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殘王爆寵替嫁醫妃殺瘋了阮錦寧裴雲之 > 第375章 分離在即

阮錦寧不知道裴云之是怎么辦到的,皇帝竟然沒有傳她進宮去詢問情況。

不過,她也沒什么心思去猜皇帝的心思,因為比皇帝的心思來,裴云之的心思才更值得她費神。

也不知道他今日回來,會不會發火。

在阮錦寧忐忑的間,裴云之終于回來了。

阮錦寧自覺理虧。

雖然她知道自己有倚仗,那些人不能對自己如何,可旁人不知道。

不知道裴云之看到她從地洞里出來的那一刻,心中是何感想。

反正如果換做是她的話,可能會被氣死。

就像在藍星看電視的時候每次看到那些沒有倚仗卻自作主張的角色,她都恨不得沖進去把人暴打一頓一樣。

豈料,這人什么也沒有說,也什么都沒有問。

吃完晚飯,二人并排往回走。

行至中途,裴云之突然道:“娘子先睡吧,我去書房。”

阮錦寧:“……”

“你聽我解釋。”阮錦寧扯了扯他的袖子。

裴云之果然停下了動作。

“我沒有不注意自己的安全,我真的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我能保證那些人傷不了我,我也不會成為你的累贅。”

裴云之反問:“如何保證呢?”

“醫術是一方面,我的毒術你是知道的,只要我想,方圓百米之內的人我都可以輕易毒倒。”

其實她還是委婉了。

系統升級后,她“空投”毒物的范圍,已經增加到了方圓三百米。

也就是說,三百米之內,她想讓誰死,誰就得死。

當然,這個能力也不是無限的。

系統是功德值系統,不可能讓她無條件地殺人,只有真正威脅到了她的安全的人,她才能夠使用“空投”技能。

而超過三百米的敵人,對她的威脅就不大了。

畢竟這年頭的武器,哪怕是射程最遠的投石車,投射范圍也不會超過三百米去。

退一步講,就算對方真的有投石車。

可她也有系統的防護罩。

所以,她真的沒有胡鬧。

只是這些話,她沒有辦法說出口。

“請你相信,無論何時,我都不會拖你的后腿,更不會成為你的軟肋。”

哪怕是上次她的底牌沒有這么多,不也沒有成為敵人用來威脅裴云之的工具嗎?

如果沒有把握,她是不會去涉險的。

這世上,能讓她放棄性命去冒險的東西,恐怕不會出現。

裴云之突然握住了她的手,輕輕把玩:“父皇讓我兩日后領兵出征。”

“這么快?”

雖然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可這一天真的來臨,阮錦寧心里還是有些不舒服。

她想,大概是因為太過擔心了吧。

哪怕他的腿其實是健全的,可是戰場之上的形勢瞬息萬變,誰也不敢保證能不百戰百勝。

裴云之嘆息:“只剩兩日了,娘子陪陪我吧。”

“好。”

書房里,裴云之安靜地研究著戰略,阮錦寧沒有打擾他,也在忙自己的事情。

凌晨時分,裴云之合上書,見阮錦寧還在低頭沙沙地寫著什么,他眸光一頓,原本銳利的目光瞬間變得柔軟。

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哪怕他們什么也不做,也沒有對話,可光是呼吸著同一方天地的空氣,偶爾抬起頭看到那人沉靜的容顏,內心也會變得寧靜,空落落的心似乎也被填滿了。

阮錦寧抬頭活動了了下脖子,見裴云之已經正盯著自己,她問:“結束了?”

一開口才發現聲音有些沙啞。

她一旦全神貫注地投入工作,基本很少說話,也很少會喝水什么的。

裴云之拿起桌上的茶水,起身走了過去。

阮錦寧接過茶杯喝了一口,喉嚨里總算舒服些了。

離別在即,裴云之無比熱情,一直癡纏到了天亮。

阮錦寧幾次想要喊停,這人都像是沒有聽到一樣。

她無奈極了。

他這一去舟車勞頓,在路上根本不能好好休息,如果換做是她,一定會趁著沒有出發前的時間好好休養生息,而不是亂來。

直到她暈過去了,裴云之才停下。

他翻身下來,看著女子沉靜的睡顏,眸光深邃。

他此行兇險,還不知何時能回來。

手,不自覺覆上了她的小腹。

他幽幽一嘆。

孩子之事,還是等他回來再說吧。

第二天,阮錦寧哪里都沒有去,讓人送了些東西過來,便一直窩在院子里搗鼓。

是夜,裴云之難得節制,只折騰了一個多時辰。

見人終于消停下來了,阮錦寧松了口氣。

她其實已經決定了,這人今日若是還亂來的話,她就要上點兒狠活讓他直接暈過去了。

好在他還不算色令智昏到底,知道明日要出發,沒有再亂來。

只是,他身體雖然消停了,嘴巴卻忙碌了起來。

他絮絮叨叨地說了許多事。

京中的形勢,他在京中的部署,他分散在各地的產業,等等……

除此之外,他還讓她要好好照顧自己,替他孝順母親照顧妹妹,又說如果妹妹將來又不聽話了,作為長嫂她完全可以懲罰……

阮錦寧一點兒睡意都沒有,不但用腦子將這些話都記了下來,還開啟了系統錄音。

終于,夜深了。

裴云之將她緊緊摟在懷里,道:“睡吧。”

阮錦寧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絕對冷靜的人,知道分離是必不可免的,是他必須要經歷的工作,她以為自己能夠用平常心對待。

可……她根本睡不著。

好不容易迷迷糊糊地睡過去,他也該出發了。

感覺到身旁的人動了,阮錦寧也睜開了眼睛。

天越來越涼了,幸而屋內有炭火,所以不算冷。

阮錦寧隨意披了件外衫,從柜子里抱出了自己準備好的東西。

兩個大大的包裹。

一個里面裝的是冬衣。

這些時日,她有時間就會和舒清珍學習女紅,做出來的幾乎全都是裴云之的東西。

有棉衣,有外袍,有襪子,甚至還有兩雙鞋。

另一個包裹里裝的是她連夜做出來的藥。

藥膏、藥丸、藥粉,治療外傷的,內傷的,感冒發燒、頭疼腦熱的,也足足準備了幾十份。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原材料便宜又好用的藥方,如果發生了最壞的情況,成品藥不夠,他們也可以就近采購藥材使用。

裴云之看著兩個小山一般的包裹,心中暖暖的。

他抱住她,貪婪地呼吸著她身上的香氣:“娘子,我真想永永遠遠都不和你分開。”

若是……能將她綁在身邊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