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從贅婿到女帝寵臣周元趙蒹葭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敵我分析
這一夜沒有娛樂活動,單純睡覺,卻反而格外踏實。
早朝上演著老戲碼,隨著西域情況的說出,一群文官和宗室呼天搶地,急得直跺腳,然后立刻提出取消北伐。
無論周元怎么說,官妙善怎么勸,他們都不聽。
鄧博尺甚至一頭撞向立柱,想要以死相逼。
當然,他被宋武一腳踹了回去,沒能撞成。
接下來就是武勛倒戈,全部站出來支持北伐,突然的反水把宗室弄懵了,一時間都找不到話語反駁。
年輕的官員也終于站了出來,表示支持衛王的決定,至此,塵埃落定。
“衛王,朕封你為大晉東征北伐大元帥,組建北伐軍,全權負責大戰各項事宜,且有最高優先權
“自今日起,大晉一切資源,無論錢糧還是政策,全部以戰事為主
“文臣武將,緊密配合,就算是賭國運,我大晉也一定是最后的勝者
真正的大事永遠都是少數人決定,當老牌武勛都站到周元這邊時,朝會就成了過場了。
沒有實權的宗室和老去的文官,已經影響不到這一次的決策了。
既然事情敲定了,那就要全面備戰了,之前周元所做的準備都已經差不多了,但還有很多細節需要商討。
正如熊闊海的話:“既然決定了要打,宋武就必須要先去甘肅鎮,至少給對方一個態度,表示甘肅鎮我們守定了
“葉爾羌還不知道我們要北伐,宋武過去能鎮住他們,到時候即使葉爾羌發現了端倪,北方的戰爭可能都要打完了,那甘肅鎮的壓力就小了很多
“還有一點,就是四川的兵堅決不能動,他們若是動了,烏思藏都司就有可能出問題,到時候牽一發而動全身,到處都要爛掉
周元端起茶喝了一口,點頭道:“說的有理,宋武要至少提前半個月出征,好在李賀已經快到神京了
熊闊海道:“我跟著宋武一起去
此話一出,房間里的人都沉默了。
宋武不敢說話,王昂皺起了眉頭,周元則是沉思著。
熊闊海瞪眼道:“都愣著干什么,我又不是二十出頭的愣頭青,我說要去,肯定是深思熟慮的
周元道:“你又不是軍人,沒必要搞得這么轟轟烈烈
熊闊海擺手道:“說太多都是酸的,宋武年輕氣盛,也需要我在他身邊幫忙出出主意,雖然我沒帶過兵,但至少帶過緹騎,經驗是有的
“情報工作,偵察工作,我都比較擅長
“到時候隨便給我一個職位即可
話說到這個份上,周元也不磨嘰了,直接點頭道:“甘肅鎮若是守住了,你回來就封侯
熊闊海搓了搓手,笑道:“不能食言啊,老子做了大半輩子的夢,就是想封侯拜相呢
周元道:“說到做到,那時候的大晉,給得起
“不過甘肅鎮,不會太好打,葉爾羌可能會很堅定
王昂當即說道:“可算聊到這一塊了,葉爾羌是西域最強大的汗國沒錯,但怎么會那么輕易就能收拾掉吐魯番汗國?”
“他們的野心一直有,但誰又給的他們決心?”
“這里面恐怕有沙皇國的影子啊!”
聽聞此話,熊闊海當即汗毛倒豎,驚聲道:“糟了!這般說來!我們大晉有內鬼!”
周元冷笑一聲,咧嘴道:“我們和女真是世仇,沙皇國是猜不到我們會幫女真的,就算是彼得大帝再聰明,也頂多認為我們會出一部分兵力支援,或者把防線推進至沈州,永遠猜不到我們傾國之力去支援
“但如果葉爾羌汗國是得到了沙皇國的支持,那說明,沙皇國想得極為深遠,從戰略之初就把我們算了進去
“因此,他們才鼓動、支持葉爾羌統一西域,給我們甘肅和西海壓力,迫使我們不敢出兵
熊闊海道:“支持是需要代價的,沙皇國一方面要和西方較勁,一方面要入侵女真,已經有點捉襟見肘了,還要花代價去支持葉爾羌?這種戰略布局是極為罕見的,是不符合利益的
“我更傾向于,內鬼!”
周元道:“那就只能是內鬼了!我們大晉有人長期與沙皇國或葉爾羌聯系,把關鍵情報透露出去,讓對方有了事實根據,才做出這種極限狀態下的戰略布局
“宗室!”
熊闊海道:“只有可能是宗室
王昂聽得毛骨悚然,咬牙道:“我去查一查,看能不能找到蛛絲馬跡
周元搖頭道:“晚了,事情已成定局,我們注定要面對東西兩方的戰爭,查與不查,結果如何,都改變不了戰局本身了
“為了后方安定,朝局平穩,我們現在不能查,要忍
宋武抬起頭來,明顯帶著憤怒,沉聲道:“宗室為什么要賣國!”
周元道:“賣國?呵!在那群宗室看來,江山是他們的,國才是他們的,若江山不是他們的,那賣出去又怎樣呢?”
“他們看的不是民族的整體利益,而是陳姓的利益,這幾年來景王、福王接連倒下,陛下和我牢牢掌握住了大晉的權柄,他們意識到不對勁了
“對于他們來說,割點地出去,甚至把大半個國土割出去都無所謂,只要給他們剩一點,讓他們做主,都比如今完全做不了主要強
宋武氣得猛拍桌子,大聲道:“真是一群爛泥扶不上墻的狗東西!等仗打完了,老子挨個找他們算賬
熊闊海道:“王爺,如果真是有內鬼,必然是宗室,那到時候雙方戰場拉扯,宗室則一定會趁機攪事
王昂道:“攪吧攪吧,攪得你們前線打仗沒了軍需,吃了敗仗,把大晉朝都忘了,老子大不了陪他們玩命罷了
周元拍了拍汪汪大人的肩膀,輕笑道:“莫要急,一群被時代淘汰的老狗,玩不出什么花樣來
“他們手里掌握的東西太少了,頂多只能撲騰幾下,最核心的還是戰場局勢
說到這里,周元沉吟了片刻,才道:“沙皇國號稱三十萬大軍南下,但具體有沒有這么多,很難說
“如此長距離的出兵,涉及到的人力物力財力是一個極為龐大的數字,就算他們早已提前做好了這些準備,也不是那么輕易可以做到的
“我懷疑根本沒有三十萬人,或者說,只有幾萬或十萬的精銳部隊,其他的全部是從西伯利亞抓來的囚犯壯丁
“后者的可能性更大,這意味著他們的戰斗素質未必就高
“我們這一仗,不會特別難打
說到這里,周元緩緩道:“我就怕他們拖,拖到冬天,那就不好處理了
“他們是雪地里長大的民族,而我們的兵,未必能受得住啊
說到這里,他目光變得銳利起來,喊聲道:“要速戰速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