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寵外室吞嫁妝?重生后我換婚嫁權臣 > 第122章 色膽包天

老夫人臉一下子漲得通紅,看著屠氏,怒道:“這孩子還沒掰扯過來?”

屠氏也尷尬,氣得恨不得撕了管瑩瑩。

也就她那樣不知羞恥的人,會當著孩子的面行茍且之事,鬧得三歲半的孩子一天到晚對這些事口無遮攔,教都教不回來。

“如畫,把月白抱前院里。”

如畫死拽硬拖把顧月白帶走了,顧月白還在掙扎著喊:“在戲樓那邊有狗連檔。”

整個慈恩院的一眾女人都很尷尬。

謝昭昭看著謝湘湘和她身邊跪著的夏花,忽然心里一動,夏花在這里,那個心思深沉的春玲呢?

難不成為了自保,與哪個男人搞在一起尋求庇護?

肯定不會逃,逃奴只有一條路,抓住就打死!

再者,府里有哪個爺們能干出這種勾搭丫鬟的事?

她看了崔姑姑一眼,端了茶杯淡淡地吃茶。

崔姑姑立即對一眾主子說:“童言無忌,必定有人在戲樓子那種地方行污穢之事。說不定有人要拿這種事自保!”

她這么一說,屠氏和老夫人立即想到了春玲。

作為主母,她們今天里子面子什么都沒了。屠氏發了狠,對身邊的萬嬤嬤說:“你帶幾個人去看看,到底是哪個不要臉的大白天不知羞恥,不管什么人,只管抓住捆起來。”

萬嬤嬤從慈恩院出來,一開門,外面偷聽墻根的好幾個婆子、丫鬟、小廝一溜煙地逃竄。

更叫她無語的是二房的魯氏,也帶著個嬤嬤在院子外偷聽。

別的丫鬟小廝都跑了,魯氏不跑,八卦地問萬嬤嬤:“里面發生什么事了?我怎么聽著有人挨打了?”

萬嬤嬤尬笑說:“是世子夫人那邊的夏花,和人爭風吃醋,被老夫人教訓了。”

魯氏撇嘴,一個丫鬟挨罰還把門拴上?

肯定是大房或者三房出什么事了。

但是萬嬤嬤不說,黑著臉喊住四五個婆子,一起去戲樓子那邊。

魯氏又想看熱鬧了:“你們干什么去?”

萬嬤嬤是下人,魯氏是主子,她沒法趕人。主子問話,她不得不答:“戲樓子那邊,有人在行不軌之事,侯爺夫人叫奴婢去瞧瞧。”

呀,桃色事件啊!魯氏馬上不走了,這熱鬧她得跟著去看看。

一行人過了荷花湖,繞過月亮門,到侯府花園的戲樓子那邊,卻看見兩名雜役小廝偷偷地趴在門邊,滿臉興奮,一眼單吊線地扒著門縫往里看。

萬嬤嬤一聲喝:“在這里干什么?閑得皮癢是吧?”

兩雜役小廝比鬼跑得還快。

走近了,屋子里的聲音污穢不堪,夾雜著撲打、求饒、咒罵的聲音。

“滾,滾開……”

“呀呀呀……”

魯氏一直八卦的臉忽然蒼白,怎么好像是嬛嬛的聲音?不對,還有婂婂!

她駐足,集中精力聽了一下,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你個小騷蹄子,不是勾搭爺嗎?哎喲,還挺兇。”

另外一個男人激動的聲音:“大,奶,大……”

“滾,你們滾,嗚嗚嗚,小姐,快跑……”

顧嬛嬛和顧婂婂在被人欺負!

