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問云鈞燁想不想管,心里的答案是肯定的,可他也知道花妖的性格,你越管著,她就越和你唱反調,好在花妖也是懂分寸的,至少今晚挑選的這套禮服是她準備的那幾套里最保守的一套了。
坐了會兒,花妖就有些無聊了,看了看時間,有些不耐煩的說了句。
“這時間快到了,兩位主角怎么還沒出現。”
“這不還有兩分鐘嗎?真正的主角往往都是踩著點出現的,耐心點等著吧。”
說著,姜楠舉著香檳和花妖碰了碰,抿了一口。
沈家這邊,沈厚軍一直在看門口,隨時時間推移,他心里也越來越擔憂了。
好在這時,門口出現了三道身影,沈厚軍見狀,頓時松了口氣,立刻朝門口走去。
“宓兒,你怎么回事,剛進來就玩消失,你是想讓大家都擔心你嗎?”
沈宓自知理虧,虛心認錯。
“爸爸,我剛才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去了趟洗手間,讓你們擔心了,抱歉。”
“爸,你就別怪宓兒了,沒看到小妹臉色很難看嗎?”
沈衍之心疼的看著自家妹妹,此時沈宓的臉色的確有些難看,只是她不是身體不舒服,而是剛才她做了些虧心事,此時有些心虛。
沈厚軍這才注意到沈宓的臉色,眼底也閃過一抹心疼。
“既然身體不好,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爸爸,我沒事,我還想見見爵哥哥。”
沈厚軍看自家女兒這一片錯付的真心,只能在心里暗嘆一聲。
“行吧,那你一會兒跟在你大哥二哥身邊,爸爸知道你的心思,但人家已經有了妻子,你不能做過分的事,知道嗎?”
沈宓乖巧的點了點頭,只是低垂的眼底,劃過一抹勢在必得的陰鷙。
終于,六點半到了,原本安靜的主舞臺方向忽然閃爍著幾道燈光,宴會廳離原本舒緩的音樂也停了下來。
四周的喇叭里響起一陣男人的輕咳,隨后眾人都轉身看向了主舞臺方向。
傅崇明作為傅家的管家,在這種宴會上,也會充當一下主持人的身份。
傅崇明拿著話筒站在舞臺上,見下面的人都朝他這邊看來,這才開了口。
“尊敬的賓客們,歡迎大家蒞臨傅家晚宴,接下來,有請家主和家主夫人攜手上臺。”
在舞臺后方等候的顧染聽到這話,嘴角抽抽,對著傅司爵說了句。
“有必要這么隆重嗎?”
“傅家已經好多年沒舉辦這樣級別的晚宴了,就當是他一時心癢。”
說完,傅司爵便牽著顧染的手朝著無舞臺走去。