遠遠的呼喝一聲:“誰,浪子都不認識!弟兄們,叫人!”

  呼啦三個銀甲騎士團了過來。

  長叫一聲,十幾個披甲戰士做鳥獸散,找茬騎士開了個技能一下跑沒了。

  銀甲騎士到場后,現場找了幾十個騎士詢問,忙活了好久,才把張勁一拽,手甲指頭往胸前火焰標志一指:“咱們邊城烽火公會,都這會標,那幾個外會的,你若再見到再遇到,叫我們,打得他們媽媽都認不出來!”

  道謝后,張勁詢問了一下,果然那銀胄騎士那里,是規劃地塊憑證領取,和購買樹苗的地方。

  張勁揣了剩下的金票,大步前去了。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