魯氏瘋了,不管不顧地推門,卻發現被人從里面拴住了。

萬嬤嬤立即叫幾個婆子踹門,那些粗使婆子力氣不小,不幾腳,把門踹開。

魯氏第一個沖進去,這個小屋子是戲樓子的道具儲藏室,低矮,昏暗,沒有窗戶。

里面有幾張臨時休息的榻,帳子一掛,大白天里面也是一片昏暗。

就著打開門的光亮,入眼便是一個男人撅著屁股在床上按住一個女子……

那女子已經被折磨得哭聲都啞了。

另外兩個,披頭散發,與一個男人正在撕扯。

她們進來,兩個不知羞恥的男人還訓斥道:“誰啊,這么不長眼?沒看見¥%……&*”

那幾個婆子二話不說,棍子和耳刮子齊上。

魯氏已經看見里面的姑娘,與男人廝打反抗的正是顧嬛嬛和顧婂婂,兩人頭發被扯散,衣服也被撕破幾處,嘴角和鼻子都是血。

而那個被按住完全毀了的是丫鬟雨燕。

這男人簡直喪心病狂,棍子落身上了,嘴里還嘀嘀咕咕地咒罵:“壞人好事,天打雷劈。”

魯氏隨手拿了一個杌凳,朝著其中一個男人兜頭砸了下去。

被砸的男人捂著頭,正要罵,看見魯氏和幾個婆子,馬上指著顧嬛嬛說:“是她們勾引我……”

魯氏這才看見,這倆男的不是別人,正是支家親戚!

二話不說,再一凳砸下去。

那男人惱了,搶過杌凳就砸魯氏。

男人力氣大,魯氏躲閃不及,被他砸了一下,臉上頓時有溫熱的液體流下來。

萬嬤嬤哪里允許他們耍橫,拿著手里的棍狠打,兩個男人嗷嗷叫。

“不想死就閉嘴!”萬嬤嬤對幾個婆子說,“趕緊捆起來。”

幾個婆子上去按住,把兩個男人捆了,又塞了布巾子堵住嘴。

有婆子外面看看,對魯氏小聲說:“外面沒人,趕緊走。”

魯氏照顧顧嬛嬛、顧婂婂把衣服拉好,頭發整理好,又把雨燕扶起來,把衣服穿好。

看到她一身的痕跡,魯氏眼淚頓時掉下來,輕聲說:“別怕,把衣服換好,我不會叫你白白受辱。”

問她們怎么回事?

顧嬛嬛和顧婂婂并沒有讓對方得逞,姐妹倆雖然一嫡一庶,但是感情很好,被支家兩個長輩欺負,她們倆沒有放棄彼此,兩人互相配合撕扯對方,奮力反抗。

雖然受傷,卻沒有失身。

只是力量懸殊,這里又非常偏僻,一直沒能逃出去,幸虧魯氏和萬嬤嬤來得及時。

顧嬛嬛:“我和雨燕在湖邊散步,廚房的燒火丫頭說婂婂叫我們到這里來,有事找我們。”

顧婂婂:“我本來和嫡姐在湖邊散步,后來我先回院子了,廚房的燒火丫頭說嫡姐叫我有事……”

“我們進來,那兩個人把門栓上了……”

顧嬛嬛哭著,顫抖地去抱住雨燕,“娘,雨燕是為了救我,被她們奪了清白。”

事情很清楚了,廚房的燒火丫頭與支家兩個男人勾結,騙二房的兩個姑娘來毀清白。

雨燕為了救顧嬛嬛,自己被糟蹋了。

魯氏看顧嬛嬛和顧婂婂收拾好了自己,立即低聲對萬嬤嬤說了一句。

“一切由我承擔,老夫人一定會同意我的意見。”魯氏眼睛發紅,仿佛萬嬤嬤不答應,下一刻,她就和萬嬤嬤拼了。

萬嬤嬤點點頭,對一個婆子說:“去,把春玲抓來。”

魯氏看著女兒回了院子,直接去了老夫人那邊。

很快,幾個婆子去芳華苑把忐忑不安的春玲抓住。

春玲恐懼地說:“我是世子夫人的大丫鬟,你們抓我也要等著夫人回來。”

怎么回事啊,燒火丫頭不是死了嗎?

幾個婆子直接堵了嘴,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